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后的曙光城 > 一百五十一章 黑牙白刃

一百五十一章 黑牙白刃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导演   系统让我天天撩汉   重生八零俏佳妻   顽皮千金:帝少,晚上好!   萌妻是只喵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攻略那个渣攻[快穿]   唐朝好地主   暗恋成痴  

    。

    “能得手么”

    枫这是第一次对自己的实力出现了质疑。

    望着依旧毫无反应的德锅,心中产生一丝不解。

    他怎么还不还击

    自己现在这个距离早已落入他的攻击范围。

    之前的一切还可以勉强解释为欲擒故纵,以身诱敌。

    可是到了现在,不说德锅这种巅峰级别的存在,就算是一名普通的ss级也该发现不妥之处。

    她自己更没有撤回的可能,一击已出,一往无前,不死不休。

    难道是传言有误德锅根本就不是实力原地踏步,如今已经倒退到了一个惊人的层次。

    而德锅本人更是吓得头皮发麻,本来他就心虚一路上疑神疑鬼,哪怕是到达了目的地,他依旧没有放下心中的警惕,不断将注意力分散在四周,待到他确认自己真的没有被人跟踪之时,缓缓抬起头,瞬间全身寒毛倒立,无声无息间竟然有一柄匕首离自己不过堪堪数米,浓郁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

    “这……”

    一切顺利的有些出乎枫的意料,甚至有一种想要捏捏自己脸蛋,看看是不是在做梦的冲动

    不知不觉中自己的本事又更进了一步德锅脸上的错愕可不似作假。

    纵然心中千万个不解,但是她手上的力量更加强了几分。

    疼打落水狗。

    如果敌人实力远超过自己,保证偷袭占据绝对的优势时但不足以致命之时,最佳的选择应该是一触而退,如果万般无奈之下无法退走,后续绝对不要给敌人有任何反击的机会,以连绵不断的攻击进行压制。

    昔日的教诲她一直铭记于心。

    枫此刻就是已经占据绝对的优势,而德锅回过神来的一刹那还被她熟练的利用匕首折射出光芒,又争取了一瞬间的恍惚。

    高手过招,这微不足道的一瞬间足以改成一场胜负。

    说时迟,那时快,德锅纵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并不代表他会坐以待毙。

    手中长剑由下而上翻起,剑光闪烁如烈日般耀眼,看似不急不缓,实则已经快到视线能够捕捉的极限。

    最终在千钧一发之际看看挡住枫的杀招。

    饶是如此,他也一缕鲜血不可抑制的从嘴角流出。

    而偷袭他之人一身黑衣,身形不过略微一晃,德锅这匆忙出手还并不能够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来人实力足足差了自己两个等级!”

    短暂的错愕之后,德锅心中立即镇定下来,更是忍不住就有些后悔,这个黑衣人明显比他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他之前先入为主,认为能够在无声无息之下靠近自己如此距离的,就算不是旗鼓相当的对手,那也不逞多让。

    在这种错误的观念下,他做出错误的决定,以强攻回击。

    他体内的伤势并不算轻,一方面来自枫的偷袭,但是更多的方面还是因为他在仓促之间强行凝聚存在力,身体并不能承受这个威力,造成的巨大反噬。

    现在想想他也只能苦笑一声,要知道来的只是一个s级跳梁小丑,他还紧张什么劲,完全能够躲开。

    虽然说是这么说,道理他也都懂,但是如果从来一次,他还是选择正面对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对手是何自己同一个级别的对手,选择躲避,意味着要将自己的背后暴露在敌人眼里,这无异于取死之道。

    便在他心中一松的瞬间,却见到黑衣人左手中又是一道短小精悍的白色匕首闪烁,下一刻,已经到了胸口。

    “糟糕!”

    又大意了!德锅心中猛地一沉,看见对手实力与自己足足相差两个大等级之后之后他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像这种对手,往往一击不成远遁千里,德锅根本就不认为她会在明知道不敌的情况下继续对自己战斗下去,因为没有那个必要,除了送死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或者说德锅的确处于安逸的环境当中太久了。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以致于他这种成名数百年的前辈竟然在枫手下连连吃亏。

    德锅闷哼,身型狂退不止,右脚猛地一扭,这才堪堪停住后退的步伐,而那洁白耀眼的匕首抵在他的心头之处,不得进入半寸,只有些许三两滴鲜血滑落。

    接着,他本能的一掌拍向眼前的黑衣人。

    黑影又是一声闷哼,飞出数十米的距离,直接撞在外院的围栏上,冲力这才耗尽,无力的垂落到地面。

    德锅这才发现自己除了心头勉强破开一层皮肉之外竟然毫发未损。

    一时之间老脸一红。

    自己的表现就好像一个突然获得举世无双力量的孩童,懵懂无知,被敌人耍的团团转,幸好实力上有着压倒性的差距,否则早就交代在这里了。

    枫的身体不断颤抖,连拿捏住手中的匕首的力气也不再拥有。

    太强了。

    自己占据天时地利与人和,完全就是一场完美的袭击,德锅表现的反应更是差强人意,要是自己实力相同,不,哪怕是只差一个大等级,她保证第一个照明的刹那就能取走他的狗命。

    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更没有假设,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的让人不甘。

    德锅更是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我怕什么啊……我怕什么啊!

    这个家伙竟然连自己的防御都破不看。

    来偷袭自己不可能不打听清楚自己的信息吧不知道双方实力的差距么

    而枫本人更是有苦难言,要怪只怪她高估了自己。,

    她的武器,一黑一白,黑牙杀人无形,白刃隐匿无踪。

    她一心想着如何隐匿好自己的身形,发动一次突袭,唯独没有考虑过自己这次的突袭能够造成什么程度的伤害。

    再加上黑牙上面沾染的鲜血太多,普通人或许没有察觉。

    但是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适。

    上面沾染了太多因果戾气,很容易被有心人发现。

    “是谁派你来的”

    德锅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竭力挽回自己高人的形象,只是现在在枫看来,不过就是一个幸运的走狗,一点本事都没有,再给自己一年,哪怕半年,随意取他狗命。

    成王败寇,她也不愿继续多费口舌。

    她明白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下场。

    “啊,是德锅爷……呜。”

    好在德锅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枫的身上,没有听到屋内的异动。

    林梦脸色绽红,被林白一双手死死堵住嘴巴,不让她继续发出点半声响。

    “小声点。”

    林梦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林白这才将他的手松开。

    “大白,枫姐姐为何和德锅爷爷打起来德锅爷爷原来这么厉害你快想想办法救救枫姐姐啊。”

    哪怕林梦在怎么不知道其中缘由,也看出了来者不善,否则枫不可能好端端就与德锅动手,她没有说出什么让林白出去劝架的傻话。

    救

    如何救

    林白报以无奈的苦笑。

    且不说自己实力全无,就算自己能够完全使用之前的力量,真的有把握从这个笑眯眯的胖子身上救下枫

    “让我想想……”

    只是林白这句言语中没有一丝底气。

    “成王败寇,哪来这么多废话。”

    枫冷哼一声,只是传出来的声线与平日里截然不同。

    声音有些清冷,让人难以琢磨出具体年龄。

    说二三十亦可,说十五上下亦可……

    “哦还是个女的”

    德锅心中转念一想,收起了准备当场击毙的心思。

    之前不过只是一些客套话,他自己都不相信能够从这个刺客的嘴里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既然敢来,那就肯定做好了必死的觉悟。

    他的确没有什么敌人,但是柳夏辉的敌人实在太多,而眼下自己孤身一人绝对是除去自己的最好机会,多到德锅都不知道这道理是哪一路人派来的刺客。

    “要动手赶快,不就是……”

    他大手一翻,虚空一握,枫的声音戛然而止,最后一个死字如何也无法念出。

    “毒药”

    对于这种情况德锅倒也不算例外,对于刺杀失败服毒自尽这种情况,他没有见过一百也有八十,更何况他们这些上位者,哪个背后没有一点肮脏的交易,很多见不得光的事,就要靠这样培养的死士去做,就连柳家也逃不出这个现象,所以德锅他对于这种情况算是了如指掌,简直就可以说是如同家常便饭,他如何看不出来

    最后一个死字,是闭口音,一旦念出,她肯定就咬碎了隐藏在牙背之后的毒药,毒发身亡。

    别人他还不敢确定,但是像这种女刺客,绝对是含着毒前来偷袭的,一旦失败,不仅可以避免自己承受不住酷刑吐露出身后的势力,更能够免除某些人变态的嗜好。

    而枫也有些哭笑不得,她牙齿里哪能藏着毒药,那都是抱着必死之心的人才会干的事情,而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失败,虽然这次也同样是抱着必死之心……

    她不过想激起德锅的愤怒将她当场击毙,以免遭受皮肉之苦。

    当然,并非是字面上的皮肉之苦。

    她更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

    没有那个必要。

    如果是别人的话,恐怕还有那么一丁点用,保住性命也不是不可能。

    唯独柳夏辉一干人。

    一旦知道自己的身份恐怕只能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虽然不知道并不想他师父说的那么简单,天涯老人与柳夏辉的矛盾就因为一个徒弟。

    但是天涯老人千叮咛万嘱咐,小心柳夏辉,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人族会出现叛徒,不用怀疑,柳家就是第一个。

    与他们接触,最好保证自己在大庭广总之下,人多口杂,碍于你的身份,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绝对不要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和他们有任何交集,一旦悄无声息的落入他们手中,死都会是一种奢望。

    柳家并非表面那么光鲜。

    他们背后比谁都要肮脏。

    枫也曾问过他师父,那为什么不除去柳家

    结果回复的只是一句。

    他不是我的对手,他没有任何胜算,但是最后我保证,死的人一定是我。

    由此可见柳家的实力非同一般,枫甚至不奢望他师父的旧部能够将她救出。

    “有时候,死是一种奢侈。”

    德锅大手再次隔空一扬,将枫的面纱完全拉扯下来。

    落入他眼中的是一张再平凡不过的面孔。

    但是这种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他保证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张面孔。

    的确,这个‘刺客’长的平凡到丢进人群之后,再也不能将她寻找出来,但是那与面孔背道而驰的声音引起的强烈反差绝对能够在他心中留下一抹映像。

    最后他失望了,不认识。

    或者说有可能在某个时间段,无意之间接触过。

    好在枫并没有使用象征着她身份的黑牙,否则在第一个交手的刹那身份就足以暴露。

    至于这柄白刃,就连德锅都未曾见过,他也只是啧啧称奇一声,没想到还有这种完全为刺杀而生的武器,之后就没有继续研究。

    这也不怪他,枫使用白刃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无一例外,见过这柄武器的敌人全部都死了。

    自然没有任何关于白刃的信息。

    更没有人知道枫的武器并不叫‘黑牙’而是一副双子短刃‘黑牙白刃’

    “把你手中的武器扔了。”

    虽然枫看似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但是德锅还是不敢大意,与一个明知道必死无疑的‘刺客’近距离接触简直是自取灭亡。

    天知道这群疯子在走投无路下会干出什么竟然的举动。

    他见过一次最夸张的刺杀,而刺杀的目标就是柳夏辉。

    仅仅一名a级,就差点让传奇陨落。

    对于拿次惨烈的情景,德锅记忆犹新,那个疯子在自己的骨头里,足足镶嵌了十八颗爆裂水晶。

    而引爆那些水晶的机关竟然是他的心跳。

    心跳停止水晶爆裂,方圆百米化为平地,柳家伤筋动骨。

    只差一点,如果那一次柳夏辉再离刺客进一步的话,恐怕会成为使上死的最憋屈的传奇。

    这叫德锅如何敢靠近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