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蜜 > .58.番外

.58.番外

    听说购买v章数目超过v章总数的一半会有惊喜!  ——不好意思,不想让了。

    “那个……”

    气氛稍变得紧张,穿着制服的店员期期艾艾过来打断他们,双手搭在身前微微弯腰,脸上满是小心翼翼。

    “这边是迎风口,风大,邵先生和姜小姐还请到里面聊……”

    姜蜜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眉。

    这理由,太蹩脚了。

    hoa每一层的装修都花了大价钱,尤其作为门面的第一层更是重中之重。门关上,在大堂哪处落脚也吹不到一丝自然风,何来什么迎风口一说?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他们继续说下去。

    况且,她来过很多次,从没见他们态度如此恭谨过……

    店员缩手缩脚的样子不是因为怕她,想必就是在怕旁边这位被称为“邵先生”的男人?

    姜蜜视线微斜瞥了他一眼,再看向店员那一脸紧张,深感生活不易。懒得再跟不相干的人置闲气,她掂了掂手里的狗粮,问:“这个牌子怎么就放一包?货柜卖空了为什么不补货?”

    店员也很无奈,说:“姜小姐你不是不知道,这个牌子供货少,但需求量大,仓库里暂时没有库存了。”

    姜蜜当然知道。进口狗粮中的高级货,售价太贵,一般人养狗都不会买这种,因为性价比太低,狗吃一顿比普通人十天半个月的饭钱还贵,长年累月下来是笔不小的开销。按理说越是贵越是不至于卖断货才……

    哦,她忘了,这里是高档宠物会所。

    姜蜜反应过来,暗自唾弃自己的智商。

    会在这里给爱宠们办各种‘黄金年卡’、‘白金年卡’、‘钻石卡’的有钱人,怎么可能会觉得狗粮贵,管你什么高级狗粮皇家狗粮,都是直接论箱搬,按仓库囤。

    “没有库存?”旁边被称作邵先生的男人眉头一皱,不大高兴,“一包都找不出来吗?”

    “非常不好意思,邵先生。”店员抬手抹了抹额头不知何时渗出的薄汗,“确实没有库存了。”

    “什么时候到货?”

    “订单我们已经下了,但是最快还是要到下个月才能补齐。”

    货源紧缺不止是一家店的问题,更何况这里都买不到,n城别的地方更买不到。

    也就是说,姜蜜手里的这包,是真正的最后一包。

    气氛忽地静了静。

    下一秒,那位邵先生扭头看过来,目光如炬:“这位小姐能不能让给我?钱不是问题。”

    姜蜜定定看了他几秒,扬唇笑得温柔和顺,不过只是短短一刹,瞬间回敛,笑意收得干干净净:“不能。”

    钱不是问题,那就让钱去解决问题好了。

    神烦他张口闭口都是钱!

    他似是还有话要说,姜蜜不想继续纠缠,提步正要朝柜台走,大厅侧边的走廊突然一阵骚|动。

    “andy!andy慢点,慢一点!别跑——”

    一只阿拉斯加雪橇犬飞快朝这边冲来,牵着它的店员小姑娘力气不够,拉不住这种已经成年的大型犬,手里的绳索紧绷成一条直线,最后脱手飞了出去。

    伴随着兴奋的汪叫,阿拉斯加伸着舌头狂奔而来,眼看着就要扑向那位邵先生,大厅里的几个店员吓得脸色都白了。

    “andy!”

    电光火石间,姜蜜在它作势就要跃起的刹那扬声斥喊。原本不受控制的阿拉斯加忽地一下猛然停住,在几步之遥的地方站了站,而后狂摇尾巴小跑向她奔来。

    姜蜜打了个响指,食指朝下:“stop,坐下。”

    它乖乖照做,两只前肢立着,一屁股坐在她面前。

    “goodboy。”姜蜜挠了挠它的下巴,它张嘴吐着舌头,耳朵放松,发着和喘气不一样的‘哈哈’气音,这是又舒服又开心了,正朝她笑。

    姜蜜往口袋里摸,恰巧装着一条狗狗吃的小零食,便撕了包装袋喂给它。

    店员返过神,赶紧跑过来,连连鞠躬说了十几遍对不起,重新捡起狗绳。

    姜蜜道:“它性格活泼,牵它出来要注意,尤其是有客人在的时候更要小心,弄伤人就不好了。”

    店员应声说是。

    姜蜜不再过多叮嘱,摸了摸andy的头,教导:“下次不可以再往人身上扑,知道没?”

    它睁着水润大眼,尾巴摇个不停。

    “真乖。”姜蜜最后揉了两把它的头,让店员牵走它,该干嘛干嘛。

    小插曲解决,姜蜜屈身捡起随手扔在地上的狗粮,抬眸就见那位邵先生正盯着自己打量。

    “你训狗倒是很有一套。”

    “一般。”姜蜜一笑,“毕竟有的时候,比起人,和狗沟通省心得多。”

    andy是这家店的老板的狗,姜蜜和它很熟,再加上她做的就是和宠物打交道的行当,自然能驾驭得了。

    邵先生眯了眯眼,似笑非笑:“训狗手段了得,可惜,在男人身上不大管用。”

    姜蜜脸一变,抬眸瞪他。

    他笑意淡淡,目中无人的样子傲慢得让人来气。

    拐弯抹角嘲讽她没有女人味?暗示男人对她没兴趣?

    姜蜜不甘示弱,挑眉呛回去:“男人吃哪一套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我宁愿训狗也不乐意训男人,尤其是你这种男人。”

    拎着狗粮到柜台买单,刷卡付了帐,提起东西大步走人。经过他身旁时,姜蜜半点余光都没有分给他。

    门一开一合,带起一阵风。

    “邵先生。”在旁被忽略的店员小声开口,打破沉默,“您要买狗粮吗?”

    站在架子旁的男人敛神,扫了扫货架,买不到常用的牌子只能用旁边的代替,下巴微抬示意:“运两箱到我家。”说罢从钱夹里拿出卡,递过去。

    店员接过,到柜台前交给里面的人,拿起对讲机说话,让人从库存里整理搬箱,准备送货。

    捏着卡在pos机上的卡槽一划而过,柜台内的店员背脊紧绷,视线扫及背面签名处,落着龙飞凤舞两个大字。

    邵廷。

    大集团出身,家里做大生意的。

    具体背景不是很清楚,他刚来n城没多久,但店里的人都知道他。

    hoa几家分店的线上会员名录库都是连通的,而有些需要特别注意、特别对待的顾客,资料由一个单独的小库录入。老板怕他们得罪人,注意事项在里面标的清清楚楚。

    邵廷那一页记载里,内容少得可怜,却用硕大加粗的字体醒目标注着八个字:

    小心接待,不能得罪。

    眼见邵廷在沙发上坐下,店员们越发拘谨。

    把pos机吐出的票单和卡送过去,就听邵廷问:“你们老板呢?让他出来。”

    店员道:“不好意思邵先生,老板他有事出去了,不在店里。”

    “不在?”

    “是。”

    邵廷皱眉几秒,“陈医生在不在?”

    店员声线越加低了:“不好意思邵先生……陈医生休长假了。”

    “别的医生呢?”

    “暂时都不在……”

    “没人当班?”

    “有一个当班,不过半个小时前去客人家里看诊了,还没回来。”

    邵廷脸色微沉,店员大气不敢出。

    “前天带我的狗来看,陈医生说没有问题,但是回去之后还是食欲不振,胃口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一。”

    “狗粮,狗粮加水泡了么……”

    “加了温水。”

    “这个……”

    见店员支支吾吾,邵廷有些烦躁,“算了。”

    陈医生是店里的首席,他第一遍都没看好,也不指望店员。

    “离这里最近的动物防疫站在哪?”

    店员飞快报了位置。

    他正要起身,店员忽然又道:“其实愿意外诊的医生,我们店里的几位还不是最厉害。还有,更厉害的。”

    n城兽医排行前三中,有两个是动物防疫站的老兽医,而年纪最轻的那位,一个人能承包一整间宠物店所有职位。动物的疾病治疗、饲养管理,样样都行,听说连手术也能做,和很多小宠物店里只能治些小病的半吊子兽医完全不同,更别提美容之类没什么难度的辅助技能。而且,还是n城头一位宠物心理师,不管猫猫狗狗,训得要多听话有多听话。

    “更厉害?”邵廷一顿,“去哪家宠物店可以找到?”

    店员瞅他一眼,指了指门的方向。

    “就……刚刚走的那位,姜小姐。”

    侍应生一走,邵廷如炬的目光锁定姜蜜。

    “说吧,找我什么事?”

    姜蜜不太自在,被问得直想搓手,好不容易忍住了市侩的动作,一咬牙终于下定决心。

    从包里掏出一张崭新的十元纸币,平整干净,乍一看好似泛着光。她郑重摁着纸币推到他面前,留了些距离,动作略有些小心翼翼。

    “什么意思?”邵廷轻挑眉梢。

    “……定金。”

    姜蜜难得紧张,除了当时作为街道商户代表在他的办公室和他见面那次,她在他面前从没有这样过。

    “我想请邵先生陪我回去见小姨,就像那天在车上说的那样。”

    雇他。

    她停顿太明显,邵廷察觉她的不自然,瞩目一刹,之后才将注意放到她话的内容上。

    从烟盒抽出一支烟,打火机咔擦轻响,火苗簇地蹿起将烟尾点燃。邵廷吸了口烟,夹着的白卷猩红烧着一个点,他的手指修长,白,还有一种男人的粗粝,但一节一节匀称分明,有力而好看,浅淡烟雾袅袅飘起,更多的是氤氲散在他指间。

    “玩笑话当真你就输了。”

    心咯噔一跳,姜蜜的脸色唰地难看起来。

    他的意思是……拒绝?

    然而不等她开口,邵廷皱着眉笃笃敲了敲桌面,“你打算出什么价让我帮你的忙?”

    “你尽管提……”

    姜蜜说的有点犹豫,后半句‘只要我能出的起’还没说完,他开口:“五百万。”

    她一愣。

    他又补充:“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五百万?

    姜蜜的脸色沉得可以和锅底灰媲美。是她异想天开了。

    良久,她道:“既然邵先生不愿意帮忙,我不勉强。是我提的要求太幼稚太出格,很抱歉让邵先生为难,叨唠了。”

    邵廷凝眸看她:“确实很幼稚。你是个成年人,我不懂你怎么会想到这种点子。”

    姜蜜抿了抿唇,“我小姨前两天住院了。”顿了一下小声说,“我希望她能高兴。”

    邵廷半晌无语,似是不知该怎么评价她的行为和逻辑。

    “假的就是假的。”他皱眉,“你小姨再开心也变不成真的。”

    姜蜜知道自己有点愚蠢,但除此之外她别无可做。让小姨开心一点,轻松一点,不要整天为她的事操心,哪怕只是暂时安抚,她心里也能好过一些。

    邵廷的拒绝之意已经很明白,姜蜜不再纠结这个话题强人所难,沉声道:“抱歉。”

    态度诚恳,也坦荡大方。

    指间的烟早已被邵廷摁灭在了烟灰缸里,总共只抽了两口,薄淡的烟气已然散的差不多。

    忽地听他道:“不帮你这个忙,这顿饭我还能坐这吃么?”

    “……”姜蜜一噎,呆愣看了他一眼,而后漫感无语。不太轻松的气氛霎时被打破,被他这么一问,再沉重也沉重不起来了。

    她无奈:“我没这么小气,邵先生放心好了。”

    不帮忙就不给饭,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周扒皮?

    邵廷将她黯淡褪去稍稍明朗起来的神色看在眼里,良久,拿起面前那张纸币盯了好半晌。

    “拿十块钱来和我谈生意的,你是第一个。”

    姜蜜一愣,他已经应下:“行了,需要怎么帮忙,说吧。”

    姜蜜没想到他忽然又肯答应,一时反应不及,愣了好几秒才回神:“明天去我小姨家坐一坐。就聊个天,让她见一见就行了。”

    说着顿了顿,她犹豫道:“我没有五百万……”

    “我要是介意这点钱,就不会在这跟你废话。”邵廷淡淡瞥她。

    他明明是很正常的坐姿,却显得万般姿态懒散,大概是底气足的人自带犹有余韵的气场。

    不管怎么说,他到底是答应了帮忙,姜蜜松了一口气。

    她要致谢,邵廷懒得听她感激的话,“客套的话不用说,人情往上欠着就是。”

    ……那以后她见到他还能抬头吗。姜蜜很想问,现在已经抬不起头了,以后不会见面就要趴下?

    “你打算就这么一直骗着?”邵廷问她,“要是你小姨希望你结婚,你怎么办?”

    说着冷哼一声:“不同场合出场费不同,到时候再来求我可不止人情问题,五千万,我还得跟你按秒算。”

    “不会的不会的。”姜蜜赶忙让他宽心:“我会一边稳住我小姨,一边尽快找对象。邵先生只要帮几次忙,配合一下,等我恋爱找了男朋友就立刻带去给我小姨看,告诉她换了对象就是,到时候邵先生尽可功成身退。”

    邵廷眯了眯眼,不大高兴:“合着你这是骑驴找马,我成了驴?”

    姜蜜一怔,小声道:“也不能算吧。我们没有真的在一起,你不算真的驴……”

    邵廷:“……”

    姜蜜办事雷厉风行,和邵廷谈定之后,说第二天带他去见小姨,果真第二天就联系了他。

    姜惠毫无准备,门一开,乍一看到姜蜜身后的邵廷,猝不及防得了个惊喜,愣过后笑得嘴都合不拢,见牙不见眼。

    三人在沙发上落座,说实话,姜蜜觉得很别扭,这场景看起来怪怪的,颇像是丈夫陪妻子回门,然而为了让姜惠高兴,她只能顶着姜惠灼热的视线,强撑着把戏演下去。

    “之前还在互相接触了解,所以不好跟你说,现在感情确定,所以想回来给小姨你见一见。”

    对于之前死活解释彼此没有多余来往,强调只是客人关系的事,姜蜜如此解释。

    从小到大,姜蜜一直很乖,最令人头疼的青春期也没有叛逆过一天,早恋之类的事情更是想都不要想。大学之后同样没交男朋友——姜惠不知道她到底交过没有,但这么多年了,愣是没往家里带过一个。

    由此可以想知她有多急,当下听了姜蜜这么说,一点不怀疑,只剩下情难自控的喜悦。或许是亲眼见了他们在景点街尾当街那一抱,姜惠对他们俩是一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压根没有往别的方向想。

    “姜姜你真是!”姜惠嗔她,“要回来也不告诉我,我这什么都没准备,菜都没买……这……”

    姜惠全然一副家长式的欣喜,连声说着要留邵廷在家吃饭,手忙脚乱起身就要去买菜。

    姜蜜是来让她高兴,不是回来折腾她的,听她这么一说,赶忙揽了活撸袖子替她下厨。

    “不用麻烦,吃家常菜就可以。”邵廷适时出声。姜惠见他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态度,更是开心,便不再坚持。

    离午饭时间不远,姜蜜去厨房处理食材,姜惠难得没有进去帮忙,坐在沙发上和邵廷聊起了天,脸上笑意,眼中情绪,无一不显示出对他的满意。

    话了几句家常闲事,自然而然说到姜蜜身上,姜惠讲了两件姜蜜小时候的趣事,略怅然道:“她脾气拧,从小就执拗,若是有什么矛盾,你多让着她点。”

    邵廷闻言淡淡莞尔:“小姨说的是。两个人相处原本就是互相迁就,您不用担心。”

    姜惠高兴地不能再高兴了,眼尾细纹笑出了褶儿。

    饭毕,姜蜜借口邵廷还有工作要忙,成功脱身。邵廷的车停在楼下车库,系上安全带,缓缓开出小区,姜蜜才长抒一口气。

    “配合了你一上午,是不是该表示一下?”邵廷手里打着方向盘转,认真盯着前方。

    姜蜜微赧笑了笑,“谢谢邵先生帮忙。”

    “卖力工作只有谢谢两个字?”

    姜蜜默然想了想,除了撸狗,她帮不上他什么忙,能为他做的事不多,或者根本可以说是没有,难不成要去给亚历山大做马杀鸡?

    摸摸后颈,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十块钱纸币,伸手塞进了他外套右边口袋。

    “谢谢邵先生。”又是一声,她笑眯眯,说得认真诚恳,万分庄重。

    “……”邵廷一愣,不知是该气还是好笑。

    邵家。

    天色已黑,邵廷一回来就直奔书房,宁叔得了吩咐,让厨房里的人慢些煮晚饭,晚些再送上去。

    没多久,来了个不速之客,宁叔拦不住,只得由着上了书房。

    陆合象征性敲了下门,大大咧咧推门进去,大大咧咧往书桌前一坐,对邵廷的冷眼视若无睹。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过硬的交情,熟得不能再熟。

    陆合一向吊儿郎当,姜蜜撞上邵廷那天,一同从车上下来的其他人都没吭声,唯独陆合张嘴第一句就是调戏,邵廷早就见惯了他没正型的样子,只淡淡瞥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想来就来了呗。”陆合懒散靠着,那坐姿仿佛就快要在椅子上散架,“你遇上什么好事儿了,看着心情不错啊?”

    邵廷懒得搭理他,一张脸绷得更紧。

    陆合拉着椅子往前凑了点,说他的‘正事’:“晚上有个局,一起去?”

    邵廷皱眉:“你怎么和孟行言一样无聊。”

    天天在家组局开趴,没营养透了。

    陆合不满:“难道都要像你苦行僧似得才好?”啧了声调侃,“你都不嫌憋得慌?”

    邵廷瞥他,只淡淡说了一个字:“脏。”

    陆合一愣,噗嗤笑出声,“你真是年纪大了,作风越来越保守!”

    书桌内的人毫无反应,任他笑得开怀,置若罔闻。

    陆合还想劝邵廷晚上和自己一块出去,见他抬手翻开桌侧放着的一本厚重大笔记本,干净未落一字的纸页间夹着十块钱面额的纸币。

    好奇伸手想去碰,被淡声阻止:“别动。”

    “什么东西?你收藏十块钱干嘛?”

    邵廷不回答,起身去柜前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再回来,脱了外套搭在办公椅靠背上。

    陆合愣愣地,就见他变戏法似得又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张十块钱,叠放在摊开纸页中那两张十元纸币之上。而后合上,黑皮硬壳的笔记本岿然厚重。

    加在一块,不多不少正好三张。

    她站在客厅里,中间隔着院子,不短的距离还能感受到那种不善,可想而知外面的女人有多激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