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权力之门 > 第0785章 不看僧面看佛第面

第0785章 不看僧面看佛第面

    徐浩东说:“我再补充两点。一,要想建设这条以河流为主的旅游线,仅环境治理就需投入四百亿以上,加上河道疏浚和河埠等建设,估计总投入需一千亿元。二,岸上建设,尤其是沿河特色建设,至少也需一千亿元。上述两项,政府财力难以担当。”

    刘炳云说:“我知道,你肯定又要说,政府搭台,地方和企业唱戏。”

    徐浩东点了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两位市长认为如何?”

    孔正豪说:“同意,河道建设由政府负责,两岸开发交给市场。”

    于思阳说:“建议两岸开发交给下面乡镇主导,让他们拿出方案来,审核通过后由他们去市场里找投资商,这可以充分调动下面的积极性。”

    刘炳云说:“浩东,我看啊,这事就交给两位市长吧。”

    徐浩东点头说:“如此甚好。”

    刘炳云看了看于思阳和孔正豪,“如何?你们谈你们的,我们谈我们的?”

    这是逐客令,两位市长知趣,起身去了别的房间。

    徐浩东随意地问:“老刘,你的于市长怎么样?”

    刘炳云说:“上面空降来的,错不了。嗯,不比你的孔市长差。”

    点了点头,徐浩东说:“这就好,选搭档,可比选老婆难啊。”

    刘炳云笑了,“你少来,我吃过这方面的亏,请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笑了笑,徐浩东问:“老刘,你还有悄悄话跟我说?”

    “当然,因为丁茂盛腐败案,我们海州市委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据说,省委书记李智宏在省常委扩大会议上,把我们海州市委骂了个狗血喷头。”

    “呵呵,案子影响太大,四百多斤黄金,世界闻名。李智宏书记骂你几句,你就受着吧。”

    “哎,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样的,我们云岭出了个小官大贪,还上了内参呢。”

    “唉,不管怎么说,我的心情好不了啊。”

    徐浩东说:“老刘,你得这么想,在丁茂盛腐败案上,海州市委是海州市委,你是你。丁茂盛腐败的时候,你还没当上海州市委书记,你这是在代人受过。”

    刘炳云苦笑着说:“浩东,你只说对了一半,丁茂盛腐败,确实发生在我当海州市委书记之前。但是你别忘了,丁茂盛从北宁县委书记调任云岭市副市长,就发生在我的任期内,至少我有把关不严之责。”

    “嗯,但是,当时主要是省委组织部在把关,你们责任不是很大。”

    “你有所不知,在丁茂盛离任前,我给他的评语中,使用了为官极其清廉之类的话,像是为他担保似的。唉,我把话说得太满了,李智宏书记点名骂我,多半原因就是为了这个。”

    徐浩东瞅着刘炳云,惊讶地说:“老刘,你也是体制里的老人了,怎么能犯此类错误呢。”

    刘炳云有点不好意思,“浩东,我也不瞒你,现在细想起来,我是被丁茂盛给套路了。我有个习惯,周末在家爱喝点小酒,那天周末晚饭时,我刚喝过,丁茂盛就来了,你说我能不陪他喝几口吗。我的量正常就是二三两白酒,丁茂盛一来,加上我独自喝的,估计喝了七八两,我有点晕乎了。丁茂盛乘机跟我说,刘书记,明天我要去省委组织部,领导要找我谈话,咱们要分手了。按照海州市的老规矩,外调干部,领导得整几句,你看着办吧。我正晕着呢,再加上丁茂盛平时蛮尊重我的,头脑一热,我就写了那么几句捧他的话。”

    徐浩东感叹了一声,“你不够了解丁茂盛啊。他这个人,小聪明十足,大格局太差,套路过很多人,你上当也算正常。”

    “所以,我在李智宏书记的心目中的形象,因此而一落千丈。”

    “所以,你找我是……?”

    “浩东,你与李智宏书记关系好,有机会的时候,帮我说说好话。”

    “这个没问题。但是,我觉得你太敏感了。如果以我的判断,你一点问题都没有。”

    “愿闻其详。”

    徐浩东说:“仅供参考啊。一,领导用人,讲究的是综合用人。既要用我这种会惹事的人,也要用你这种稳重的人。全用你这种人不行,会变成死水一潭。全用我这种人更不行,那会乱套,领导会变成一个替下属擦屁股的专业户。从这个意义上讲,李智宏书记并不会排斥你。”

    “我同意,请继续。”

    “二,这点最关键。你是尚经武省长欣赏和信任的人,李智宏书记知道这点,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着也不会拿你开刀。更何况你中规中矩,何错之有,贯彻上级指示,正需要你这样忠实可靠的干部。”

    “有道理,不看僧面看佛面。”

    “三,在丁茂盛的问题上,你没有错误,顶多是失误。要说失误,谁没有?我比你更多。就是李智宏书记和尚经武省长,我也能数出他们工作中的不少失误。所以犯点错误或失误不要紧,重要的是态度,只要摆正态度,依旧会赢得组织和领导的信任。”

    “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四,作为朋友,我要批评你老刘。对已经过去的事情,不必太过纠结,所谓功过是非,当由别人品说。咱们这些人,好事坏事全在组织部门的档案里记着,纠结没用,也无可补救。反正我的态度就是,与其懊悔昨天前天,不如做好今天明天后天。”

    “浩东,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岁。”

    徐浩东笑了,“哈哈,少来这一套,现在该你说了。”

    “咦,我说什么?”

    “丁茂盛案查处过程中,省委没有态度,李智宏书记一句话也没有,我稍微有点吃不准,我也没主动找过李智宏书记。但我估计,你应该找过尚经武省长,应该知道点内幕消息。”

    “被你给说中了。”

    “哦,快说来听听。”

    刘炳云说:“一,丁茂盛案当时扑朔迷离,省领导不说话很正常,这一点我比你想得开。现在水落石出,省领导们不是开口了么,所以我用你的话劝你,不必纠结。”

    “谢谢提醒。”

    “二,离十九大召开还有不到三个半月,中央会进行一系列的人事调整。据可靠消息,李智宏书记在被调整范围之内,肯定离开,但去向不明。在这种情况下,李智宏书记不大可能有大动作。”

    “有道理。”

    “三,李智宏书记离开,省委书记一职将出现空缺,谁接任书记一职,现在是东江省最大的政治。有的说由尚经武省长接任,有的说从外省调来,有的说中央空降。人心思动,暗流涌动,丁茂盛案反而退居其次,省委领导对你的关注自然而然的就少了。”

    徐浩东哦了一声,思忖着说:“老刘,照你这么说,李智宏书记走人,我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