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五十二扑章 扑朔迷离

第七百五十二扑章 扑朔迷离

    在看到那个圆筒的一刹那,好几个人的眼睛便犹如会发光的小灯泡似的,瞬间熠熠生辉。顷刻之间,几条人影齐齐朝那只大鹰扑了上去,激荡的劲风夹杂着地上的尘土,就犹如暗器一般朝不相干的人激射而去。

    至于不相干的人,自然是那些效忠北燕皇帝又或者倒戈向萧敬先的侍卫们。此时有人后退,也有人不信邪地往那战团中央冲去,试图援助乱战之中的主君,又或者趁机浑水摸鱼。

    而刚刚还口口声声召唤北燕那位文武皇后现身的越千秋,则是在发现那只神骏大鹰脖子上挂了个圆筒登场的时候,就想都不想地招呼了一声周霁月,立刻抽身而退。

    因为退势太快,他的后背还正好撞着了想要拎走他的严诩伸出来的那只手。而严诩虽说发现自己料错了小徒弟的意图,却还是顺势揪了他的领子,二话不说就往后疾退,直到和周霁月一块退到了正率军缓缓前进的戴静兰面前,他这才如释重负地透了一口气。

    这可总算是把人给救出来了!

    而小胖子则是没发现戴静兰已经吩咐全军暂时止步。他呆滞地望着不远处龙争虎斗的三个人,突然开口问道:“北燕皇帝和萧敬先,还有萧卿卿,他们怎么打得那么乱七八糟的?”

    “因为他们全都想拿到那只大鹰脖子上挂着的东西。所以一会儿我打你,一会儿我和你联合在一块打别人,总之是一团乱。”

    越千秋耸耸肩嗤笑一声,突然觉得浑身一阵无力。意识到这第二粒药丸只怕是也过了药效,当下他想都不想就不顾仪态丢下陌刀,直接坐了下来,随即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地说:“想必他们都觉得,那只来得恰到好处的大鹰和文武皇后有关。”

    小胖子见越千秋这副样子,想到之前人跑到北燕吃了那么多苦头,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他立刻翻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竟然同样不顾仪态地往越千秋身边一蹲,压低了声音问道:“那你是认为那老鹰和那位北燕什么皇后没关系,所以才没有上去争抢,反而退回来喽?”

    “我可没说没关系。但我只知道,老鹰不是人,听不懂我说话,哪里就这么巧在我嚷嚷完,它就突然出现了?要是它背上驮着个能听得懂我说话的神仙,那还差不多!再说了……”

    越千秋说着一顿,目光在远处那大鹰脖子上挂着的圆筒上再次扫了一眼,继而就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倒是觉得,别争来抢去,最后到手之后却突然砰的一下,爆出一团五颜六色的烟花,那就真的是机关算尽,精疲力竭,却抢了一个空!”

    这两个少年的交谈声虽说很轻,但这里耳力灵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戴静兰还是严诩,闻听此言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果人人都像越千秋这么蔫坏,那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倒霉!而周霁月则又好气又好笑地嗔道:“千秋,我看你是在南京被火药给炸怕了!”

    “说对了!”越千秋揉了揉酸软的肩头,没好气地说道,“萧敬先那家伙简直不是人,这里炸完那里炸,小民百姓一惊一乍,都已经当成是地龙翻身了,你说那惊天动地的动静有多可怕?反正我是不信那圆筒里头有什么重要东西。”

    他说到这里,随即又补充道:“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到了圆筒,取出了东西,大家都能看到。拿到的人也未必就一定会藏着掖着,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知道。既然如此,还去死拼什么?吃饱了撑着吗?”

    和刚刚小胖子那压低声音的说话相比,越千秋此时根本就是扯开喉咙似的嚷嚷。于是,不但他身边的人听到了,戴静兰身后的军伍中,只要耳力稍好一点的全都听到了。

    而戴静兰没有把身后不远处的拼杀声放在心上,仿佛对陌刀阵信心十足,反而关注着那边的三人混战。就只是越千秋和严诩周霁月回来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原本想要在那乱战中掺和一脚的侍卫们全都狼狈退出,只剩下那三个人依旧在苦战不休。

    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无论萧敬先还是北燕皇帝,又或者萧卿卿,每一个人都绝对不在最佳状态,偏偏却都在拼命。

    所以,越千秋的知机而退就显得非常明智,在这种搏命的关头,稍有不好,说不定就留在那了。可是,对于北燕皇帝一点都不陌生的戴静兰却实在不理解,那位明明也可以称得上是一代枭雄,此时面对这极差的局面,不立刻收束人手谋求全身而退,却在这争什么争?

    明明都已经听到越千秋那嚷嚷的声音了,还在那奋不顾身死争到底?万一那圆筒中根本什么都没有呢?那只大鹰只不过是一个圈套呢?

    戴静兰忍不住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只觉得事到如今,情况着实有些荒谬。就在这时候,严诩突然若有所思地说:“千秋年纪小,所以没听说过传闻,可戴将军不会没听说过吧?当年北燕那位文武皇后在世的时候,传说曾经救过一头非常罕见的大鹰。”

    此言一出,戴静兰终于想到了那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神话的传说,见越千秋简直瞠目结舌,小胖子则是眼睛发亮,他不禁苦笑道:“我从来都只当那是别人以讹传讹,没想过是真的。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说到这里,却突然发现那边乱战的三人终于有了变化。就只见萧卿卿被萧敬先和北燕皇帝两人联手击飞,紧跟着,这郎舅两人几乎同时拽住了挂在大鹰脖子上的圆筒。他本以为接下来还有一场龙争虎斗,却没想到那两人彼此互瞪,最后竟是同时收回了手。

    这一变化看得越千秋纳闷非常,而小胖子就更是满脸疑惑。接下来,更让他意料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因为刚刚一直都伫立在那儿,极其人性化地仿佛在看热闹的那只大鹰,竟是突然展翅高飞。那一瞬间,越千秋想到的只有四个字。

    鸡飞蛋打……打了这么久,最终鸡飞蛋打,不好笑吗?然而,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只大鹰几乎是用非常敏捷的动作避过了北燕皇帝和萧敬先的联手阻拦飞上高空,紧跟着却又一个盘旋,突然飞扑了下来,看那方向恰是自己这边。

    原来根本不想再吃最后一颗药,可此时面对这诡异的情形,越千秋禁不住探手入怀,捏住了最后一颗药丸,可他还来不及将其塞入口中,就只见周霁月和严诩不约而同上前一步,严严实实挡在了他和小胖子面前。那一刻,他终于体会到,自己眼下不再是孤身在敌营。

    终于可以享受全心全意靠别人的好心情了!

    小胖子却不像越千秋那样瞬间绷紧神经,而后又完全松弛,当看到那只巨大的鹰朝着自己这边的方向俯冲而下时,他整个脑袋都是懵的。直到那只大鹰稳稳收势落地,而后大摇大摆来到了严诩和周霁月面前几步远处就这么静静站着,他这才恍然醒悟了过来。

    身前有人保护,小胖子不禁从周霁月背后探了探头,随即好奇地问道:“莫非它是特意过来把东西送给我们的?”

    越千秋闻听此言,却不由心中一动,当即转动脑袋往四周围瞅了几眼。然而,大约是此时切入北燕临时营地的兵马实在是太多,到处都是震天的喊杀声,到处都是兵器声,人员混杂到即便有可疑人隐伏在附近,在这种乱战处处的夜里也绝对无法发现,他只得收回了目光。

    而这时候,严诩和周霁月对视了一眼,前者就立时大步走上前去。见那大鹰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而不远处萧敬先和北燕皇帝那郎舅两人也竟然并没有追过来,他就索性把心一横,伸手轻轻一探,轻而易举地将那圆筒从大鹰脖子上摘了下来。

    下一刻,这只仿佛已经完成任务的大鹰便立刻再次腾空而起,须臾就冲上了夜空高处,几下展翅之间,就完全消失在了苍茫夜色之中。面对这一幕,小胖子简直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半晌才悻悻说道:“会飞就了不起吗……哪来的傻鸟,我还有话要问它呢……”

    都叫人家傻鸟了,你还指望人家能回答你?那是鸟,不是人,背后绝对有人指挥的!

    越千秋暗自腹诽,尤其是当看到小胖子悄悄来到严诩身旁,眼巴巴地看着人拆开圆筒拿出里头的信笺时,他忍不住很想叹气。他不用看都知道,如此神神鬼鬼送来的信,而且又是用当初北燕那位文武皇后曾有过传说的大鹰捎带来的,内容简直是不问自明了。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里头的内容是真情还是假意……从这一点来说,严诩看比谁看都好。

    萧敬先和北燕皇帝看了容易发疯,小胖子和他看了容易关心则乱,至于其他人看,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泄露了消息,那就是一大堆麻烦!只有身份足够,也拥有相对高自制力的严诩,在看过信后应该能保证一定的心态,不至于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然而,正这么想的越千秋再次发现,经验主义实在是要不得。因为就只见严诩瞬间额头青筋暴露,随即就破口大骂道:“简直荒谬,胡说八道,全是放屁!”

    他突然抬头望天,怒喝一声道:“别再装神弄鬼了,我知道刚刚那绝对是有人在暗中用声音操控,否则那大鹰不会冲着我们飞过来!有话就出来说,送一张似是而非的纸条想哄谁呢?就和千秋说得一样,是死是活给个明话,别再耍弄人心了!”

    随着他这叫声,小胖子顿时只觉心里挠痒痒似的,越发想要弄清楚严诩看过的那封信到底写着什么。然而,当他凑上前去想要偷看时,却差点被无意中挥舞拳头的严诩给击倒。幸好周霁月在旁边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避免了他倒霉出丑。

    而紧跟着,他就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回报,因为就只见严诩发泄似的吼完之后,就冷着脸把手中的信笺递了过来。他先是有些不可置信,可愣了好一会儿之后,连忙又惊又喜地伸手接过,可只是扫了一眼之后,他那脸上表情就完全垮了下来。

    他有些迟疑不决地瞅了一眼越千秋,犹豫了一下,最后什么都没说,匆匆上前就把纸塞到了越千秋手里。而见着严诩之前那反应和小胖子这犹疑,越千秋根本不用想就知道信上不是什么好字眼。于是,他在低头一目十行扫了一遍之后,随即就呵呵笑了起来。

    他随手把信揣进怀里,见萧敬先已经撇下北燕皇帝往这边走来,而那位曾经君临北边的天子,在迟疑片刻之后,却也脚步沉重地跟了上来。见那两拨被撇下的侍卫你眼看我眼,全都不知所措,地上刚刚被郎舅俩联手利落撂倒的萧卿卿则挣扎起身看向这边,他就笑了一声。

    “想知道写得什么是不是?”越千秋拍了拍胸口,随即用非常恶劣的口气说,“可我偏偏就不想告诉你们,你们说怎么办?”

    严诩刚刚骂都骂了,见越千秋竟然还在那撩拨人玩,而那边三位果然都已经有两个怒不可遏,唯一一个还把持得住的萧敬先则面色凝重,他就索性大步来到越千秋面前,抢了他刚刚揣着的信,又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就大步走到了萧敬先和北燕皇帝跟前。

    也许是因为萧敬先至少在名义上还是大吴臣子的关系,他直接把信递给了萧敬先,随即趁着对方看信时,他蠕动嘴唇对北燕皇帝言简意赅地地说了几句话。

    果然,当萧敬先看完信时,却是如同挑衅一般和越千秋一样把信揣进了怀里,一点都没有和北燕皇帝分享的意思。然而这一次,北燕皇帝却并没有暴怒失态。

    他深深地看了严诩一眼,随即侧头望了一眼萧敬先,继而头也不回地转身大步离去。当和那些如梦初醒迎上前来的侍卫汇合时,他接过了其中一个满脸崇敬者双手呈上来的宝刀,这才转身直面众人。

    “虽然朕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你戴静兰,却不见刘静玄。但仗打到这个地步,毫无疑问,朕确实是落在下风。但夜战这种事,素来有的是不可思议的翻盘机会,现在朕就打算试一试,看看天命究竟归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