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 > 柯南之以吾之名 > 第一百五百十一章 问答

第一百五百十一章 问答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导演   系统让我天天撩汉   重生八零俏佳妻   顽皮千金:帝少,晚上好!   萌妻是只喵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攻略那个渣攻[快穿]   唐朝好地主   暗恋成痴  

    “等等!”还没等柯南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小哀就打断了柯南的话,迎着柯南疑惑的眼神道:“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不如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游戏?”顺着门缝的光,我依稀可以看到柯南有些不解的表情。

    “嗯,你来问我一个问题,我可以选择不正面回答,但是保证真实,同样的,我也来问你一个问题,你也可以以同样的方式回答我。”小哀的声音轻松中透着狡黠。

    “我的直接告诉我这其中有陷阱。你又在搞什么鬼主意?”柯南有些警惕。

    “嘛,各取所需而已,怎么样,玩吗?”

    “哈啊?来就来,怕你不成。女士优先,你先来。”

    什么鬼主意?还游戏!他们的对话让我很牙疼,很明显,两人都想套对方的话,但又不想被对方套话,而话题的中心不用想都是我本人,两个高智商的大佬言辞交锋,一个余波说不定就把我扒得底裤朝天了。

    很想就这么出去搅局,但他们的对话又让我忍不住地好奇两人到底会说我些什么,我暗暗按捺住自己有些躁动的心,算了,先暂且听着,如果出现需要和谐的话题,再出去搅局不迟。

    “那么我不客气了,第一个问题,”小哀的声音顿了一下道:“明辉他最近几点睡觉?”

    “他最近的睡眠有点不规律,有的时候一回到家吃完饭就睡着了,甚至吃着饭就睡着了,但有的时候,我半夜起来上厕所,还看到他在玩手机,大概凌晨三四点的样子。”柯南一边回忆着,一边道。

    “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呢?我是指我不在学校的时候。”小哀紧接着追问道。

    “喂喂,这是两个问题了吧?”柯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按照约定,该我问了。”

    “好吧,你问。”

    “我记得你说过,你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八岁,是他告诉你他八岁,还是你估计的?”柯南正了正脸色,对小哀问道。

    “我估计的。”小哀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让我的心中暗暗叫好,看来小哀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泄我的老底,但我刚刚放下来一点点的心又随着小哀一句“到我了”而提了起来。

    “就是刚刚的问题,他在学校睡觉的时间多吗?在我不在学校的时候。”

    “那家伙的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开心了就装装小孩,不开心就睡觉……等等,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如果仔细区分的话,你不在的时候他确实会显得更加懒散一点,睡觉的频率也更高。”柯南摸着下巴沉思着。

    “那他平时会失踪吗?我是说他在不跟你们打招呼的情况下擅自出门。”小哀紧跟着又问了一句。

    “喂喂,你又犯规了!”柯南翻着白眼,声音中满是无奈。

    “有什么关系嘛,有点绅士风度好不好,让一下淑女嘛!好吧,你问吧!”小哀冷淡的调笑中带着些许娇嗔的语气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上一次她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还是她在组织给我用自己研制的新药接骨的时候,结果那次我的手臂整整肿了一个月。

    “按照你之前对我说过的话,那家伙第一次和你相遇的时候是大概七八岁左右的年纪,头发是黑色,记忆缺失,但是能力卓越,语言天赋突出,喜欢中国元素,那么他当时的身高是多少?”

    “和我一样高,一米多。”这回答简直绝了,没毛病。我在心里都快笑抽了。按照这种节奏下去,等小哀把柯南套得内裤朝天,柯南估计屁都没问出来。小哀是知道我不想让柯南知道我真实身份这件事的,所以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帮我瞒住柯南。

    “诚意!灰原同学!诚意你懂吗!如果我也以你这种态度来回答问题的话,咱们的游戏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柯南“咚咚”地敲了两下桌子,有些气愤。

    “好吧好吧,我说,是一米二左右。”小哀两手一摊,无奈地正面回答了问题。

    紧接着,两人的问题你来我往,但问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柯南重点关注的是我小时候的身高,体重,发型,口音,甚至是瞳色,而小哀也重点关注我的睡眠,平日里的活动爱好,以及行动规律。

    两人都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对方,用最简单的问题开始入手,试图一点点地瓦解对方的防备,但二十分钟过去了,两人都无奈地发现,两人兜了半天的圈子,得到的信息都少得可怜。小哀向柯南全面地展示了什么叫天赋异禀的小孩,就是除了天赋突出,没有任何可以用来确定身份的特征标识。这样的孩子在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得到,没有任何稀奇可言。而柯南也让小哀明白了,我除了喜欢睡觉,有些贪玩,是一个多么正常活泼的孩子。

    看到他们玩得这么开心,我有些放心了。这些小东西也许可以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但实在无法说明什么,简单地说就是,两人说了二十分钟的废话。

    “这样下去不行!”柯南突然直起身子,“咚!”地一声将手掌拄在了桌子上:“这样下去,我们不会有任何进展,你既然这么聪明,那我们干脆挑明了说吧。”

    “同意。”

    “我们需要开诚布公地谈。首先,我想,咱们交谈的基础是,咱们两人希望了解的都是‘江户川明辉’这个人,都是希望能够帮他。”

    “可以这么说。”

    “那么目的一致,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我除了不能透露他希望隐瞒你的事情,剩下的我都可以告诉你。”

    “诶,我也是一样。”小哀表示赞同。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重新开始这个游戏吧。”柯南微微一笑:“老规矩,还是你先问,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想知道的东西,除了我实在不能回答的问题,剩下的我都可以如实地告诉你。”

    “好,那我就直接问了,明辉在瞒着我们暗中做一些事情,对吗?”

    我去,一上来就是这么尖锐的问题!好在柯南虽然知道我在暗中有些小动作,具体的东西却是一点都不知道,即便如此,我的小心肝还是被吓得“砰砰”直跳!

    “没错,他确实在做些什么,而且极力地隐瞒我们,想来是在通过自己的手段做着某些努力吧,让我有点不安的事,我担心他瞒着的事可能是非法的。”柯南对小哀的说法表示认同随即说道:“该我了。”

    “从生物遗传学的角度上来讲,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相貌上相似的可能性有多大?”

    “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两名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几乎不可能长得一样,因为一个人的身高,体重,长相受到多种基因组的相互间的复杂作用,这不是一句话就能说得清的,但如果只是局部相似的话,这种几率还是很大的,毕竟从人类的基因相似度来看,存在差异的基因仅占0.3%,所以你经常可以听到某某人说身边的某人一些面部器官像某某明星之类的话。”

    小哀的话让我喜出望外,这些话从专业的角度讲无疑是正确的,但她却是在刻意地带偏柯南的思路。因为从身高,体重,包括身体形态,我和柯南都是很相似的,再加上面容的依稀相像,这种概率已经是非常低的了,但小哀却先以“完全长得一样”,将柯南疑问中相似的概念偷换掉,然后将柯南的思路从整体相像,局部相似的思考角度拉开,单单强调局部相似的问题,这实际上是一种语言上的诱导。

    无形中,柯南甚至没有觉察到,他的弟弟从来就和他长得不一样,他急于通过面容上的相似来证实我是否是他失踪的弟弟,恰恰成为了阻碍他思考的陷阱。

    听到小哀的话,柯南愣了一会儿,陷入了沉思,气势也开始不复方才的盛气凌人。

    我有些不忍,却也无奈。

    “该我了,”小哀等了一会儿,见柯南没有说话的意思,咳了一下嗓子,道:“他在与你们交谈的过程中,会不会提及一些日常的东西,比如最近喜欢吃什么东西,看了一部什么电影之类?”

    “没有,”柯南果断摇头:“在我和毛利大叔还有小兰说话的时候,他大多时间在旁边安静地听着或者说是发呆。嗯,还有偶尔的卖萌。到我。”

    “他在组织的时候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还是装作不记得?或者说,他有没有骗过组织装作失忆的可能性?”

    “我想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七八岁的孩子即使智商卓越,在心理上也不可能赶超大人。当初他刚到组织的时候,从睁眼开始,就被组织严密观察了一个月,如果是假失忆,我不认为一个小孩子可以瞒过组织。该我了。”刚刚还承诺保证真实的小哀一转眼就把自己说过的话吃了,真是可怕,怪不得老妈对我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演戏……

    “他平时体温会莫名地升高吗?”

    “我怎么知道?”柯南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你们日常生活在一起,总会有接触吧,比如睡觉的时候碰一下什么的。”小哀诧异地看着他。

    “喂喂,不要说这么容易引起误会的话好不好,睡觉的时候根本碰不到,我俩完全是各睡各的,虽然是同一个屋。”

    “那皮肤呢?”小哀突然急切地追问柯南:“皮肤会变红吗?”

    “你犯规……”

    “别管了!总之你先告诉我!!”小哀不顾约定,大声地打断了柯南的话,声调急切,让柯南一时愣在了那里,摄于小哀的气势,想了想,讪讪地说道:“嘛,好像是有点,尤其是洗澡的时候,这家伙即使不泡浴缸,身上的皮肤也会很快变红。至于体温会不会升高,就真的是没注意过了。”

    “原来如此。”小哀若有所思。

    “该……该我了吧?”柯南有些战战兢兢地问小哀。

    “你问吧。”

    柯南定了定神:“假设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他小的时候真的失忆了,那他是否曾经探究过自己的身世来历,以及失去的记忆?”

    柯南的话让我有些紧张,如果一个失去记忆的人对自己的过去和家庭毫不关心,丝毫没有好奇的心理,那么除去这个人天生淡漠,这样的极少数的情况,这个人的失忆一定是有问题的。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小哀并没有直接回答柯南的问题,而是说起了当年我在她的怀里大哭的情景。

    “他当时哭的很伤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哭。”她说。

    小哀的话让我想起了那晚的月亮,很圆,很亮,很干净。

    这又是一个错误的诱导,话是真话,但又再一次带偏了柯南的思路,谁说哭了就代表失忆了,家中的这份记忆从来都是我最珍贵的宝物。啊嘞?我当时为什么哭来着?

    我认真地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却发现在我的记忆中,除了那天哭的很伤心,那天的月亮很漂亮以外,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又努力了一会儿,发现一无所得,我索性自暴自弃地放弃了,管他呢,既然忘了,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按照约定,该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小哀犹豫了一下,道:“他最近的胃口怎么样?精力怎么样?我是说,你们日常的生活相处过程中,他是不是有足够的耐心和好奇心?情绪波动大吗?”

    “这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好吗?”柯南忍不住吐槽了一下,但还是认真回答了她的问题:“这家伙情绪总体来说很平稳,但有的时候会特别懒散,睡不醒,有的时候却会异常地亢奋。对了,说到这里,我想有一件事我大概要提醒你一下。”柯南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什么?”见柯南突然变得严肃,小哀也认真起来。

    “你还记得你们吵架最厉害的那一次吗?就是在双子大厦的那次,你因为不想听他的安排和他起了争执。”

    “嗯,我记得,他那次差点想要打我。”小哀愣了一下,微微苦笑。

    “我其实一直感觉他那时候的情绪有点不对,而且,你也许没注意,他那时候的眼球红得吓人,像红宝石,不,应该说是比红宝石更加地血红。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我总有点不太好的感觉。”

    “……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小哀沉思了一会儿,重重地点头。

    柯南的话让我有些沉默,那时候我的火气不知道为什么,想控制就是控制不了,险些酿成大错。虽然之后柯南找我说过这个问题,但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这个问题,渐渐地就被我忘掉了,没想到现在又被柯南重新提起。这些柯南他们不知道原因,但我却是能够隐隐猜到一点的,大概跟木叶医生所说的病脱不了关系。

    “那么我也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了,”见小哀记下了自己说的话,柯南也微微露出了些许的笑容,有些踟躇而笨拙地组织着自己的用词:“可能,我是说,有没有可能,明辉他……就是悠一?虽然悠一失踪的时间和你遇到他的时间对不上,但是你看,也许是他刚进组织的时候你不知道?或者说,他在被带进组织之前又被带去了其他地方所以拖了一段时间?而他在苏醒的一刹那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而假装失忆保护自己?或者说……”

    柯南不断地抛出一个个完全不符合他平日中讲求证据行事风格的大胆的毫无根据的假设,直到小哀打断了他。

    平日里伶牙俐齿的柯南不见了,此刻的他显得有些笨拙,有些慌张,有些期盼,有些……害怕。

    不得不说,老哥的判断实在是犀利,虽然纯属臆测,但他几乎猜对了一大半的东西!让我有些心惊胆战。

    “够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小哀打断柯南的话,发出一声叹息:“也许吧,我只能和你说也许。也许你说的都是对的,也许这些都是谬误,但你不是名侦探吗,名侦探的话,一定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发现真相吧?”

    小哀心软了。

    面对着这样的柯南,小哀将之前对柯南所打的言语机锋,诱导陷阱都抛到了脑后,没有绝情地彻底打破柯南的希望。在门外的我看着柯南一点点显露出来的欣喜若狂的表情,也不禁沉默。

    我没有办法埋怨小哀,因为我知道,即使是我,面对着老哥这样的表情,也无法毅然决然地说出否定的话。我甚至有些感谢小哀,虽然她的话平添了许多使我的身份暴露的风险,但她也给了老哥努力的希望。

    嘛,随缘吧,该来的终究躲不开,如果身份被揭穿了,大不了和老哥联手与组织拼他个鱼死网破!我苦笑着在心中做下决定。很奇怪,在做下这个决定的瞬间,我似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嘛,想问的事情基本上问得差不多了,今天就这样吧,谢谢你,灰原,谢谢!”柯南在最后的谢字上加重的口音,我和小哀都明白,这份感谢,来自于那份对于他来说虚无缥缈的希望。

    “各取所需而已,用不着感谢,没事的话你就赶快回去吧,免得那家伙发现你这么长时间不在起疑心。”小哀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对柯南下了逐客令。

    就在我也要随之撤退的时候,柯南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虽然这不是约定的范围,只是我自说自话,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这次你和他吵架虽然是因为拌嘴加上安眠药的原因,但其实你也是故意和他吵架打冷战的吧?我发现你最近研发药物的心情似乎变得更加急迫了,为什么?APTX4869的话,慢慢来就好了,这种事急也是没用的。”

    “……”回答柯南的只是沉默,小哀似乎不打算回答柯南的话,柯南等了一会儿,见小哀没动静,耸了耸肩转身就要走。

    “他最近抵抗力变得越来越差了,动辄就会感冒,对治疗感冒药物的抗药性变得越来越强,体温也开始有不稳定的迹象,睡眠,包括你说的情绪,都在向着不稳定的方向发展,我很害怕……”

    小哀轻轻的声音让我和柯南一时间都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我一直以为我把自己的病情掩饰得很好,却忘记了,小哀当年也是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天才留学生,即使我不告诉她实情,她也可以从我的种种表现来判断我的病情吧?

    “放心吧,一切……都会变好的。”良久,柯南终于说出了一句略显苍白的话,不知道是在安慰小哀,亦或是在安慰他自己。

    算了,看样子他们的谈话没什么继续下去的可能了,我还是先撤吧,别被他们发现了。

    “咦?小辉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要找小哀吗?小哀和柯南就在里面吧?你直接进去不就好了?”刚打算转身,身后就传来了阿笠博士有些大大咧咧的熟悉的声音,让我浑身寒气大冒!

    一瞬间,柯南和小哀的目光都突然朝着门的方向电射了过来!

    我XXXXX!阿笠博士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

    偷听被发现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