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腹黑BOSS抢萌妻 > 《腹黑BOSS抢萌妻》 正文 第826章 陈年旧事(二十三)

《腹黑BOSS抢萌妻》 正文 第826章 陈年旧事(二十三)

    梁薇喜出望外,没想到会在这里认识占家的人,放开何母的手,走到占尹霜面前:“真没个想到会在这里认识你!”

    占尹霜微微一笑,不做声响,暗自回忆着跟眼前这个女人哪里有过交集。

    梁薇家是暴发户,情况跟何东家差不离,梁薇父亲早年跟着同乡的人外出打工挖煤矿,机缘巧合下,自己成了煤老板,一贫如洗的家顿时就富裕了起来。

    因为境遇相同,何母瞧着梁薇心里就觉得亲切,也从来不觉得自卑。

    煤矿生意并不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好赚,梁家面临着转型,跟当地知名的老牌企业合作,或者说跟有声望的占家攀上关系,百利而无一害。

    梁薇是梁家唯一的孩子,家族企业的重担就压在她的身上,受过几年高等教育的她颇有生意头脑,知道什么是对他们家最好的。

    跟何家联姻,不过是她的下下选。

    “小薇,你们认识?”何母试探着问,瞟向占尹霜的眼中满是戒备。

    梁薇压根就没搭理,知道对面站着的人是占家的人后,脑中就盘算了好几种通过占尹霜认识占擎的可行方案,据她所知,占擎算是中年得子,不过一个小娃娃以后怎么样还不能定论,二女儿出国留学,现在留在身边最器重的就是眼前这位。

    占尹霜,比她还小两岁,却已经是圈子里的风云人物了。

    “阿姨,我有事先走了,下次再来看叔叔。”占尹霜有点怕何母,生怕两个人又闹点不愉快,而且,这个叫梁薇的女人目光透着莫名其妙的热切,让她很不舒服。

    说完,占尹霜转身就走。

    梁薇想追上去又作罢,有些事急不得,知道有门路就行,她微微一笑,转过身走回何母身旁,挽起她的手往住院部走去。

    “阿姨,你刚才说什么,一时没听清。”

    何母回头看了眼匆匆离去的占尹霜,问:“你们认识?”

    梁薇试探着开口:“阿姨,你认识占尹霜?”

    “认识,占家的大女儿,这种人鼻

    子长在眼珠子上,没什么好说的。”何母一脸不以为然,转移话题,“小薇啊,阿东一早才走,要是他晚走会,你们两人就能碰上了。”

    梁薇笑笑:“不急的,阿姨,来日方长嘛,我们先去看看叔叔。”

    来日方长……

    ————

    朱碧云从单位回来,发现一向早出晚归的占擎今天居然悠闲的先院子里浇花弄菜,就知道一准是有事了。

    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去了院子。

    “发生什么事了,心情不好?”朱碧云把手里的茶杯递过去。

    听到声,占擎直起腰身,放下手中的洒水壶,接过茶杯喝了一口:“你今天回来的也早,不用开会?”

    朱碧云点头。

    两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一个从商一个从政,不过为了家庭,朱碧云放弃了很多,已经退居二线。

    “发生什么事了?”朱碧云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看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一时间有些恍惚,他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交谈过了。

    这么多年,儿女双全,她和占擎之间一直都是相敬如宾。

    “也没什么事,就是心里头不舒服。”占擎跟着坐下,两个人就跟双方会谈似的,相对而坐。

    朱碧云掩去眼中的落寞:“是尹霜的事,那天她跟你说了什么。”

    “她跟何家那小子一定有什么,我说什么都不听,而且尹霜心里……”占擎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了二女儿尹霞的叫声。

    “爸妈,你们怎么都坐在这里?”占尹霞笑着跑过来,几天后她又要出国,这几天每天都有朋友约她出去聚会。

    “尹霞回来了。”朱碧云笑着招呼二女儿在自己身边坐下。

    占擎也一扫脸上的郁结,笑着问:“今天都去哪玩了?”

    占尹霞边说边“抢”过占擎的茶杯,“咕咚咕咚”连着喝了几口:“跟爱源出去吃饭了。”

    “这是爸爸刚喝过的茶,你也不嫌弃。”占擎故作瞪眼道。

    占尹霞歪头反问道:“爸爸喝过的为什么要嫌弃?”说着,抓着朱碧云的胳膊:“妈妈,你说是不是?”

    朱碧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二女儿笑,一脸的欣慰。

    占擎也跟着哈哈大笑,虽然嘴里说着“长大了,不能再这么调皮了”,可心里却很是受用,渐渐老去的父母就害怕慢慢长大的“儿女”的嫌弃。

    三个人围坐在石凳上说笑着,其乐融融,一点也没注意到回家的占尹霜站在不远处,看了许久。

    占尹霜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脸颊,总觉得风吹过,脸上有湿意,结果指腹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原来她并没有落泪。

    “习惯了,没什么好难过羡慕的了……”占尹霜喃喃自语了声,转身进屋,径直去了自己房间。

    进了房间,衣服也没换,猛地一头扎进了床上,闷了好一会,占尹霜猛得伸手捶打了几拳,大口的呼吸了几下。

    每次占尹霞一出现,她在母亲眼里就是个隐形人,占晟楠没出生前,她还是父亲心里最重视的孩子,可现在……

    占尹霜心中有说不出的苦闷,与父亲的谈话不欢而散,她彻夜不归,结果一家人谁都没有发现,就连现在,她回家了,也没有人关心,差别待遇这么明显。

    占尹霜越想越觉得胸口闷的慌,她需要发泄,豁然一下起身,看准了房间里摆放着的装饰花瓶,抡起来就欲想地上砸去……

    一阵电话铃声及时的个制止了她。

    占尹霜捏着花瓶愣神了好一会,终于明白是包里的手机,她深吸了一口气后慢慢呼出,终于放下手中的花瓶,去拿手机。

    是何东。

    占尹霜有些意外,转念一算飞机落地时间,似乎也差不离。

    “喂……”占尹霜一接起,耳边就是嘈杂的人声。

    何东刚下飞机,一开机就给占尹霜打电话,风尘仆仆的,声音里满是疲惫可也全是兴奋,因为是办事出差,电话里也没说几句,匆忙地报了平安说了“想你”后,电话就挂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