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复仇嫡女,世子滚边去 > 章节目录 1311出嫁

章节目录 1311出嫁

    ( )“如烟,你告诉我实话,你想不想嫁给清风?”肖蝶心柔和的看着坐在下面的如烟。

    如烟咬着唇,看了肖蝶心,垂下头,轻声开口“世子妃,不怕你笑话,我是真的想嫁给少爷。可是我也知道,我是配不上少爷的。”

    “如烟,你的身世我很清楚,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如果我告诉你,我打算把你怀~孕的事告诉上官伯父,你同意吗?”肖蝶心皱眉不赞同的看着如烟,她不喜欢如烟用这种自贬的口气说自己沿。

    如烟抬头震惊的看着肖蝶心,世子妃的意思是,要告诉家主,她怀的是少爷的孩子吗纺。

    世子妃的意思她明白,世子妃是说让家主来逼~迫少爷娶她,只要她不怕少爷以后为难她,羞辱她。

    可是.....少爷喜欢的人是世子妃,但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她不愿意放弃。

    “世子妃,我愿意赌一把!”如烟坚定了神色,不赌怎么知道她有没有机会。

    “好,你回去等着,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了。”肖蝶心赞赏的看着如烟,不错,有气魄。

    如果如烟自己都放弃了,她是不会帮忙的。

    “忙完了?”钟离晔见如烟离开,从内室走了出来。

    肖蝶心嗯了一声,任由钟离晔把她抱在怀里“朱雀,去告知外公一说。让他把这件事告诉上官伯父。”

    “是,小姐。”

    “等等。”肖蝶心叫住离开的朱雀“你把我梳妆盒里那块玉佩交给外公,让他帮忙还给清风。”

    “小姐,奴婢知道了。”

    钟离晔听见肖蝶心的话,满意的点点头。他早就想和娘子说这事了,但娘子一直在安胎,他也不好开口。

    “晔,千安公主可和楚王见面了?”肖蝶心静静的靠在钟离晔的怀中,享受着安静的时光。

    “暂时还没有。皇伯伯本打算让两人见面,但千安现在还不同意。”钟离晔把头轻轻放在肖蝶心的头顶,一脸的幸福满足。

    “念呢,表哥就打战回来了的时候,住了一夜,之后就一直住在军营。虽然念也跟着过去了,但我不放心。”肖蝶心想起表哥和念就头疼,一个不知道,一个打死都不说。

    “还成吧,表哥也看出来念对他有意思了,所以一直在回避。”

    “嗯,让他们两个慢慢相处吧。春桃和朱雀,我打算给他们办个婚礼。”

    “好,娘子说什么,为夫都答应。现在我们两个主要的任务,就是修养。为夫可不希望,洞房花烛夜,纯盖被子聊天。”

    肖蝶心恼羞的瞪了一眼钟离晔,这个色~狼。

    “师父可说了,我的胎不稳,是不能同房的。”

    “这点娘子可以放心,为夫问过师父了,我们结婚的时候,一次还是可以的。”钟离晔一脸得意,这种事,他早就问过师父了。

    肖蝶心一听这话,顿时哭笑不得,原来这人早就打算好了。

    “对了,夫君,甘孜是怎么回事,我回来这么久,你们没人告诉我?”肖蝶心忽的想起了这事,主要是她自从和晔真正坦陈后,完全就放松了自己。

    “甘孜轻信了男人的甜言蜜语,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之后,就上吊自杀了。大舅母觉得她也挺可怜,就把她给葬了。”

    肖蝶心听见钟离晔的话,叹了口气。哎,甘孜何苦自尽呢,她其实没有怪甘孜。

    “夫君,你可查出西月华当初躲在哪里?”

    “躲在王统领的家里,王夫人和西伯侯夫人是铁闺蜜。事后王统领知道了,直接休了王夫人。王兰兰之前来找过你,就是想向你赔罪。不过,我让人把她打发走了。”钟离晔眉眼之间全是冷冽,就凭一声道歉,就想得到蝶儿的原谅,王兰兰想的太简单了。

    肖蝶心捂嘴惊呼,王夫人对西伯侯夫人可真是好啊。西伯侯府出了那么大的事,王夫人还肯收留西月华。

    “夫君,王家一直不都是王夫人做主吗,她就这样被休甘心?”

    钟离晔瞧见肖蝶心疑惑的表情,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她当然不甘心,但上次皇伯伯大肆搜查,特地说了,谁要是藏匿了肖雅儿和西月华,满门抄斩。王夫人唯一的弱点就是王兰兰,所以她也是没办法。”

    tang

    肖蝶心点点头,王兰兰她知道是王夫人历尽千辛万苦生下来的,之后王夫人没办法再生育,所以一直如珠如宝的宠着王兰兰。

    “对了,那戏~子呢?”

    “你放心,我们不出手,那戏~子都活不了几天了。王兰兰之前还很喜欢他,可是谁让他抛弃了王兰兰呢。自从王兰兰找到他,就想尽了各种办法虐~待他,无论他做什么,王兰兰都不给他好脸色。”

    “他虽然没对我做什么,但他明知道肖雅儿做的事,却不举报,这就该死。”

    “好了,你别想这些无关人员了,好好养胎。”

    …………

    半个月后,千安公主远嫁大汉,由大汉楚王亲自迎娶。

    肖蝶心坐在茶楼窗边,看着楼下风光大嫁的千安公主,叹了口气。

    她本打算找时间和千安公主聊聊,可晔说什么也不准。

    她其实也知道晔的想法,一是担心她进宫遇到哪个不省心的人,二是千安公主肯定要向她哭诉一番,晔怕影响了她的情绪。

    “娘子就别担心了,千安早就和楚王谈好了。凭楚王的手段,千安迟早都会爱上楚王的。”钟离晔拥着肖蝶心,轻声的安抚她。

    楚王那只狐狸,心智计谋不必他低。他相信,要不了多久,千安就会忘记凤敏,喜欢上楚王。

    想到这,钟离晔瞟了一眼旁边失神的凤敏。

    这人,看来到现在还没明白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凤公子,想来你自己还认为自己喜欢的是清风吧?”肖蝶心虽然是放弃了前世的仇恨,不报仇了,但没说就这样轻易放过凤敏啊。

    凤敏听见这话一愣,什么叫他自己认为,他喜欢的人的确是清风啊。

    他今天来这里,不过是想送送千安公主。

    “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吧,清风已经娶妻了,他的妻子是如烟。”肖蝶心看着迷茫的凤敏,冷笑一声,丢下了一个炸弹。

    “什么?!不可能,我没有收到任何的信息。”凤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肖蝶心。

    肖蝶心撇了撇嘴,不再理会凤敏,转头看向窗外。

    “凤敏,蝶儿说的是真的。这件事上官家还未对外宣布,上官清风和如烟也只是在府衙登记了,并未办婚礼。”钟离晔宠溺的看了眼故意不让凤敏好过的娇妻,抬头向凤敏解释。

    “不可能,不可能!”凤敏喃喃的坐下,一脸的失魂落魄。

    “凤敏,你应该想清楚,你对上官清风到底是什么感情,对千安又是什么感情。”钟离晔皱眉看着理不清自己感情的凤敏。

    “凤敏,千安出嫁,你真的只是来看看吗。当初听到千安要嫁人,你是什么心情?”

    凤敏听见钟离晔的话,想起了当时听见千安要嫁人的心情。他的心当时止不住的疼,比知道清风要杀他还要疼。

    他以为自己是担心千安在大汉受到欺负,现在想来,他喜欢的人应该是千安。

    只是长久待在一起,他自认为自己喜欢的人是清风,对千安只有兄妹之情。

    或许,他是被清风那温润的外表所吸引,才认为自己喜欢清风的吧。

    肖蝶心瞟了一眼想明白的凤敏,转头主动吻了一下钟离晔的脸,赞赏的看着他。

    不愧是她夫君,真是给力。

    钟离晔哪能满足这么一个吻,直接轻捏着肖蝶心的下巴,来了一个长长的吻。

    “离晔,我还有没有机会?”凤敏神情略微焦急的看着刚结束一吻的钟离晔,他想试试,他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没有机会了。孩子,到时候千安公主会派人送回来。至于其他的,你想都别想了!”肖蝶心直接开口拒绝了凤敏,现在千安公主对凤敏余情未了,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让凤敏去捣乱。

    肖蝶心的话,让凤敏顿时脸色一白。千安有了他的孩子,难道是那一次?

    肯定是了,他和千安只有那一次。

    “不行,我要去找千安!”

    “拦住他!”肖蝶心看着想要冲出去

    的凤敏,命令朱雀几人拦着凤敏。

    “凤敏,你最好乖乖的待在这里。要是惹到蝶儿,恐怕你又的吃苦了。”

    钟离晔看了一眼想要唤出暗卫的凤敏,开口提醒他。

    凤敏一听这话,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疼了起来。肖蝶心的心有多黑,手段有残忍,在那几天的时间里,他可是充分感受到了。

    “难道就这样让千安嫁去大汉?”凤敏低声怒吼,他不甘心。

    “凤敏,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明明有机会娶千安公主的,是你自己拒绝了。”

    肖蝶心的话,让凤敏想起了那次中秋宴会。是啊,是他亲自拒绝了千安,现在他又有何脸色去求千安留下来啊。

    “凤敏,我再好心告诉你一件事吧。”钟离晔觉得,这件事早告诉凤敏为好。

    “什么?”凤敏瞧见钟离晔的神态,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下秒钟离晔就证实了他的预感。

    “楚王曾告诉过我,孩子他不会送回大庆。他会把那孩子记在他的名下,因为他不会给千安任何再见你的机会。”

    “不,不会的,千安会回来看皇上的。”这时,凤敏才发现,自己心底爱的人,是千安。

    对于上官清风,他只是单纯的喜欢他温润的外表罢了。

    钟离晔瞧见凤敏的样子,叹了口气“凤敏,千安是嫁去大汉,以后是要成为皇后的,怎么可能再回大庆。”

    “夫君,你和凤敏多说什么。他当初害得千安多惨,这些不过算是利息罢了。”肖蝶心见千安公主离开了城门,转头对着凤敏呲笑一声。

    “夫君,我累了,回去吧。”

    钟离晔一听肖蝶心说累,急忙站起来拥着她往外走,哪还管什么凤敏啊。

    凤敏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生气一样,站在那,不言不语,也不动。

    ………

    肖蝶心和钟离晔两人回到宅院的时候,看到刘氏几人十分的忙碌,这让肖蝶心很是疑惑。

    “外婆,你们在忙什么啊?”

    “宝贝回来啦,快坐下。”刘氏见肖蝶心回来,急忙让她坐下。

    “外婆在给宝贝准备嫁妆,再有一个半月,你就该出嫁了。现在得开始着手准备了,不然到时候肯定要慌乱。”

    肖蝶心瞧见刘氏脸上掩饰不住的高兴笑容,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她要的幸福其实很简单,有一个真心爱自己一辈子的男人,和家人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

    今生,这些都有了。

    钟离晔温柔的看着一脸幸福的肖蝶心,眉宇之间全是幸福和满足。

    “老夫人,将军府都快被挤垮了,老太爷让你们赶紧回去。”

    刘氏听见孙伯的话,高兴的脸瞬间变得很难看,语气颇冲的对着孙伯开口“不回去!那些人,烦都烦死了。”

    “外婆,怎么了?”

    蒋氏见刘氏气呼呼没打算介绍,一脸无奈的开口“蝶心啊,这次世子打了胜仗回来,陛下不是挨个封赏了吗。我们左丘家,从上到下,连最小的正儿都选定成为皇长孙的陪读。所以这些人,从宴会第二天就开始,不停的往家里跑。说亲的,讨好的,认亲的,什么都有。娘和我们,是烦不胜烦,就躲到你这儿来了。”

    肖蝶心听完,嘴角直抽,她能想象那场景,有多吓人。

    不过,皇上还真是大方啊,连正儿都选为皇长孙的陪读了。

    说起来,太子还差她一个条件了。

    “大舅母,大表哥和念最近怎么样?大表哥还躲着念吗?”

    “哎,也不知道秋儿那孩子怎么想的。其实他最近对念的态度好了很多,也不避着念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肯接受念。你大舅舅私底下也问过秋儿,但他什么都不肯说。”蒋氏想起自己那大儿子,就头疼。

    主见是有,功名也有,你说你要是不喜欢人家,就直说,她好再给找。

    可那孩子,也不说喜欢,也不说不喜欢。

    念那丫头也是固执,

    非要亲耳听到秋儿说不喜欢她,才肯放弃。

    蒋氏的话,让肖蝶心也很疑惑。大表哥不是那种故意拖着女孩子不放的人啊,那为什么.....

    “或许,我知道大表哥是怎么想的。”

    “晔,你快告诉我!”肖蝶心一听钟离晔的话,眼巴巴的看着他。

    “嗯?喊的什么?”钟离晔危险的眯起了眼睛,这丫头,欠调~教啊。

    肖蝶心吐了吐舌头,一脸的讨好“夫君。”

    钟离晔听见这声称呼,满意的点点头。

    刘氏几人扶额,这还没嫁人呢。虽然两人早在半个多月前就登记了,但别人不知道啊。

    “我想大表哥对念应该是有感觉的。但他顾及着念是娘子的丫环,所以才会这样。”

    肖蝶心闻言眨了眨眼睛,晔的意思是,大表哥顾及着念是她的丫环,觉得娶了她的丫环当她的表嫂,很让人议论?

    “就是你想的那样。”钟离晔一眼就瞧出肖蝶心的心思了,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

    “那我不让念做丫环不就好了。”

    “我想大表哥过不去那个坎。”

    “离晔的话,外婆同意。秋儿那孩子,为人有点死板。”刘氏其实并不介意念是不是清白的姑娘,她挺喜欢念那丫头。

    “要不....生米煮成熟饭?”

    钟离晔和刘氏几人听见这话,哭笑不得,这丫头。

    “娘,或许可行。秋儿那孩子,肯定会负责的。蝶心也说了,除了念的奴籍,我们还担心什么。”蒋氏咬咬牙,要是再这样下去,念跟别人跑了,她上哪哭去。

    “得,你们自己想办法,我就不参与了。”刘氏笑眯眯把这件事推了出去,到时候秋儿怪起来,她就说她不知道。

    肖蝶心和蒋氏对看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宝贝,你下去休息吧,午饭的时候,我让你叫你。这儿乱,小心摔着。”

    肖蝶心听见刘氏的话,点点头,和钟离晔离开前厅。

    走出多远,肖蝶心还能听见刘氏中气十足的声音:蒋氏,平氏和孙氏呢,赶紧的,宝贝出嫁,这嫁妆少了怎么成。

    肖蝶心听见这些,嘴角幸福的笑容越来越大。

    “晔,谢谢你喜欢我,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很幸福。”

    钟离晔满脸柔情,轻轻吻了吻肖蝶心的脸颊“蝶儿,我也很幸福,谢谢你嫁给我。”

    ………

    京城最近最大的一件事,就是钟离晔钟世子娶肖蝶心的事。

    这件事,可是皇上亲自赐婚,亲自给肖蝶心赐了和皇后规格一样的嫁妆。

    当时那嫁妆经过京城街道的时候,可是让百姓惊叹十足啊。

    “哎哎,你们说,今天钟世子会不会被左丘家的人为难。我可听说了,左丘家的人很是宠爱世子妃。”

    “肯定的。我早上路过将军府,可是看到左丘家的那几个一脸怒气冲冲的站在将军府门口。”

    那几人还想说什么,突然一个尖叫声,刺破耳朵。

    “啊!钟世子好俊俏啊!要是钟世子能看我一眼,我死都愿意了!”

    “是啊,给世子当妾我都愿意!”

    “切,就你那样,给世子提鞋都不配!”

    “我怎么,我比你好多了,一张大饼脸!”

    “你说什么,你个麻子脸!”

    “得了,世子可是说了,今生今世都只有世子妃一人,不会纳妾也不会抬平妻,更不会有通房。你们再怎么想,都是空想。”

    争吵的两个女子听见女子的话,都垂头丧气。但立马她们又被那丰厚的聘礼所吸引。

    “这聘礼,得有多少啊,都看不到尽头。”

    “是啊,我听说世子妃的嫁妆,比这都还多,真是羡慕啊。”

    ………

    “外婆,你就真的不让我吃东西吗?”肖蝶心可怜兮兮的看着刘氏,她好饿

    啊。

    “宝贝,嫁人是不能吃东西的,不吉利。”刘氏也很为难,宝贝毕竟有身孕,可习俗是不能吃东西的。

    “世子妃,刚熬好的红豆粥,您喝点。”

    “弦梦,你真好!”肖蝶心急忙接过弦梦手上的碗,随意吹了几口,一口吞了下去。

    刘氏本想阻止,但看着肖蝶心一脸满足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

    “娘,世子不会在意这些的。再说了,世子要是知道我们饿着蝶心了,还不和我们拼命啊。”蒋氏笑眯眯的开口,世子那人,她可是清楚得很,把蝶心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重。

    刘氏点点头,她知道是知道,可就是担心,毕竟这都是老规矩了。

    “娘,蝶心有身孕呢,你可想饿着你的曾孙?”

    “你个皮猴,知道用什么来堵我。”刘氏点了一下平时的额头,一脸的笑意。

    “得了,让宝贝吃饭,我们赶紧忙,离晔那边快到了。”

    刘氏一吩咐,众人急急忙忙才忙了起来。

    弦梦见肖蝶心一碗吃完,又从背后拿出一碗,看的肖蝶心激动不已。

    “弦梦,你真的太好了!”

    弦梦柔和的笑了笑,世子可是交代了,绝对不能饿着世子妃。

    “小姐,如烟姑娘过来了。”

    “朱雀,你今天也是新娘子,怎么还在这里?”肖蝶心听见朱雀的话先是愣了愣,随即傻傻的看着穿着新嫁衣的朱雀。

    朱雀尴尬的低头抵着脚尖“小姐,奴婢静不下心来。虽然奴婢和玄六早就是夫妻了,可是.....”

    “得了,得了,你回去待着,哪还有新娘子来伺候人的。”肖蝶心好笑的挥挥手让朱雀离开。

    朱雀的心情她何尝不知道,她和朱雀也是一样的心情。

    想到即将嫁给晔,她的心就很甜蜜。

    “世子妃。”

    肖蝶心听见如烟的声音,回过神来。当她瞧见如烟的样子,心疼不已。

    “如烟,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