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若不是你长得美 > .83.番外3

.83.番外3

    083番外三

    小公主自从嫁到了南疆以后, 可谓是被宠上了天,沈越不仅给她配了从东央请过来的御厨, 还更是将整个南疆有名的裁作所制的绣品,都搬到了萧婳的寝宫

    不过, 突如其来的宠爱, 总是会令人不安的。这感觉, 就好比是没经过耕耘的就得到了果实一样。

    让她忍不住心如悬旌,生怕会错了意。

    这南疆新帝,明明刚刚攻打过东央, 现又对她如此之好, 这当真让小公主有些摸不着头脑

    ——————————————

    是夜。

    “公主,陛下派人来报,说是今晚有些政务需要处理, 晚些才能过来, 让您先休息。”知一一边伺候着萧婳洗漱,一边道。

    萧婳一愣,然后又点点头, “嗯, 我知道了。”

    知一出去后,萧婳就一个人坐在床边发呆。

    平心而论, 这南疆皇帝对她可谓是比她父皇对她都好,甚至与她三哥哥相比, 都是有过之无不及的。他英俊潇洒, 温柔体贴, 跟她一处时,更是处处依着她。

    别说是端皇帝的架子,就是连大声的时候都没有

    因着以上种种难免都让小公主生出了错觉,难不成他很喜欢自己?

    想到这,小公主又赶紧摇了摇头,她从生下来那天起,就没出过东央皇宫的宫门,他都不曾见过她,又怎会对她突然生出好感?

    小公主这边思考的投入,全然没发现,有人已经悄然进了她的寝殿。

    “你在想什么”

    沈越从身后抱住了她,他低声问道,语气中,比平时多了一抹焦躁感。

    萧婳突然被人抱住,不禁吓了一跳。她定了定神,发现来人是他,才呼了一口气。

    “陛下不是说有政务要处理?”

    沈越轻轻地摩挲着她的细腰,对着她笑道:“那你可知道朕近来沉迷美色,无心朝政?”

    听他这话,小公主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瞬间不安了起来。陛下这莫不是在拐着弯儿地说她是红颜祸水?思及此,萧婳的小脸突然变得煞白无比。

    她动了好几次唇,却没能说出话来。她不知她是该应了他这话伺候他歇息,还是应该起身劝他批奏折

    前者她怕应了她心中的那句红颜祸水,后者她又怕扫了他今夜的兴致,所以,她当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暗暗搓着手指,心道,她还是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好了。

    少顷,小公主用一双大眼怯生生望着他,然后柔声细语地唤他:“陛下”

    那声音里,透着娇,透着媚,还透着几分可怜,沈越觉得,他这一颗心,都能被她喊碎了

    他将她抱起,然后放在了膝盖上,他细细地把玩着她的小手,从指腹到掌心,一根一根,每个纹路他好似都没放过。

    沈越刚刚进屋的时候,便看着她发呆,他不知她在想什么,便就走上前去问了她,见她不答,就下意识地觉着她在想家。毕竟,上辈子的时候,她就经常坐在窗前发呆。他依稀还记得他有一次没忍住,愤怒地开了口,问她在想什么/

    那时候她怎么说的?

    她说,你什么时候能放我走,我想家了。

    过了半响,沈越叹了口气,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道:“刚刚可是想家了?”

    “嗯?”萧婳侧头不解地看着他。

    “不然过了这阵子,朕陪你偷偷回去看看?”

    话音刚一落,小公主便红了眼眶。

    她只是个战败国的赔赠品,一旦出了国门,便意味着她将与东央毫无瓜葛了。今生若是能见到东央的使臣来访就已是万幸,又岂敢能奢求回家看看?

    这道理她懂,南疆的这位新帝又何尝不知?如此,想必这话,便是对自己的试探了。

    “臣妾不敢有此妄想。”萧婳乖巧道。

    沈越眼中滑过一抹受伤,他知道,她这是误会他了。

    他捏了捏她的脸颊,然后郑重其事道:“这阵子,正是你哥哥争夺太子之位的时候,你若是此时回去,反而会坏了他的事,等他那边安稳后,朕再带你回去,可好?”

    萧婳被他吓得立即从他膝盖上弹了起来,瞪圆了眼睛。

    接着,她又慌慌张张地反握住了他的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道:“陛下,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沈越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沉声道:“你放心,朕与你三哥哥乃是挚友,不论他出了什么事,朕都会帮他的。”

    听完这话,小公主原本就已经瞪圆了的眼睛,不禁又放大了一圈。

    她脱口而出,“这算不算勾结他国,干涉内政”

    沈越笑了一声,“可他的妹妹现在是朕的皇后,你觉得算不算?”

    小公主的头瞬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对她来说,哥哥便是她在东央全部的牵挂,只要不被发现,就算勾结他国干涉内政又怎样?

    了解了“内情”的萧婳心里先是一喜,随之却没由来地感到了一丝苦涩。

    原来,他竟是哥哥的挚友怪不得哥哥临走前什么都没嘱咐她,只叫她放宽心。

    怪不得他会对自己这样好。

    小公主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自从沈越将“内情”告诉她后,她不但在与他行鱼水之欢时连连发呆,更是欲言又止了好几次。

    沈越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便停下手问道:“可是有心事?”

    小公主本就要憋不住了,一见陛下已经将话茬引到这儿,便磕磕巴巴地开了口。

    “陛下您是不是因为因为与臣妾的哥哥是挚友所以才对臣妾这般好的?”萧婳鼓起勇气问道。

    沈越皱眉,他不知道她怎么生出这种想法。毕竟在沈越的心里,若是没有婳婳,他与那东央皇帝的关系,别说是什么挚友,怕是唯有死敌二字才能解释的通了。

    萧婳看着他皱着的眉头,心里慌的不行,果然果然像她想的那样?

    沈越刚欲开口,就闻到了她身上此时散发着的梨花香,登时他就愣住了。萧婳这体香是先天的,所以人因紧张而溜出来的汗液,到了她的身上,就如春风拂过漫山遍野的梨花园,不仅不会消散,还可以说是更浓烈了

    上辈子的他除了在相遇之时闻到过这般浓的香气以外,余下那很多年,甚至是他要她要的狠的时候,他都没再闻到过了

    倒不是他自作多情,如今这香飘的这般厉害,那他可不可以认为——

    她对他,亦是动了情。

    他攥了攥拳,不由分说地低头吻上了她的耳垂,先是轻轻点点地含咬个不停,随即他又试探般地在她耳畔哑声问道:“婳婳,你这般问,可是心里有朕?”

    萧婳被他问地身子一僵,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若是心跳能发出声音,只怕小公主这会儿的心跳声都能当做战场上的击鼓声了。

    她抬头看他,她不知为何他看自己的眼神里,总是满含着悲伤。

    那深邃又悲切目光,好似真像他玩笑时说得那般,像他真欠了她什么一样说不出的怪异之感渐渐地涌上了她的心头

    动作有时候确实是会比脑子快一步的。

    萧婳的手缓缓向上,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刹那之间,便与他脸对上了脸,鼻尖对上了鼻尖。

    两唇之间,毫厘之差。

    喘息声也变得越来越重。

    他在等她开口,她却只想亲他。

    小公主侧着头,学着他平常的亲自己样子,蜻蜓点水的啾了他的薄唇。

    啾,啾,啾。

    沈越的心脏跳的飞快,饶是他再是镇定自若,也没有办法控制住那勾起的嘴角。

    小公主凝着他的脸,登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笑起来带着梨涡的样子,当真是,好看极了

    沈越这阵子已被“正人君子”这四个大字的帽子扣的死死的,他每天虽端着清心寡欲的姿态对着她,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这么看着她,除了能感觉到自己内心中那波涛汹涌情-欲外,便只有这久久无法平息的心跳声了

    沈越的喉结动了动,故意反问道:“那你是厌朕?”

    被这样一反问,承认起来自然是轻松多了。

    小公主用翘挺的鼻尖略重地摩擦着他的下巴,那样子,像摇头,又像撒娇。

    “不,不是臣妾自然是心悦陛下的”

    他因她这一句话啊,刹那之间,心中如同灌了蜜一般。

    甚至他闭上眼,都仿佛能看到他头顶正霹雳吧啦地冒着火花。

    他终于还是等到了

    可怎么办,他还是想听她再说一次。

    再说一次。

    再说很多很多次。

    于是,沈越磨了她很久,磨到小公主头脑发热,四肢无力,最后只能倒在他怀里,说着他想听的话。

    唔,满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