57.57

    薄暮瑶垂眸,与木轻云平视,目光不解的看着她,“我与你素不相识,你为何要害我?”

    木轻云表情一滞,说不出来。她当然不能告诉薄暮瑶是因为一本书的缘故。

    “因为你该死!”她咬牙切齿道,完全忘了余半山还在一旁站着。

    薄暮瑶还没什么反应,余半山先怒了,沉着脸冷哼一声。

    这声音里加了化神修士的一丝威压,木轻云瞬间被震晕过去。

    薄暮瑶抬头错愕的看向他。

    “这女人敢对你不敬,留着干什么?该死的是她才对!”

    薄暮瑶垂眸,掩住眼中的情绪,状似不经意的扫过木轻云手腕,“咦?这个是……”

    “怎么了?”余半山赶紧过来问。

    薄暮瑶有些不确定道,“她手上戴的好像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遗物……”她说着,蹲下来,从木轻云手上摘下了空间手镯。

    现在的木轻云还没有完全祭炼手镯,小说中的她也是在最后弄死薄暮瑶时,取了薄暮瑶全部的心头血才算祭炼成功,所以薄暮瑶轻而易举的摘了下来。

    晶莹剔透的碧绿色手镯,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只有几道红丝。没有任何灵气波动,看着就像凡间再普通不过的普通镯子,余半山只扫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薄暮瑶就是知道他看不出镯子的玄机,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拿过来。此刻她拿着镯子,状似沉思,“真的是我父亲的遗物!我六岁的时候就遗失了它,没想到在她这里。这女人果然与我有什么渊源吗?”

    她表现的越坦然,余半山越是不疑有他,走过来接道,“那就等她醒来再问。”说着,搂上她的纤腰,准备带她离开。

    薄暮瑶低头不语,任余半山搂住自己。

    她看了一眼系统的倒计时。

    ……11,10,9,8……

    很好,马上就可以了。

    余半山毫未察觉有什么不妥,笑意不减道,“瑶瑶,我今天留下来陪你好吗?”感受着手中柔软细腻的触感,再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余半山不禁心头火热。

    6,5,4……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想跟你熟悉一下……”

    3,2,1。

    时间到。

    薄暮瑶蓦然抬头,露出一个魅惑至极的微笑,“可是,我不想陪你呢。”

    余半山被她的笑晃了心神,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

    什么意思?余半山还来不及思考,就感觉一阵目眩头晕,然后四肢无力的软到在地。他大惊失色,忙试着去调动灵气,却发现丹田已被封印,经脉干涩,竟然无法调动分毫!

    余半山惊怒交加,“你对我做了什么?!”

    原来的那点旖旎心思早抛到九霄云外了,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定是这女人做了手脚!

    薄暮瑶也不再掩饰自己,微微一笑道,“我可什么都没做,不过是在身上放了些香料。”

    只不过香料有毒而已。

    系统出品的“神仙醉”,连神仙都能放倒,何况他一个化神修士?

    余半山怒不可遏,“原来你之前都是装的?好啊!老道自认英明一世,没想到栽到了你一个丫头片子手里!不过你别得意太早,化神修士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现在放开我,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我一定让你后悔……啊!这是什么?!”

    余半山一声惨叫,脸色瞬间苍白。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一处地方多了一缕灰烬。

    原来他自知难逃一劫,一边说话转移薄暮瑶注意力,一边偷偷摸摸分出一缕神魂逃命。却没想到薄暮瑶竟然还有埋伏!

    她用红莲业火把周围都屏蔽起来了,为的就是防止余半山逃走。余半山慌不择路逃走时,没有发觉,一头撞了上去。

    余半山脸色难看,知道硬的不行,便试图用软的来打动薄暮瑶,“瑶瑶,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是双修道侣,本该互相帮助,你为什么对我下此毒手?我承认,我一开始是对你别有心思,可这几日相处下来,我已经被你吸引,也放弃了那个想法,只想与你做一对神仙眷侣,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我一定都听你的,绝不会做一丝一毫伤害你的事……”

    薄暮瑶冷笑一声,“别说这么好听,今日若不是我有些手段,恐怕现在已经被你采补完了吧?这些事你我心知肚明,你就不必费心思为自己洗白了!”

    薄暮瑶不想再与他多说,身上“吱吱嘎嘎”一阵响动,然后瞬间变了另外一个人,却是与木轻云一模一样。她就这样直接走过去,把手放在了余半山的丹田上。

    余半山见她软硬不吃,现在又这般举动,不由双眼赤红,目呲欲裂,“你这个毒妇!老道一定不会放过你!不把你挫骨扬灰难解我心头之恨……”

    薄暮瑶看着他轻声低喃了一句,同时一股阴冷的、充满毁灭气息的力量冲进余半山的丹田,然后余半山瞬间石化,化做一堆粉末。

    即便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象,即便她杀人只是自卫,薄暮瑶还是不习惯这样残酷的手段,虽然它很好用。

    她释放一个清尘术,清理掉身上沾的粉末,转身走到木轻云身边。

    地上的女人,毫无知觉的躺着,她只要像刚才那样,这个女人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

    但薄暮瑶没有这样做,当然不是因为心软,她们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她没必要有任何顾忌!只是系统说,她不能杀木轻云,她可以压制她,可以像木轻云对她那样毁了她,就是不能出手杀了她。

    虽然它没说原因,但薄暮瑶知道,它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要求,必然是有它的考虑。所以,她只能暗自可惜这大好时机。

    不过,她刚才杀余半山时用的是木轻云的样子,应该够她头疼了吧?

    这就不得不说系统给她的千变万化的可贵之处了。修士的命碑很是奇特,寻常遮掩之法,不管你掩饰的再完美,在命碑面前总会现出原型。所以,修士死前传回的画面,必是去除伪装后的人。

    但薄暮瑶的千变万化却不同,命碑也不能发现她的伪装。所以,这个黑锅木轻云背定了!

    薄暮瑶跨过木轻云的身体,毫不犹豫的离开。

    凌虚得到她的传信,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看到她完好无损的出来,这才松了口气,“怎么样了?”

    薄暮瑶压低声音道,“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离开。”

    死了?!

    余半山一个化神修士就这么死了?!

    凌虚看薄暮瑶的眼神越发震惊了,虽如此,但他脚下却片刻不停的离开。

    待他们离开之后,天玄宗某处陡然发出一声怒吼,“谁杀了老祖!”

    却是宁致远的声音。

    不提天玄宗如何兵荒马乱,薄暮瑶被凌虚提着,一路疾驰,离开了天玄宗的地盘,一直到了太一宗的地界他才慢了下来。

    凌虚憋了一路的话,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你真杀了他?”

    薄暮瑶看他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师尊他老人家什么时候露出过这一面?

    “是,我真杀了他,师尊您不要怀疑了,你徒弟没有掩饰修为,也没什么逆天手段,只是用了点比较厉害的毒,再加上用美人计让他放松警惕,然后就得手了。”

    她说的轻描淡写,但凌虚听的咂舌,这丫头可真是胆大包天,敢于化神修士谋皮!这得多好的心态才能忍住不露馅?更别说心智、眼力、手段也是缺一不可。

    这下他是真的确定,薄暮瑶就是祖师爷说的那个人,拔下斩神剑真的不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天玄宗里一片混乱,盖因他们宗的顶梁柱,唯一一个化神修士——

    死了!

    还是被人杀死的!

    杀他的人竟然是本门弟子!

    木承天拍桌而起,怒不可遏,“放屁!我女儿怎样我还不知道?她怎么能杀得了化神修士?”

    宁致远示意他先冷静,宗门里唯一的化神修士死了,以后就只能靠这些元婴修士了,他现在还不能得罪他。“事情是有目共睹,半山师伯命碑上传来的画面你也看到了,事实究竟如何,我们还是问问木轻云吧。”

    “这还用问吗?”说话的是一个向来与木承天不和的马姓长老,此刻看见木承天吃瘪,他不介意落井下石,“她不是说了吗?她是无垢灵体,又是极品木灵根,半山想采补她,所以她才下此毒手。宁保清白不顾强权,木承天你生了一个好闺女啊!”

    他虽然这样说,但却用阴阳怪调的语气,明显是在嘲讽他女儿竟然连化神修士都敢杀。不过一个金丹期的丫头,半山师伯看上她是她的荣幸,竟敢拒绝,还杀了他,他虽然羡慕嫉妒半山在宗门的崇高地位,但也知道,一旦半山不在,宗门必将落好几个台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木承天气的要死,他正为轻轻的事着急上火,姓马的还在这里落井下石,当真以为他会顾忌同门之谊,不敢动手不成?

    修士子嗣艰难,木承天就木轻云这么一个女儿,难免疼宠,一遇上她的事,木承天就容易失去理智,更何况这次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偏偏还有人冷言讽刺他的轻轻,木承天马上就要忍不住爆发了,却听到一个声音道,“掌门,师父,各位长老,我知道她为什么杀半山师祖。”

    却是徐初阳进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