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番2外

    如果本文订阅章节少于百分之五十, 会看到fd章节  两日后,辰霖启程。

    丹绫领队。

    辰霖注意到了丹绫发间那枚玉藤簪,脚步停了一瞬,直到同伴叫他, 他才回神,笑着应了, 跟着同门一并御剑出谷。

    合虚谷外是座热闹的城镇,因为这里是合虚谷, 每年往来想要碰碰运气的人总是很多。这些人来总得要衣食住行, 合虚谷外的小村落便应这些需求快速的发展成了一座城镇,时至今日,比之逍遥剑派的青城竟也差不了多少了。

    辰霖已有些十多年未曾见过合虚谷外的李镇了, 他对这里的记忆算不得好, 如今衣冠楚楚出山来, 见着所有人都对他恭敬和蔼, 一时间倒还有些无措。

    丹绫领着弟子们入了客栈,同他们交代了这次试炼的重点后, 便让他们先去休息。

    辰霖却惦记着黎鸿想要的绸带, 多了丹绫一句“可否自由行动”。

    丹绫先是一怔, 接着柔柔笑道:“辰霖师弟, 你可是想要替前辈买些什么?”

    辰霖有些窘迫的点头。

    丹绫便笑道:“你哪里懂得这些,倒不如还是我来吧。”

    辰霖闻言, 语气迟疑, 但拒绝的意思半点不减:“这太劳烦丹绫师姐……”

    丹绫看了看他, 提了个折中的法子:“不如这样,待试炼事了,我同你一起去如何?我正好也需得给师妹们带些东西。”

    辰霖道好,丹绫便让他先去休息,说是试炼明天就开始,不可大意。

    衡越见他神情严肃,少不得嘲讽一番:“以你现在的道行,莫说只是次三月试炼,就算直接去挑战丹绫那小姑娘,也输不了。”

    辰霖板着脸道:“丹绫师姐乃是本门首徒,我不可对她无礼。”

    衡越嗤笑。

    他顿了顿才道:“绿色。”

    辰霖微怔。

    衡越道:“她喜欢绿色。”

    这次内门试炼选择的地方,是李镇百里外一处野人林。这林子因为靠近合虚谷得灵气滋养,因而常常会冒出些精怪,扰得镇民不得安宁。合虚谷便将处理这些精怪派成试炼任务,既解决了镇民之忧,又测试了弟子一举两得。

    丹绫道:“林子内有合虚谷的阵法,若是遇见了厉害的大妖,尽管引爆符咒求救,阵法会即刻将你们传回镇内。”

    众弟子听着丹绫的话,有人忍不住问:“丹绫师姐,您当年试炼的时候,遇见过需要引爆符咒的大妖吗?”

    丹绫笑了笑:“我们当年运气好,遇见最厉害的妖怪也不过是只犬妖,尚且收拾的过来。”

    众弟子见状顿时又是一番佩服恭维,丹绫不以为意,见辰霖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忍不住多问了句:“辰霖,你可有疑惑?”

    辰霖跟着衡越修习这世上最精妙的心法招式近三个月,早已不可与昔日同言。这野人林在旁人眼中只是座颇有灵气罕无人迹的林子,在他的眼里,却是笼着一层散不去的黑雾,令人发寒。

    他迟疑道:“丹绫师姐,我觉得这林子似有不妥。”

    “不妥?”丹绫闻言微微蹙眉,转而又将林子检查了一边,甚至大动干戈感应起林中法阵,确定了毫无问题后,方才又向辰霖确定:“我并未感觉到有和异状,辰霖,你可是感觉到了什么?”

    有弟子见状嫉恨道:“有什么不妥?这可是玄昀长老钦定的试炼之地,难不成玄昀长老尚且不如你这个入门三月的小子?”

    辰霖眨了眨眼,温吞道:“辰英师兄,您也刚入门三月。”

    “你!”

    有弟子扑哧笑出了声,却被辰英一眼吓了回去。丹绫道:“辰霖,若是你说不出不妥在何处,试炼是不可中止的。”、

    辰霖见丹绫并没有看见笼在林子上的黑雾,便知自己说出来恐也无几人相信。便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他跟着众人一同步入了野人林,准备按照情报所说,斩杀这林子里扰民的一只黄鼠狼精。

    “听镇民说这妖怪还想吃人,只是运气不好,刚巧撞上玄昀长老下山。”

    “可不是吗,听说玄昀长老打去他半条命,留下半条是因为觉得咱们可以用的上。”

    “哈哈哈,玄昀长老可是咱们合虚谷的第一剑,这妖精能活到今天,也是运气好了。”

    因为对手势弱,一众合虚谷的弟子以着郊游的心态入了林,队伍里不是发出阵阵笑闹。连丹绫的心态都轻松了许多,然而她略偏眼便见到眉梢紧蹙的辰霖,不由心下微凝。

    “辰霖……”

    丹绫的话音未落,最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众人齐齐往后看去,却见一名弟子不知何时上半身竟被拽上去树!他的下半身还在拼命挣扎,然而不一会儿,便没了声息,只有刺眼的鲜血顺着他的衣裳滚下。

    过了会儿树上又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这弟子整个人便不见了。

    “师、师姐,丹绫师姐!!”

    最靠近出事的弟子的弟子脸色苍白,他拼命向丹绫伸出手,丹绫也伸出手想要拉他,却被辰霖抢先一步!

    辰霖抓住了对方的手,然而下一秒,他的脚也突然被白色的蛛丝缠绕,整个人被向树上提去!!

    辰霖想也不想,反手拔剑便劈向蛛丝!然而那蛛丝的韧性远超他的想象!他一剑劈下不仅未能斩断,更是折近了一把剑!

    “救我,辰霖救我!!”

    那人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紧紧攥着辰霖的手,辰霖抛剑,反手也握住他,试图与蛛丝角力!然而蛛丝却像是敏锐察觉到了他的存在,自那弟子脚下陡然分出数根,势如钢针向着他的面孔猛扎而来!

    丹绫失声尖叫:“辰霖!!”

    辰霖下意识闭眼,却在下一秒感觉到有谁将他猛地向后一推!银色剑芒如九天玄雷,轰隆落下!

    原本看似如何也斩不断的蛛丝尽在此剑剑势下化为烟雾!

    那蛛丝就像遇见了什么最怕之物般,迅速退了个干净,留下只剩下半条命的弟子趴在地上满面惊惧,奄奄一息。

    辰霖站稳了步伐,看清了那道逆光而来的负剑身影。

    这人半蹲在受伤弟子身边,撕开他的裤腿检查着他被蛛丝刺伤的伤口。

    青年看了眼他已然发黑的腿部,反手拔剑一刀便削了这弟子的半条腿!

    这合虚谷的弟子当场惨叫出声!鲜血肆涌!而这名青年却巍然不动,伸手点了伤者几处大穴,又从怀里掏出一瓶药,捻碎其中一颗丹药敷在了对方的断腿上,原本的伤口竟然就这样奇异的止血结痂!一时间,林子里只剩下伤者哀哀的低叫。

    合虚谷的弟子这才反应过来,齐齐拔剑对准了青年。辰英更是厉声道:“何方贵客,不知我师弟哪里惹怒了贵人,竟引得您一刀断了他的腿!”

    青年闻言,总算站了起来,侧首冷冷看了辰英一眼。

    只这一眼,却仿若万钧,蓦地就看得辰英心虚不已,差点拿不稳剑。

    丹绫见状叹了口气:“把剑都收起来,他救了辰云师弟的命。”

    众弟子不解,丹绫指了指被斩断的那条断腿。只见那截断腿通体发黑,此刻内层竟然已经开始腐蚀化水,仅有最外层的一层表皮包着,看着是说不出的恶心。

    丹绫道:“若不是风道友出手相助,再慢一刻,恐怕辰云师弟的命便没了。”

    丹绫说着,向青年行了一礼:“在下合虚谷丹绫,不知李镇发生了何事,竟劳动逍遥剑派的大弟子前来此地。”

    丹绫话音刚落,众弟子便是一众骚动。

    倒是辰霖出奇的镇定。

    因为他认出了那一剑。

    斩断蛛丝的那一剑,正是大荒剑!

    衡越曾从辰霖的态度中猜到现今逍遥剑派会大荒剑的不多。其实何止是不多,放眼整个逍遥派,此代继承了这套剑法的,就只有这位掌门大弟子。

    昔年剑仙风息水的后人,风阳。

    他惶惶然回头,却见先前吐了心头血的黎鸿面色煞白地站了起来。她一脚将他踹去了一边,声色俱厉,当头喝到:“我问你,你的剑断了吗?”

    玄重摇了摇头。

    黎鸿便又是一脚,骂道:“桃源尚知拔剑迎敌,你这合虚谷的掌门倒好,未战先怯!我看你愧对衡越的不是没出息,而是蠢!!”

    玄重被这么批头盖脸一顿骂,一时间竟有些发怔,他愣愣道:“事已至此,我又有何法?”

    “何法?你谋划了这么多年来破我禁地阵法,那时候怎么不说何法?”

    听天审和她讲了禁地的情况,黎鸿鼻子都要气歪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她又不会霸着灵脉,好好说,让出来也不是不行啊!

    ……哦不对,正常人好像是不会让哦。

    黎鸿轻咳了一声嫌弃的不行,顿了顿她才道:“你的剑不是没有断?”

    玄重:“是。”

    黎鸿道:“既然剑未断,又何来‘事已至此’?我合虚谷的弟子,当不会不如桃源!”

    玄重惊觉,他觉得自己往日里似乎太过低看了这位禁地神木。往日里他只听师父说过,禁地里睡着一棵树,而那棵树则吞噬着合虚谷绝大部分的灵脉。玄重年轻时便因灵力走岔,而使得难以保持面容年轻,那时他师父曾感叹,若是禁地开启,灵脉重舒,他至于灵脉之中浸泡,或许就不会留下病根。

    但那时候常仪还在沉睡,莫说开启灵脉,就连禁地也进不得。那时候玄重便决定日后定要破了这禁地,合虚谷的灵脉合该归合虚谷所有,那一棵树占着是什么道理!?

    他苦心造诣,谋划了那么多年。却万万没想到那棵树醒了。但醒了又如何,难不成这棵树还会拱手相让吗?

    玄重总觉得黎鸿会是合虚谷最大的祸害,为此不惜引来岑星。

    但他在这一刻,看着神色冷漠却半步不退的女修士,却忽得觉得自己错了。或许是常仪初醒,幼童的模样令他忍不得心生轻蔑,忘记了这一位,却是千年前与衡越同时代、且留下了姓名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难不成还真的会做出谋害弟子之事吗?若是好生商量,禁地是否也会对普通弟子开放?今时今日的场景都会不同?

    玄重嘴唇蠕动,却也只多说无益。

    他踉跄着起身,颤巍巍的手按上了腰侧佩剑,眸光仿若回到三十年前,那时候的他一心问道,心无旁骛,被师父大赞“道心”。

    玄重拔剑而出,低喝一声“去!”,玉玦剑便于上空织成了密密的网,直将靠近的第一批尸将震出百尺开外!

    桃源弟子一惊,齐齐回头,便见这位丢出了至宝的长髯道长敛目而息,于袖袍下的手腕挥出了一掌。

    这一掌,似清风拂面,又似日光柔映。众弟子只觉得有月白色的光幕自下而起,转瞬间,便将这合虚谷包裹起来,悍然又是一护山大阵!

    无数弟子见此心中不免一松,战意越盛。但有些道行的人却眸色暗沉,半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玄重挥出的这一掌,并不是什么阵法,而是缺月掌。是将“造一界”用至极限的缺月掌。缺月之境将整片合虚谷包裹,虽是幻术,但换一种用法,竟也起到了几分结界的作用。

    只是幻相毕竟是幻相,在魔道的进攻下,又能撑多久呢?

    这一点,辰霖看出来了,风阳也看出来了。

    风阳道:“看来你我的胜负得换个日子再较一二。”

    辰霖颌首:“风兄打算如何做?”

    风阳道:“大荒剑最适宜这场的战场,我会率我派弟子上前线,至于其他,便拜托你了。”

    辰霖点头,两人无需多言,便心领神会,各执一剑风头而去。

    而在主台上,挥出那一掌似乎用尽了玄重的气力。他竟然差点跌坐在地,连站立都有些不稳。

    黎鸿扶了他一把,玄重苦笑道:“还请祖师奶奶放心,这掌我动了元神,我不死,幻境不破。而若想灭我元神,至少也得是岑星出面。”

    说道岑星,他语气里带出了十足的恨意。

    黎鸿默然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下一秒,剑尖便穿透了玄重的胸口!

    玄重双目睁大,他身形微晃,却硬挺着一掌拍出,竟是将全部元神直接耗在了结界上!结界一时间流光溢彩,而他却直接吐出了一口血,合上了眼。

    黎鸿大惊,抬眼看去,发现竟然是逍遥剑派的执剑长老从背后一剑杀了玄重!所有人都被这变故吓了一跳。阆风掌门直接质问:“执剑长老,你疯了吗!”

    执剑长老并未回话。他拔出剑,带出的血花激在他的脸上,融下了一处,露出青灰色的皮肤来,众人方才惊觉,这哪里是执剑长老,这根本就已经被做成了魔修的“尸将”!

    这些天来,他们与这位已成尸将的执剑长老谈笑风生,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不对,甚至连逍遥剑派也无人察觉!能拿一派长老做尸将的魔修,该是如何可怕,细细想来,竟是只能想到一人。

    难道魔宫岑星尊者,出来了吗?

    可是她不是从不离宫的吗!?正魔和平相处已过千年,难不成如今魔宫想要掀起第二次大战!?

    众人慌慌不安。辰霖刚至主台,便见掌门猝死,尸将狰狞。

    他顾不上太多,在尸将动手之前,先一剑斩了尸将!尸将发着黑色的血液粘在了他的衣袍上,他神色不变,对一众掌门长老道:“事态紧急,还请各位前辈立即联络本门支援,尚在合虚谷的弟子中,也应先点出能战者御敌。”

    辰霖看过一众心神各异的掌门:“我与风兄探过,尸将空有万计,魔宫这次应是下了本钱,趁这论剑大会的机会,想重创我正道。”

    “如今已非我合虚谷一家之难,而是正道危亡之际,还请诸位前辈同心协力,共过这一难关!”

    桃源的弟子早已站了出去。这些平日里看起来柔软温和的女修,执起剑来竟也威风凛凛!海琼派掌门见这阵势便已软了一分,更存了想耗尽桃源逍遥,自己保留实力的心思。便嘴硬道:“什么叫正道危亡?逍遥剑派和桃源尚在,正道亡不了!你这小儿,不过想哄我等为你卖命罢了。”

    黎鸿听得火大,正想横一鞭子抽死对方算了。却不想辰霖抬了头,静静看了对方一眼,问:“掌门不愿相助?”

    海琼派掌门道:“我有什么好处?”

    辰霖点了点头,开口道:“既然如此,合虚谷也不便多留掌门,这便送您出去。”

    话毕一符箓袭去,海琼派掌门下意识便要躲,却不知为何竟躲不了这黄口小儿的一击,眼睁睁看着符箓黏在了自己身上,下一刻,他进出现在合虚谷外的尸将群中!!

    腐烂的气息即刻充斥口鼻,海琼派掌门的眼里除却死亡的颜色,便再也看不清其他。原本争先恐后往前涌去的尸将发现了不对,嗅到了生人气息,一个一个将头全转了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