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弱者渴求的胜利 > 第十九章 九决裂

第十九章 九决裂

    之前的比赛都非常精彩,但显而易见,决赛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而对两个当事人来说,她们都为这个时刻等待了太久。

    菲儿向玛利亚投去目光,她分明在说:派我上场。少女的每一个细胞都潜藏着战斗的因子,这种感觉即便离得再远,也是没法不被索索看清的。换言之,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答复——玛利亚的答案。

    可这位刚刚从苦战中解脱出来的会长大人,却在同她的下属说话。

    “会长。”

    菲儿等的不耐烦了。

    “为了学院的荣誉,请允许我代表大家出场!”

    “嗯……?”

    玛利亚瞥向菲儿:

    “菲儿·栖霞。没记错的话,你是当初没被击昏的七人之一。”

    “对!就是我。请将胜负放心交给我吧!”

    菲儿抱紧拳头,往平坦的胸口重重一砸:“我是绝不会让学院蒙羞的!”

    “如果是你的话,即便输了,也一定会是场精彩的战争吧。”玛利亚从下属手里拽了块毛巾,轻轻拭去额上的汗珠:“但很抱歉,我不允许。”

    !

    索索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从近处的人的表情看,玛利亚所说的,的确就是这句。

    “什么?”

    “还需要复述一遍吗?”

    玛利亚将毛巾丢了回去:

    “我的意思是:绝不允许。”

    “为什么?!!”

    菲儿惊怒交加,尽管身材瘦小,但她还是冲上前拽住了玛利亚并不整齐的衣襟。

    “这种时候,最适合上场的也只有我了吧!区区学生会长,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学生会长。”

    “玛利亚!”

    风纪委员长本就和她关系不佳,此刻由于公务,对玛利亚的行为更看不惯:“你的说法是没道理的。眼下,栖霞同学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嗯。”

    玛利亚傲慢地昂起头:“是啊,那又怎么了?”

    “那又怎么……!你这人还真是!我都说这么明白了,你还不懂?”

    对精英们来说,学院的荣耀绝对是最重要的。之前对玛利亚的驳斥,仅仅是为了表示风纪委员会不是学生会的奴隶,结果却变得那么难堪。对此,风纪委员长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即便没人惹也很可能爆炸,更别提连番遭到挑衅:

    “你是学院的会长,这的确不错。但身为会长,必须将学院的尊严放到第一位!如果你再这样执迷不悟……就别怪我动用委员长权力,向十人委员会正式提出弹劾!”

    “风纪委员长。”

    玛利亚微笑着:

    “你已经当太久委员长了。不是么?”

    “你什么意思?!”

    笑面虎根本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他首先愣住,继而便被滔天的怒火吞没:“你这是污蔑!”

    “那又如何?”

    玛利亚摊开手,笑容不改:“听话的蠢货不是蠢货。最可笑的是那种明明很无能,却非要装出副了不起样子的傻瓜——既然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不明白,干脆将所有事交给最聪明的人不就好了吗?”

    说到这儿,她微微颔首,且压低了语气:“你说对吗?风纪委员长?”

    (这讽刺的不就是她自己吗?)

    尽管是天才,但总能将所有队友推到敌对阵营的——索索觉得,这就是所谓“了不起的傻瓜”。

    (虽然了不起,但终归还是傻瓜啊……)

    “玛利亚!”

    但风纪委员长不这么想,也对,即便是痴呆,也一定知道玛利亚在骂谁。如果当事人是索索,他一定会选择吃哑巴亏,但笑面虎却不是索索——他是和玛利亚一样的天才,同时,也是极其擅长察言观色的“能人”。

    “我受够了!”

    怒火在达到沸点后。爆发,便不再是令人难以理解的了:

    “风纪委员会绝不容忍你的**,我……要向你宣战!”

    “那就来喽。”

    玛利亚依旧微笑着:“反正我对你可是不尊敬得很啊!风纪委员长!”

    ……

    “我们走!”

    “委员长!”“学长!”

    “走!”

    笑面虎走出几步,突兀转回头来:“话到这一步了!还留在这儿作甚!!?”

    他的干事们一下就明白了。他们中的多数,早在之前就向玛利亚投去了怨恨的目光,而在头儿发话的现在,更是将“怨恨”直接换成了“怨毒”。

    “走!委员长,咱们走!”

    “这种学生会长,不跟也罢!”

    “我早就知道她是个王八蛋,现在看来,让这种蠢货领导咱们学院实在是糟透了!”

    说话的人大多数和玛利亚没有交集。他们仅仅是作为风纪委员会的干事,在两位领袖起冲突时无条件支持自己的领导——非常丑陋的现象吧?索索这么觉得。因此,他久违地露出了开怀的笑容。

    “委员长,咱们应该留下来!好好看这女人该怎么收场!”

    “对!学院的事,竟然这么不负责,早就该让她下台了!委员长——!”

    ……笑面虎没有回应。

    他只是冷着脸,也只是在看向傲慢地仰望天空的玛利亚时,愤怒的别过了头。

    “住口!想看学院受辱的,尽可以留下!要跟我走的……走!”

    在他离去的瞬间,索索似乎看到了……

    在那张初次严峻如斯的脸庞上,除愤怒外,竟隐约透露着一丝哀伤。

    (毕竟是“笑面虎”。)

    索索想:即便这个人再怎么恨玛利亚,有一句话,却是他根本反驳不了,也不会反驳的。

    (“你已经当太久委员长了。不是么?”)

    从菲尔那儿,自己曾听说过这位委员长的事迹。

    他的祖父是学院的第四十二代大统领,父亲和母亲则是学院内的教授,可以说,这个人生来就与魔法学院结下了无法断裂的纽带。现在的他是三年级生,即便两年后,也一定是留下当一位讲师吧?或许正因如此,他才在玛利亚妄图强行改变学院的时候,第一个站出来阻止——作为和学院联系最强的学生,接受改变,就意味着背叛。

    他会背叛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祖父,自己的家族吗?

    想当然是不会的。

    而在魔法学院历史上,风纪委员会和学生会的正面冲突并不在少数,但在外人面前惹笑,却是任何时候都不曾发生的。

    “笑面虎……”

    索索怜悯的望向他的背影,心情则在极乐与悲哀间徘徊。

    一方面,他对玛利亚和笑面虎面临的困境深表同情;另一方面,却也在为这两个家伙的失败欣喜。

    (即便是天生成功者,也必须面对与我这种人相同规模的困境。)

    (真是太妙!真是太妙了!还会有比这更叫人开心的吗?不会啦!根本不会再有啊!)

    不止我一人是废物。索索想:你、你、还有不知所措的你们,大家通通是了不起的废物!

    那些没脑子的学生是废物,比学生们更高贵的各位干事们是肮脏的蠢货,两个装成熟的蠢小鬼更傻到无可救药!而曾经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两个,玛利亚和笑面虎,其中一人遭到所有人的不信任,另一个则亲手毁掉了自己珍惜的果实——真是美妙啊!绝妙啊!

    唯一胜利者是……索索!他什么都不爱,对学院的荣耀也没什么热衷,因此…索索是唯一的胜利者!

    心情一下子开阔了许多。

    就像云朵儿在空中游来荡去,他的思想再也不受任何东西束缚。身子也变轻了,唯一仍期待着的,仅仅是魔法学院会以怎样的丑态结束今天的比赛!

    “玛利亚会长!”

    而在学院学生聚集最多的那一带,几乎所有人都在以不满的目光盯着玛利亚。

    菲儿怒吼道:

    “你已经把风纪委员长气走了!现在满意了吗?!满意了,就快点让我上场!”

    ……

    另一边,武道学院那儿也等的不耐烦了。

    “喂!我可不是来看你们内斗的。”

    爱莎皱紧眉头:“该决定我的对手是谁了吧?”

    “我!”

    菲儿大声道:“当然是我!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选择吗?”

    “当然。”

    对这个问题,玛利亚轻笑一下,继而轻声做出了回答。

    “该你上场了。”

    她别过头,不看围绕在身边的众人,也不看杏花湖对岸那些气势汹汹的敌人。玛利亚将目光转向了……咦?等等?

    索索慌张的往四周扫了数眼,却猛然发觉不知从什么开始,自己周遭已经是空无一人。

    也就是说……

    (不会吧?)

    (怎么可能,倒不如说如果真是这样,她究竟想干嘛啊!)

    “索索·茶·艾尔米同学。”

    !

    这……

    与此同时,索索仿佛看到玛利亚以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唇语,向着被吓傻的自己传递了另一个讯息。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