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 > 第964章 门外发现被咬死的猎物

第964章 门外发现被咬死的猎物

    再说把药物送到初迎那边而打道回府的两人。回到青龙镇后,初阳就和莫修冥直接往家里去,并不是庄子上他们的小家,去的是李蕴那边。

    这时天气才刚朦亮,因着村子是依山傍水,这早上的时候空中有层薄薄的雾气,初阳与莫修冥到了家门口周围,就下了马。

    正是要上前去敲门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阵动静。

    莫修冥本能的拉住初阳护住她,小声而道,“门外有动静,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

    “能有什么事情,你别一惊一乍的,我可不惊吓。”初阳虽是这般说,却还是沉了下气息,轻声又说,“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

    “你……。”莫修冥正要阻止初阳,却见她先往外走。

    而与此同时,两人同时听到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那脚步声飞快的离开,听声音,那前来这里的人应该没武功修为,只是速度实在是快,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跑了。

    初阳与莫修冥在房屋周围找了遍,也只看到了一头被咬死的獐子,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了。

    两人眼神对视一番,根本不能理解,是谁会把猎物丢到他们家周围?有什么目的?

    “倒是不清楚了,怎么有人会丢了一头死獐子在我家附近。”

    “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先进去问问再多定夺。”

    莫修冥说完,抓了那死掉的獐子,与初阳一起站在了大门口外,敲了门口,看到前来开门的是许元墨。

    初阳大喜过望,“元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回来有几日了,娘昨儿还说二姐你最近肯定要回来了,我才一听到动静就起来了,果然,真的是你们回来了。”

    许元墨说着,看了下莫修冥,点头与之打了招呼。

    两人走了进来后,许元墨才看清楚莫修冥手中提着的东西。

    “子修哥,你怎么还有狩猎的兴致啊?”许元墨打趣笑着说了句。

    初阳听后快速抢了话解释道,“这不是我们狩猎所得,是刚才在回来的那时候,听到门外有动静,我们过去看了下,没发现人,只看到了这头獐子。你姐夫说獐子是被咬死的,这就有点奇怪了……。”

    只等初阳说完后,莫修冥才又加了一句。

    “看着獐子脖子上的伤口,应该是被咬死的。摸着伤口痕迹,应该是人为的……。”

    人咬死了獐子?

    这听着就觉着匪夷所思,更别提是这被咬死了的獐子,却又被丢在他们家门口附近。

    许元墨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只是一刹而过,他没来得及抓住。

    在他们三人在院子里说话的时候,正屋那边的李蕴和许轻远也已经醒来,穿戴整齐从屋子里出来。

    瞧见初阳与莫修冥后,只是简单的问了句。

    “琛儿住在我这里,在三楼呢。你们这俩当人爹娘的,可真是心大,自己的儿子,要自己管自己教,现在可都是你嫂子帮忙照看的。”

    被母亲数落,初阳没有不高兴,这脸上笑的反而更是灿烂。

    “娘,我嫂子疼我,现在她帮忙照顾琛儿,等将来我让琛儿多孝敬嫂子。给无邪送的药材,已经送过去了。以后我们就没事了,除了镇上的医馆要打理,剩下的时间就能一直陪着爹娘和孩子了。”

    李蕴听后,这才满意的点了下头。“如此正好,琛儿与瑾年也要闹着去镇上读书,你们去镇上打理医馆,正好能看着孩子了。沈秉那边就让他去镇上住,念堂也该给他寻个亲事了,等他们俩去了镇上,还要去找个夫子来,庄子上的那些个孩

    子也是要读书的。”

    “娘,这些都是别的事情了,咱们等会儿再说。女儿问的是,咱们家最近可有与谁家结仇结怨的?”初阳连忙打断母亲的安排,直接问道。

    “为何这般问?近日咱们家一直甚是太平安稳的很,这都几十年了,我和你爹从来不与人结冤结仇的?”李蕴奇怪的看向初阳问着。初阳沉默思忖了下,正是要说,却听莫修冥讲道, “今日就在刚才我与初阳从镇上回来的时候,在家门口听到了一些动静,以为是什么宵小之人,我们过去的时候没看到人,倒是发现了一头被咬死的獐子。

    初阳是担心岳母岳父的安危,才问及近期家里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并没得罪过谁,那獐子在何处,我来看看。”

    一家之主的许轻远极为肯定的说。

    说话间的时间,天色已经大亮,晨雾散去,太阳初升,整个大地都透亮了起来。

    众人盯着那头被咬死的獐子,鲜血已经干涸在獐子的脖子处,看来这獐子应该是死于昨天晚上之前。

    “爹, 你看出来了什么吗?”初阳望着一脸严肃的父亲,轻声问着。

    瞧着许轻远沉默不语, 李蕴轻声说了句。

    “很明显是被人咬死丢在这里的,莫不是谁家调皮孩子做的恶作剧。没事了,大家不要多想,家里一切都好,没什么事情的。”

    李蕴也瞧了下那獐子,獐子身上流出的血迹是红色的,并没有任何毒。

    獐子是被咬死送到他们家附近,又没毒,肯定就是想送给他们的。

    李蕴权当是村子里谁家孩子做的恶作剧,但这种给人送肉上门的恶作剧,也没有这种好事便宜了他们啊。

    李蕴嘴上是这般说的,可心里去也不太相信自己说的话。

    但都听的她这般说了,初阳与莫修冥也没继续多问,且就被李蕴撵着,让他们去庄子上自己家里好好休息。

    许靖南早上起来后就去了镇上府衙,对于家里突然多了一只被咬死的獐子这件事,还是觉着扔掉比较好,万一里面有什么他们检查不出来的毒呢。

    因着没抓到是谁扔的,这件事就这般没没头绪的消散了下去。

    倒是许元墨的心情有些复杂,尤其是在看到那头獐子脖子上的咬痕的时候。

    用嘴去咬猎物的,一般正常的人是绝对不会做的。

    会是她吗?

    那她把咬死了的獐子送到他家里是所谓何故?

    一开始大家以为家里被扔只死獐子是偶然,但却在接下来的两三日内,每天早上都会出现一只死掉的猎物在家门口,有时候是兔子,有时候是野鸡,这就不得不让他们怀疑了。到底是谁做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