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人不可貌相 > 99.外番外二 看客

99.外番外二 看客

    此为防盗章  原小二:消防员这期节目我看了, 还不错。

    被这位大少爷夸奖, 颜溪笑了笑,回了对方消息。

    颜单身狗:谢谢夸奖, 全靠你节目才过了审。我担心把你身份全部暴露出来, 会对你有影响,所以在节目里没有写明你的身份,你不会介意吧?

    原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终于等到颜溪的回信, 看完对方的回复,他准备好嘲讽对方的话,都从心里抹去了。他心里很清楚, 如果注明他是长风二少董,对颜溪这个小主持而言会更加有利,若是再拿他炒一炒新闻,她甚至可能去更好的平台做主持, 再不用待在这种没多少前途的小电视台, 跟着同事挤破面包车, 大热天里跑来跑去, 明明是主持人, 却干着记者跟主持人两份儿活。

    原小二:你想得很周到, 谢谢。

    颜单身狗:是我该向你说谢谢,如果没有你, 这期节目我不能做成功。

    原弈点开颜溪的朋友圈, 里面仍旧没有新的内容, 只是头像从毛血旺换成了烤羊肉串。看着这张看起来很香的羊肉串照片,原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觉得颜溪这个女人有点可爱。

    他点开对方资料,想给颜溪换个备注名,但是改来改去,还是觉得颜单身狗更有意思,他只好无奈放弃。

    这期节目虽然没有太过感人肺腑的故事,但是后期却做得很用心。一开头就是一张张微笑的脸庞,还有消防员自我介绍的背景音。

    “我叫王海,今年十九岁,消防支队一队的队员……”

    “我叫彭雄,今年二十二岁,消防支队二队的队长……”

    一张张彩色照片上,他们的笑容爽朗憨厚,就像是一轮小太阳。

    彩色照片消失后,背景音乐忽然变得低沉,背景图是一簇白菊,照片也变成了黑白色,低沉的女声响起。

    “他叫袁洋……”

    “他叫甄航……”

    “他叫杨光……”

    这是一份消防员牺牲的名单,每念出一个名字,都让人心头一颤。这些人都很年轻,年轻得只要想到他们已经牺牲,就会让人忍不住鼻酸。

    崔正阳是个在网络上有些名气的技术宅男,他看不上电视剧的剧情老套,也不爱看电视节目的虚伪与套路,所以平时很少看电视。

    这天他外婆来了,点名要看一个帝都八台的节目,他心里默默觉得有些好笑,原来帝都台还有个八频道,他真是孤陋寡闻了。但这是向来宠爱他的外婆要看,就算他心里再不以为然,也乖乖找到了帝都八台。

    一看这节目的名字,《身边那些事》?

    肯定又是鸡毛蒜皮的节目,内容无非是东小区业主与开发商有矛盾了,西街下水道堵住没人修理之类。他扭头见外婆眼也不眨的盯着电视,连一句抱怨都不敢有。

    算了,就当是哄老人开心了。

    没想到这个节目认真看下去,质量还真的不错。首先主持人的台词功底很强,做采访的时候也很灵活,摄像师也专业,把消防员可爱可敬的地方拍得很好,后期剪辑感人的点恰到好处却又不刻意煽情,看到最后那些消防员自我介绍集锦,还有牺牲消防员的黑白照片与介绍时,崔正阳眼睛竟有些泛酸。

    节目有没有用心做,观众是看得出来的,光是这些资料的搜集,还有后期的剪辑与配音,都要废节目组不少精力,没想到这种小电视台没什么关注度的节目,竟然会如此用心做有关消防员的内容。

    还没从这期节目感人的内容走出来,崔正阳就听到了外婆的抽泣声,吓得他劝了老太太半个小时,老太太才从难过的情绪中走出来。

    “这些孩子真不容易,”老太太扭头训孙子,“以后你要是丢钥匙,就别麻烦消防员了,自己找个开锁工就行,啥事都麻烦人家,人家这些孩子比你年纪还要小呢!”

    “不会,肯定不会,”崔正阳松口气,他这种宅男能有几个时候出门,他想要丢钥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哄睡老人,崔正阳发现自己还没从难过的情绪中缓过劲儿来,他想办法弄来这个节目的视频资源,把她传到了自己微博上。

    正气浩然:今天陪外婆看了一档节目,帝都八台的《身边那些事》,从没有关注过的台,从没有听过的节目,但是内容十分感人,感觉到了节目组的用心。

    崔正阳这个网络红人平时喜欢发一些搞笑段子和恶搞视频,活跃粉丝有几百万,现在大家看到他这么正经的介绍某档节目,一些黑粉迫不及待地跳出来骂他这个广告打得太硬,一点水平都没有。

    当真爱粉与路人粉点开视频后,就知道博主不是在打广告,而是有感而发。

    粉丝1:没有想到我竟然把这个长达一小时的视频看完了,哭成狗,消防哥哥们辛苦了。

    粉丝2:我弟弟就在做消防员,他们平时真的很辛苦,谢谢这个节目组这么认真的报道他们,鞠躬感谢。

    粉丝3:我们遇到危难时可以毫无顾忌地逃跑,是因为有他们勇敢的迎难而上,虽然他们还年轻,但他们是值得尊敬的英雄。

    这个视频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上了微博热门视频前三名,底下评论区里有无数人讲述着消防员、警察、医护人员等感人的故事,感动了无数网民。

    对自家节目上了微博热门一无所知的帝都八台众人,第二天照旧上班,然后两个热线电话都被打爆了,无数的夸奖像是不要钱般向他们袭来。

    负责接线的工作人员茫然地敲响金台长办公室:“台长,你花钱请人打电话来夸奖我们了?”

    金台长莫名其妙地看着接线员:“我像是有钱没处花的样子?”

    接线员摇头,那必须不像,他们台都穷成啥样了?为了赚广告费,连不孕不育广告都接了。

    “台长!”陈佩从接线员左边挤进办公室,“你花钱给栏目组买水军了?怎么微博下突然多了一千多转发,两千多评论?”

    金台长一脸莫名,今天都是怎么了?

    “陈姐,”颜溪从接线员右边挤了进来,“有人把我们昨晚播出的节目放到网上了。”

    “消防员这期?”陈佩愣住,这期节目是颜溪坚持要做的,她心里本来有些不同意,颜溪有些后台,还采访到了长风的高层,加上金台长签了字,她才勉强答应下来。她以前也做过类似的节目,比其他内容费精力不说,还不受观众欢迎,所以现在除了上级硬性规定,不然她不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因为心里有些不高兴,她直接把这期节目全权交给了颜溪负责,自己根本没怎么插手。

    听到颜溪这么说,她转身走出台长办公室,去电脑里调昨晚那期的节目视频。金台长听着外面响个不停的热线电话,也激动不已地去看网友们的评价了。

    颜溪回到自己办公室,打开微博,自己这个叫主持颜溪的微博号涨了几千粉,唯一的微博下满是网友对她的称赞,还有一些消防员家属对她的感谢。

    热门评论上,有一条评论这样说:感谢您、感谢节目组还记得我的哥哥,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哥哥没有死,他只是睡了一觉,然后去天堂做了英雄。

    颜溪指尖轻颤,沉默很久,才回复了对方的评论。

    关掉电脑,颜溪给原弈微信发了一条消息。

    在此时此刻,她很庆幸原弈愿意帮她这个忙,无比的庆幸与感谢。

    颜溪进门见宋海坐在沙发上,把包顺手扔到沙发上,“爸,你没出去?”

    “晚上有个私人宴会,有很多生意场上的朋友,我先回来换身衣服,”宋海想了想,“晚上你也与我一起去,顺便见一见爸爸那些朋友。”

    上次原家太太的生日宴会,他很多朋友没有收到邀请函,所以他也没机会把颜溪介绍给更多的朋友。现在终于有个在朋友们面前炫耀女儿的机会,宋海哪里舍得放过。

    “好,”颜溪猜到了她爸那点小心思,也愿意满足他的小心愿,当下便答应了下来。果然在她点头以后,宋海脸上露出开心的笑。

    “对了,”宋海叫住准备上楼的宋颜,“我有时候生意太忙不能在家,家里总要人做饭收拾房间,是不是找一个靠得住的阿姨来家里,为我们做饭打扫卫生。”

    他再怎么细心,也是一个男人,请一个阿姨来照顾颜颜,也能方便许多。

    颜溪愣了愣,爸爸一个人单独居住九年都没有请过阿姨,现在找阿姨只怕也是为了她。

    “没关系,家里卫生有钟点工过来做,”颜溪笑道,“外人住在家里也不方便,这样就很好。”

    宋海见颜溪确实没有想请阿姨的意思,只好道:“那就依你的,以后如果想要请人,跟爸爸说一声就是。”他平时太忙,总担心不能照顾好她。

    回到房间,把脸上的妆洗干净,让脸上的皮肤透透气。坐在桌边画了一会儿萌段子漫画,她看了眼时间,起身换衣服。

    这种商业聚会,衣服穿得太随意不合适,但是穿得太郑重又显得不够大气,最后她挑了条收腰一字肩裙换上,顺便给脸补上了妆。走到穿衣镜前照了照,确定是个乖巧秀气的好女儿模样,颜溪才把耳环戴上。

    “你周伯伯是做药品生意的,今年研究出一种新的特效药,还受到过相关部门的夸奖,”坐在车上,宋海介绍这次宴会的主角,“今晚这场聚会,也相当于是他的庆功宴。”

    颜溪发现宋海没怎么提这位周伯伯的人品性格,这跟介绍他其他朋友有些不同,“你跟这位周伯伯关系很好?”

    “生意场上的朋友,没有利益冲突,就不会太坏,”宋海说得模棱两可,“听说他搭上了宋家的路子,近来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什么宋家?”不混商业圈的颜溪对这些一无所知,“比原家还厉害?”

    “论底蕴,宋家比不上原家,论财力……”宋海深思片刻,“反正也是帝都跺一跺脚经济圈就会受影响的大家族。”

    “所以其实你也不是那么清楚吧,”颜溪一脸了然,“咱们家连原家大腿都抱不到,也不像是知道宋家究竟有多厉害的。”她没敢说今天中午才跟原家老二吃了饭,还把人给得罪了。总觉得这话如果说出来,她爸有可能以为她脑子在发烧。

    “反正我们也抱不到宋家的大腿,我知道他家到底有多少钱也没用,”宋海倒是十分光棍,他今天就是单纯去炫女儿的。

    作为一个炫女狂魔,宋海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炫耀女儿的机会。

    周家别墅人来人往,豪车停满了屋前屋后,周老板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为了迎接客人忙得脚不沾地,周老板听着宾客们的恭维话,露出满意的微笑。

    “爸,”周老板的儿子走到他身边小声问,“宋家真的会来人?”

    “年轻人真是沉不住气,”周老板露出自以为高深莫测地笑,只是眼中的得意与炫耀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放心吧。”

    宋家不仅要来人,而且来的还是宋家未来继承人。豪门贵公子就是豪门贵公子,他仅仅见过这位宋家公子两面,便看出此人风度翩翩,能力非凡,当下没有几个年轻人及得上。跟他一比,自己这个还算优秀的儿子,瞬间什么都不是了。

    “周老哥,大喜大喜,”一个胖子凑了过来,朝他伸出手,脸上挂着讨喜的笑,“人逢喜事精神爽,周老哥公司研究出这种造福百姓的好药,不仅仅是你的喜事,也是患者的喜事,我脸皮厚,先跟你道一声贺,也跟着沾沾喜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