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4

    此为防盗章,请支持正版

    仙子?散修?这里莫不是修真世界?而且天玄宗这个名字好耳熟,薄暮瑶一边努力思考在哪听过这个名字,一边聚精会神的听周围人说话。现在情况不明,她不敢贸然‘醒来’。

    被称作仙子的女人,是一个身着普通青衫的中年女修,面色蜡黄,却有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此刻她一脸愤恨的表情,明显是被对面人无耻至极的话给气到了,她冷笑一声,“我有什么那是我的事,凭什么要给你?”

    低沉的男音,也就是江恨水,嘿嘿一笑,“仙子这是第一次出门吧?也难怪这么……天真!从你一出天玄宗我就跟上你了,本想趁你涉世未深时搭上你这条大鱼,以后能趁机得点好处,没想到却让我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啧,这小丫头明明是你们天玄宗地盘上的人,你喂了她一株半仙莲不仅没有爆体而亡,反而从一介凡人直接有了练气三层的修为,可见她资质极好。眼下正是各大宗门收徒之时,这种天才你不带回宗门,反而把她扔到合欢宗门口,要说你没有心怀鬼胎,打死我都不信!”

    青衣女修听到自己的秘密被发现,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冷静下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既然知道我是天玄宗的人,现在仗着修为比我高为难于我,就不怕我日后报复你吗?!”

    江恨水是一个混迹修真界多年的老油条,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他没错过青衣女修眼中的慌乱,当然也没被她的恐吓吓住,心头一喜,面色却不变,“仙子真会说笑,你我素不相识,今日相见亦是缘分,你拿点东西堵了我的口,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不相见,何来为难报复一说?”

    青衣女修大约是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把敲竹杠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一口郁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只能对他怒目而视。

    江恨水提醒道,“仙子可别考虑太久,你又是易容又是乔装打扮的,如此遮遮掩掩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你是谁吧?如今天也快亮了,等会儿人多了,仙子怕是不好隐藏行踪。”

    明明是他拦路打劫,却还一副为她着想的语气,青衣女修气的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但她也知道此时奈他不得,她才刚刚筑基,江恨水却是筑基后期,差了三个小境界,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此人不就是笃定了自己打不过他才这么有恃无恐的吗?

    也是她大意了,刚刚筑基就冒冒失失的跑了出来,被人跟踪了都没发觉。

    可是,天玄宗招徒在即,她要是不把薄暮瑶弄走,让她按剧情进了天玄宗,自己岂不是要等着被炮灰?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那是因为她是穿越的。她本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谁知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刚看的一本小说中的人物,还是一个被女主炮灰的恶毒女配。

    小说《问仙路》是一本披着仙侠皮的玛丽苏言情小白文,还是np向的。女主薄暮瑶顶着玛丽苏光环,各种外挂加身,机缘不断,喝口水都能顿悟,捡个垃圾都是极品法宝。而且还自带万人迷属性,是个男人都会爱上她,为她生为她死,还不忍心让她为难,心甘情愿共同拥有她,最后的结局自然是一同登仙而去。

    她看书的时候看的挺爽,尤其喜欢女主对里面的各种炮灰啪啪打脸。然而,当她自己成了里面的炮灰时,这种酸爽就成了难以言说的憋屈。

    要说她占的这个身子的原主也是天之骄女,出身名门正派,宗门是修真界正道之首天玄宗,实力强悍并且护短;父亲是天玄宗的元婴真君,女儿控并且护短;自身资质极佳,极品木灵根,十六岁就筑基成功。怎么看都是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人生赢家。

    但这种设定一看就是妥妥的恶毒女配!原主木轻云也是如此,你说你资质这么好,出身这么牛叉,不好好修炼干吗要作死的跟女主抢男人呢?不知道np文里的男人都是为女主而存在的吗?而且抢不过还要陷害人家,最后被忍无可忍的男主们弄死了……

    吐槽归吐槽,既然她穿过来了自然不能按剧情来走。但为了以防万一,她绝对不能让女主薄暮瑶进天玄宗!天玄宗可是很多重要剧情的发生地,也有女主不少机缘。女主女配天生是敌人,让敌人强大就是让自己送死!

    所以,她才会在筑基之后借历练的名义来到女主所在的地方,将女主打晕带走,送到合欢宗的地盘。她想的是,反正女主喜欢男人,体质又特殊,只要xxoo就能提升修为,送她到合欢宗这种双修门派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并且她这么善解人意,把女主的空间手镯拿走也不过分吧?就当是送她到合欢宗的报酬好了。

    只是,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竟然被一个散修给盯上了!江恨水这个人她知道,也是小说中的一个炮灰。此人亦正亦邪,资质一般,但逃生功夫了得,之所以被炮灰是因为他觊觎女主美色。女主的男人都是天之骄子,哪里看的上他?自然不从。然后江恨水就对女主用强,再然后他就被男主们炮灰了……

    所以,都是炮灰,何必互相伤害?

    木轻云想什么,江恨水自然不知道,他看木轻云面色阴寒,怕把她激过头了,又笑道,“仙子考虑的如何?”

    木轻云收回思绪,面无表情道,“给你灵植可以,但你得以心魔起誓,不得对任何人提起此事!”

    江恨水目的得逞,心头狂喜,却忍住得意之色,“这是自然,江某人这点道义还是有的。”

    随即便以心魔起誓,木轻云听着他的誓词没有漏洞,这才放下心来。也遵守承诺,从储物戒中拿出三个玉盒,递到他面前。

    江恨水向来小心谨慎,没有贸然伸手去接,而是用灵力包裹着慢慢移到自己这边。

    木轻云见状,冷哼一声,讽刺道,“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卑鄙无耻吗?我既然说要给你便不会在上面动什么手脚!”

    江恨水依然用灵力将盒子打开,看到里面的三株灵植,颜色、品相、气味,无一不是上乘,而且正是自己现在所需,满意的点点头,也不介意木轻云的恶劣语气,一边把盒子收到自己储物袋里,一边道,“小心使得万年船,我与仙子非亲非故,素不相识,谁知道你人品如何?”

    木轻云气了个倒仰,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拿了她的东西还说她人品不好!真是无耻至极!

    但她也知道,论嘴皮子她说不过江恨水,越说只会让自己越郁闷,当下冷声道,“拿了东西还不快滚!”

    江恨水却嘿嘿一笑,舔着脸凑近了些,“仙子莫恼,我还有一个问题,不弄明白我走也不甘心,肯定会一直记挂着,我这人有个毛病,记挂着什么事的时候就容易乱说……”

    “呵!”木轻云怒极反笑,咬牙切齿道,“你!想!问!什!么!”

    “嘿嘿,我就好奇这小丫头有什么特别之处?让你如此大费周折。她原来也就是一介凡人,你既然给她用了半仙莲,助她走上修真之路,但又为何把她扔到合欢宗这种邪修门派?”

    木轻云本来想说关你什么事,但心思一转,又改口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她是极品水灵根,又是纯阴之体,当然是在合欢宗才能更好发展啊!我也是为她着想才送她来了这里。”

    绕是江恨水一向善于伪装,也不禁变了脸色,“极品水灵根?!纯阴之体?!”

    不怪他如此惊讶,只要有些修真常识的人都知道,不管是极品水灵根还是纯阴之体,在修真界都是极品炉鼎的存在,两者合一,那更是极品中的极品。若与之双修,甚至能让一个元婴修者直接突破化神,更别说从筑基期突破到金丹了!他现在停留在筑基后期已经十几年了,因为资质所限,一直寻不到突破的契机,若是……

    江恨水目光炽热的盯着地上的薄暮瑶,若不是还顾及着木轻云在,说不定他已经直接扑上去了!

    此时,白玉台上也是一片‘刀光剑影’。谁都想收资质好的弟子,但资质好的能有几个呢?僧多粥少,分配不均,自然有人不满。

    “今年只有两个极品单灵根弟子,卫韶臣你们都知道了,他是极品火灵根,便归入我门下,你们没有意见吧?”何清莲自己也是单火灵根,卫韶臣拜入他门下自然再合适不过。

    他说罢,其余几人都点头同意,玉衡峰峰主唐音音连忙问道,“那个极品水灵根的女弟子就归我玉衡峰了吧?”

    唐音音是一个气质柔弱,婉约清丽的女子,说话更有一番弱柳扶风的味道,惹人垂怜,但这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没让花渐离动容,他懒洋洋的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台下,人群中薄暮瑶面上的苍白之色没被他错过,他心里疑惑,却不动声色,“薄暮瑶已拜入我门下,玄玉真君错爱了。”

    唐音音被他驳了面子,有些下不了台,目光戚戚然的看向身边的白衣男修。此人面如冠玉,气质卓然,虽已元婴修为,活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却驻颜有术,仍如十八、九岁一般丰神俊朗。

    他是唐音音的道侣,天权峰峰主沈修谨,看不得爱妻受委屈,因此惊诧道,“咦?蘅芜真君不是早就不收徒了吗?今日怎的想插上一脚了?”

    他虽然未失君子风度,但语气中却有些责怪的意思。唐音音是他的手中宝,从来不舍的让她受委屈,别人让她受委屈就更不行了!

    花渐离还没说话,摇光峰的郭颖先开口了,“以前不收不代表现在不收,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宗门有规定,自己收的弟子可以不必经过分配!蘅芜真君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弟子的事我也听说了,我就不信你们没有耳闻!”她冷哼一声,瞥了一眼被沈修谨护着的唐音音,嘲讽道,“还是说……唐音音你喜欢抢人东西的毛病又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