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 387:糟心的苏培盛

387:糟心的苏培盛

    “怎么样?事情都妥当了?”云玲看着赵宝来就忙上去问道。

    赵宝来点点头,“差不多了,人都说好了,消息得慢慢的往里送,这不得需要时间。你想着啊,等到中秋节的时候也差不多都知道了。到时候主子进宫给娘娘请安,正好能看个笑话呢。”

    想到这里,云玲眼睛深处就有了笑意,狠狠的说道:“八福晋是多高傲的人,良妃瞧着软弱但是骨子里却是有些韧劲的,这下有好戏看了。”

    良妃是不太争什么,可也是不怎么取争,为了儿子还不是坐上了妃位。

    柔弱是真的,有手段也是真的。

    云玲想起自己在内务府时,听那些年老的嬷嬷说过的宫中秘闻,看着赵宝来说道:“惠妃那里怕是也要坐不住的。”

    “八爷现在势头猛的很,大有追赶直郡王的意思,惠妃能高兴才怪,怕是正恨自己养了个白眼狼呢。”赵宝来一个没根的人,没有后顾之忧,说起话来可比云玲刻薄多了。

    两人对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要跟主子说。”

    此言一出,二人又都笑了。

    赵宝来道:“主子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心太软。若是有李主子一般的威风,福晋那日也不敢那样做。”

    “你胡说什么,主子心善是好事。”遇上个容易心软的主子,她们这些做奴才可不愿意服侍个凉薄的主子。

    赵宝来嘿嘿笑了,“你说的都是,平日里跟闷葫芦似的,遇到主子的事情倒是厉害起来。”

    云玲也不跟他争辩,知道:“反正我的银子给了你,只要不打水漂随你怎么用。”

    说完抬脚就走,赵宝来站在那里没动,等到人走的没影了,脸上的笑容才慢慢的收了。

    他跟云玲不一样,云玲贴身服侍主子,轻易见不到外面的人。

    可他不一样,主子盛宠,外有想要靠上的来的人多了,他收到的孝敬都数不过来。

    云玲给的那几百两银子能做什么?

    去内务府打发一个积年的老嬷嬷都不够出手的,是他把这几年收到的银子都给吐了出来,几千两呢,全给填进去了。

    赵宝来觉得自己疯了。

    可现在想想云玲方才的话,又觉得没什么了。

    主子没把他们当奴才,平日子里也是护着,拿点银子算什么。

    可真肉疼,这是想着将来老了出去养老的钱呢。

    没有根的太监,能信得过的,也就只有银子了。

    ***

    天气越来越热,温馨现在只有一早一晚才会在院子里走走,偶尔也会去小花园转转。

    有时也会撞上李氏,听她几句刺耳的话,不过李氏倒是没有其他的行为,顶多只是沾沾口上便宜。

    温馨又是也会怼回几句,但是大多时候还是见到她就绕着走,没必要跟她置气。

    自己心情不好,可是会影响宝宝的性格养成,不划算。

    人都说,怀孕的时候心情美美的,生出来的孩子,性子上也会柔和的多。

    福晋生辰过后,就消停了很多,温馨没去给她请安,也没什么怪罪的意思。

    眼看着就要到七夕节,往年福晋都会在府里热闹热闹,今年却还没动静。

    反正,既然已经撕破脸,温馨就想着福晋就算是设了宴,她也不会去的。

    她是好脾气,以前福晋做了什么,事后还是会给她颜面,但是她发现了一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福晋摸清楚了她的习惯,针对她的性子倒是动了不少的手脚。

    现在,温馨想开了,既然是得宠的,又是有身孕的,不去请安又有什么。

    她也不是不给福晋面子,不是情况特殊?

    温馨这样的举动,自然是没有瞒着四爷的,四爷沉默了也没说什么。

    温馨就当他支持了。

    反正你不能让四爷说,我支持你反抗福晋,这不乱套了吗?

    四爷表示沉默,温馨就满意了。

    以前温馨是躲着麻烦,现在温馨是不怕麻烦,主动走出了听竹阁。

    这样的态度改变,在四爷府里不得不说暗中还是引起了大家的密切注意。

    以前温侧福晋有多低调,谁不知道啊?

    这样的改变,足以引起大家的关注了。

    侧福晋虽然有个側字顶着头,但是大清祖上可是几位大妃福晋都是排排坐,没有谁比谁矮一等的说法。

    后来是随着汉化,追着汉人的文化传统才有了側字,分了主次。

    可是这权利的划分上,区别还是很小的。

    不见各府里有了儿子的侧福晋对上同样有儿子的嫡福晋,都不见得弱势多少。若是有儿子的侧福晋对上没儿子的,就像是五爷府上,嫡福晋的地位尴尬也属正常。

    不然上回大瓜尔佳氏,怎么就敢明目张胆的怼八福晋?

    胆子跟底气足足的。

    温馨现在不躲着了,出来露面了,尤其是人又和善,手面又宽,遇到哪些嘴甜的奉承的丫头太监,打赏也是很大方。

    不过短短的功夫,府里头赞扬温侧福晋的话,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人人夸她宽厚良善人又好,待下头的奴才和颜悦色,甚至于有人都想走门路能不能进听竹阁伺候呢。

    赵宝来最近收银子收到手软,十两八两的虽然不多,但是架不住次数多,眼看着已经干涸的小银库又有了涓涓细流,高兴极了。

    收银子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侧福晋不会管,但是谁的能收,谁的不能收,他心里明白着呢,不会给主子惹麻烦。

    反正他收了,下头的人放心,大家见面你好我好大家好。

    他要是不收,人家反而惴惴不安,指不定就暗中防着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送上门的不收白不收,能解决的事情,只要不给侧福晋惹麻烦的,赵宝来也就顺手帮了。

    前头的苏培盛都有些眼红了,谁能想到几年前他都看不上眼的奴才,这会儿混的风生水起的。

    现在主子爷只往听竹阁跑,连带他的创收都低了。

    别的院里的都不来巴结他打听消息,打听了也没用了,反正主子爷又不挪窝。

    苏培盛现在每次看到赵宝来,就像是看到了金光灿灿的大元宝,别提多窝心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