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日后生情 > 558.58

558.58

    此为防盗, 本文订阅大于50%可看正常内容。  秦晚晚不由得有些感慨,年轻人就是有冲劲啊。

    她心里惦记着那盘黑胶唱片, 便按照宋叙文给过来的地址, 准备去酒吧。

    酒吧的位置略微有些偏僻,如果不细心找,秦晚晚还真发现不了这里居然还有一间酒吧。

    秦晚晚推开鹿苑酒吧的门,内里光怪陆离的灯光四处招摇着,男男女女都在舞池狂欢,天还没黑,却被晕染出一种狂欢夜的感觉来。

    不过也没错,在酒吧里, 夜夜都是狂欢夜。

    秦晚晚掏了掏耳朵,堵住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她有些怀疑的四下打量着, 这间酒吧真有jackson的唱片?

    秦晚晚抱着怀疑的态度,走到调酒台前, 调酒师行云流水的为客人调制各种酒, 秦晚晚瞅了半响, 竟找不到上前询问的时机。

    “给我来杯威士忌。”一道清亮的女声准确的穿过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传到秦晚晚的耳朵里。

    秦晚晚瞪大了眼睛, 她歪了歪头, 避开人群的屏障, 向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 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女人双腿交叠, 大波浪卷的头发一直垂到腰际,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指在桌面上附和着隐约的节奏敲击着,看起来危险又迷人。

    在秦晚晚看见那女人的时候,她也看见了秦晚晚,她先是一愣,紧接着露出惊喜的神色来。

    她咧开唇,唇角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冲着秦晚晚用力的挥了挥手,嘴型似乎是在让秦晚晚过去。

    秦晚晚拨开人群,大步向着白沐瑾走过去。

    算起来,她和白沐瑾已经七年没见了,十年前,白沐瑾还是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现在倒是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沐瑾,你怎么会在这?”秦晚晚走过去,眉毛都高高扬了起来。

    “老板,你的酒。”调酒小哥的声音适时穿□□来,也打断了秦晚晚的疑惑。

    白沐瑾喜滋滋的捧起酒瓶,惬意的浅浅抿了一口,她斜过眼睛,看着一脸错愕的秦晚晚轻笑一声,说道:“我在这安家落户了,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

    秦晚晚抿着唇浅笑了一声,她轻轻嗯了一声,说道:“真巧。”

    真巧啊,白沐瑾当年不管不顾的为爱奔走,抛弃了国内所有熟悉的朋友和亲人,现在竟在这开了家酒吧安定了下来。

    “到这边来吧。”白沐瑾身姿摇曳,她熟练的穿过人群,走到不那么嘈杂的卡座边,无奈的耸耸肩,说道,“外面总是这样,这里安静一些。”

    卡座是分隔开来的,虽说轰鸣的音乐声还是能泄露出丝丝进来,但是比起刚才已经好得多了。

    “没想到这里老板居然是你,宋叙文说这里老板路子广,我还想来问问你这里有没有jackson的黑胶碟片呢。”见到是熟人,秦晚晚也放下心来,她轻轻勾着唇,笑意柔和。

    白沐瑾斜睨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吐槽道:“这才刚见面呢!”

    她耸耸肩,又喝了一口酒,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酒吧里似乎没有,但我可以去帮你问问别人有没有。”

    这话说完,两人却又陷入了沉默当中。十年前,她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再次重逢,明明有一腔的话语想要说,却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你……怎么回来了?”秦晚晚抿着唇,她抬起眼,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我把那谁甩了,就回来了。”白沐瑾一脸无谓,她轻描淡写的说着,还斜过眼睛调笑了秦晚晚一句,“你怎么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秦晚晚却看到,白沐瑾捏着酒杯的手指陡然一紧,力道大得让她手指都有些泛白。

    当年她为爱走天涯,应该也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吧。

    秦晚晚明智的选择避开了这个话题,外面轰鸣的音乐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一串流畅的吉他声泄了进来,方才的人声鼎沸竟也恍然在这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音乐声响起,一道婉转悦耳的女声响了起来,潺潺的歌声迅速抚平了所有人心中的躁动,秦晚晚微微有些发愣。

    女孩唱的是浮生若梦,当年秦晚晚在酒吧驻唱的时候最喜欢的一首歌,后来,也是她的成名曲。

    女孩的声音空灵悦耳,如声声低诉,直直唱进了人的心里。

    她低声浅吟着,仿佛周围的嘈杂声都于她无关一般,秦晚晚目光一瞬不转的看向台上,一时之间竟听入了迷。

    一曲唱罢,稀稀疏疏的几个掌声响起,一旁的白沐瑾微微眯了眯眼睛,她用肘部推了推秦晚晚,笑嘻嘻的问道:“怎么样,这女孩像不像是当年的你?”

    秦晚晚垂下头,轻声说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

    白沐瑾啧啧了两声,她眯着眼睛笑道:“当初这女孩来应聘的时候,她一开口我就想起了当年的你,可真有当年秦栗子的模样。”

    秦晚晚依旧垂着头,她唇角微微翘了翘,笑容却泛起一丝苦涩来。

    “秦栗子!”白沐瑾忽然抬高了声音,她挑起一边眉毛,靠在卡座的沙发上,对秦晚晚笑得狡黠,“怎么样?要不要上去唱一曲?”

    她喊秦栗子的声音略微有些大,若是放在以前,不知道有多少歌迷会围过来。

    而现在,也只有旁边卡座的一个左搂右抱的男人似乎是觉得白沐瑾声音有些大了一般,侧目看了一眼,便波澜不惊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秦晚晚苦笑着摇了摇头,她眸中闪过一丝挣扎,又扭头看向了台上享受着唱歌的女孩,眸中飞快闪过一丝艳羡。

    “你要是关注过的话,应该知道当年那件事情。”秦晚晚喉咙微动,她声音很轻,仿佛是被微风一吹,就能消散在风中一般,她勾着唇,说道,“当年被投毒,之后我就退出圈子,是因为嗓子坏了。”

    白沐瑾震惊得瞳孔一缩,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震惊,旁边卡座杯子落地,一阵玻璃破裂的声音便表达出了她的心情。

    所有人都猜想秦栗子到底为什么会在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抛弃自己的粉丝,退出娱乐圈,但从来没有人想过,她是因为不能唱了才选择离开。

    “隔壁的,记得赔偿啊!”白沐瑾心里涌起一阵憋闷感,她将火气都撒到了隔壁卡座,对着那边怒喝一声。

    这酒吧里来来往往的客人都是熟人,白沐瑾也是带了半调笑的声音吼的。

    “嗯。”隔壁卡座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应答声,便安静的仿佛没有人在一般。

    “我没有告诉别人这件事情,现在知道的也只有宋叙文和宋佳文。”秦晚晚看着白沐瑾憋闷的神色,笑容中的苦涩便敛了下去,“哦对,还有简璇和郑子瑜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情。”

    “怎么会这样……”白沐瑾连酒都顾不得喝了,她憋了半响,却只能用这几个字来表达自己的震惊。

    十年之前,秦晚晚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那么热爱音乐,那时候白沐瑾就知道,有朝一日秦晚晚一定会成功的。

    她身上总是有那么一股不服输的韧劲,谁都打不倒。如果对十五岁的秦晚晚说让她放弃音乐,那大概是比要了她的命还难受。

    可是对于二十五岁的她,似乎这已经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呢……”白沐瑾憋得眼眶都有些泛红,如果将这件事情告诉大家,当初她也不会承受那么多非议了。

    “有什么用呢?”秦晚晚低吟了一声,她一挑眉,笑道:“不如让我在大家心里留下最好的形象。”

    白沐瑾憋着嘴,一副想哭又强忍着的样子,秦晚晚心底里也在泛酸,她轻快的捏了捏白沐瑾的脸,说道:“看你这样子,我只是不能唱歌了而已。”

    而已?!白沐瑾瞪圆了眼睛,硬生生将心中想说的话压了下去,她伸出手,拍了拍秦晚晚的肩膀,说道:“都过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乐坛少了秦晚晚这样时而乖张时而空灵的声音,真是太可惜了……

    秦晚晚倒是不以为然,再艰难的时候她也已经走过去了。

    “你记得帮我找唱片,我就先回去了。”秦晚晚站起身,白沐瑾立刻和秦晚晚交换了电话号码,再三保证有了消息一定会通知秦晚晚之后,这才目送着秦晚晚慢慢离开了酒吧。

    秦晚晚走后,她抬起头看着还在驻场的女孩,面上神色怔然,心底苦涩越演越烈,她忽然拿起所剩不多的酒,一口喝了进去。

    秦晚晚警惕的看了陆予怀一眼,敏锐的发现陆予怀薄唇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她立刻抢在陆予怀之前,拉起顾媛媛语速极快的说道:“谢谢这位先生的援手,我今天还有急事,如果有缘,下次再见。”

    说完,她毫不犹豫的就拎着顾媛媛向外跑去,刚跑出去两步,就听见陆予怀让人听不清意味的声音响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