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四章 虚心听取,坚决不改

第四章 虚心听取,坚决不改

    “恭喜你达成‘菜鸟的坚持(绘画)’成就,获得‘绘画技能点x1’。”

    “默认立刻加点。”

    系统声方落,纪然便感觉头脑为之一清,紧跟着,许许多多他从未学过的绘画知识,泉涌井喷而出。

    与此同时,他下意识的抬起右手,握住画笔,在纸上飞快勾勒起线条来。

    短短一分钟后,纪然放下画笔,而此时纸上,一只线条优美,造型奇特的小鸟,似要腾跃而起。

    整张画的构图工整,形象生动,虽然依旧算不上什么佳作,但也不是一个普通高中生能信手涂鸦而出,跟他先前所绘之画,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纪然低头看了看画,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脸上不由浮现出喜色。

    刚才他画画时,感觉自己的右手像是马良的神笔,根本无需动脑,便能下笔如有神,这真是神奇。

    绘画技能点对画技的提升,让纪然对人生成就系统的信心,愈发的充实,当即信心满满的低下头,继续作画。

    这次他不再继续画鸟,而是绘制起场景图来。

    场景图非常简单,一个横版的空间,淡蓝色的天空,上下不规律的凸出一根根绿色圆筒,偶有几朵云彩,底层背景则是一栋栋耸立的高楼。

    如果说单从那只小鸟尚不能透露出什么,那么再加上这场景图,前世许多年轻人都能明白,纪然是在做什么。

    他是在做一款名为‘像素鸟’的游戏的原画。

    这款游戏没有精细的动画效果,没有有趣的游戏规则,没有众多的关卡,但却不可思议的火爆全球,总下载量突破五千万次,其制作者也因此得到每天约为五万美金的广告收入,换算成人民币足有三十三万多。

    这款未曾出现在平行世界的小游戏,便是纪然积累初始资金的工具。

    它相信以像素鸟的质量、吸金能力,以及它能为制作者带来的业内名气,绝对足以支撑他以游戏起步的计划。

    正当纪然静心低头作画时,班上越来越热闹了,而直到早自习前五分钟,孙景才优哉游哉走进教室,坐在纪然旁边的位置,坐下时他瞥了眼纪然手下的画,忍不住露出一抹诧异的神色,旋即扶着纪然的肩膀,认真道:“纪然你跟昨天还是一个人吗?告诉我,这一晚上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孙景说话时,放下右手从纪然桌上抽出一张画纸来,对画纸上的像素鸟和背景图审视一番后,愈发感到惊奇,再去看面前面无表情的纪然时,孙景啧道:“看你这一脸苦大愁深的样子,一定是经历了惨痛的成长吧?”

    纪然听完孙景的话,抖了抖肩,甩开了他的手,道:“我看你小时候胖嘟嘟的现在能长成这样,肯定比我惨痛。”

    孙景闻言,本想继续跟纪然斗嘴,但见他又开始低头认真起来,想了想便不再去打扰他,而是让他安安静静的画画。

    很快,几十张略有不同的场景图,便全部搞定,纪然将它们叠好放入课桌时,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总算完成了。

    游戏的原画和场景图完成,下一步自是导入电脑,开始编写代码制作,但学校可没有这条件,所以无论纪然心情再怎么激动,也必须要等到下午放学才行。

    上学读书的时间本便诡异的缓慢,加上纪然归心似箭,更觉得难熬,好不容易才熬到下午两点半,与昨天同一个时间点,一束金色的暖阳穿过树叶罅隙,透过玻璃窗,细碎的洒落在傅冬暖的身上。

    此时她左手托腮,右手轻轻转动钢笔,转头望向窗外,微风吹起她肩上的长发,金色的发丝轻轻荡漾在她长长的睫毛前,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忽然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弯如月牙的眼帘中,盈满了笑意,流露出属于她清雅灵秀的气质。

    纪然静静地望着她,一时间竟有些痴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低下头开始在纸上画动起来。

    十几分钟后,下课铃声响起。

    本来安静得落针可闻的教室,立刻有些骚动,而伴随着老师一声‘下课’,更是猛地变得嘈杂,同学们或站或坐,或大声或小声的交谈起来。

    在下课铃声响起时,纪然也恰好落下笔,当即抽出画纸,起身抬腿走出两步,站在傅冬暖身边。

    他一米八三高大身影,遮住了窗外的阳光,引起傅冬暖的注意,她转过头来望着纪然,露出疑惑的神色。

    纪然则是自然大方的递出手中的画,道:“喏,送你,谢谢你这两天的指点。”

    “这是你画的?”

    傅冬暖接过画纸,一扫之后,惊讶的抬起头。

    “嗯。”

    纪然点点头。

    听到纪然的回答,傅冬暖又认真看了一会儿,这才夸赞道:“你到底经历了多惨痛的经历,才能这么快画成这样啊?这素描不错,那我收下了啊。”

    画中的傅冬暖,发丝飞扬,眼蕴笑意,宛如仙女。

    在纪然拿出画纸递给傅冬暖的时候,身后的孙景也注意到了,当他看清楚画纸上的画时,眼睛都要瞪出了,张口便道:“纪然你这画技是和绘画女神援交去了吗?可在各类传说里绘画之神不都是男的吗!”

    他着实有些惊讶。

    虽说他早晨便知道纪然画技大涨,但画风简单的像素鸟,以及几张场景图,可没法儿跟眼前用铅笔画出的素描相比,这张素描就算用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来形容也不为过。

    纪然不清楚孙景的内心活动,但听完他的话后,眼角青筋都在跳动,“孙景,下次开车的时候麻烦你离我远点……”

    孙景闻言嘿嘿一笑,虽然当着傅冬暖,却也不害臊,正当他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附近的同学也看见了纪然的素描,尔后一声惊呼响起,引起了全班的注意,紧跟着一群闲的蛋疼的同学立刻开启起哄。

    “噢噢噢!定情信物啊!纪然傅冬暖你们都发展到这一步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快,快拍下来,新的表情包出炉了!”

    “一脚踢翻狗粮。”

    在教室的同学们们咋咋呼呼的,但也仅限于起哄而已,因为同窗一年多,他们对傅冬暖也算有些了解,他不可能对纪然感兴趣。

    傅冬暖虽是女生,可听到同学们起哄时,也不羞红脸,更不恼,只是微微笑着,看向纪然,“既然你有这样的才能,那这期的板报就交给你了,板报评奖的奖金会加入班费,但如果真的能够拿奖……”

    “我会私人给你报酬的。”

    纪然闻言,愣了愣才试探性的问道:“什么?”

    傅冬暖浅浅一笑,道:“月考分数满三百减二百,录入的时候我会帮你减的,顺便加在我自己的分上。”

    “哦。”

    纪然面无表情的说了声,旋即笑道,“合着我成了你的提分机了。我倒是很愿意画板报,但最近有点忙,下次吧,下次我画。”

    “也行。”

    傅冬暖笑着答应后,上课铃声便又响了起来,教室里吵吵闹闹的环境很快安静下来,但坐在纪然身边不远的孙景却安静不下来,侧过身悄悄跟纪然讲话。

    “看你的架势,你不会真的想做游戏吧?”

    “对啊……”

    纪然才答话,他后桌的同学便发出一声低呼:“哇?纪然你会做游戏?厉害啊!大佬!”

    “做出来能给我玩玩吗?”

    这是前桌也发出声音。

    “那下个月学校艺术节,咱们班做电玩主题吧?”

    “是掌机还是主机?还是手游?”

    “应该是手游单机吧,……诶纪然,透露点嘛……”

    四面八方传来的低声议论,让纪然有些头疼,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班上同学传播话题的速度,他要做游戏这件事,不出一个课间便会全班皆知。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才刚刚下课,知晓此事的同学便将纪然围成一圈,兴致勃勃的讨论起来。

    不得不说,初高中的校园氛围倒很是和谐,如果是在大学,一个从未展现过相关专业知识的人说要做游戏,肯定很多人泼冷水和嘲笑,但此时班上的同学,却只有热情和好奇。

    感受到同学们的热情,纪然也只得微微笑着作答,反正一个课间也没多久,再上一节课就放学了,但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第四节课才刚刚下课,他就被身为班主任的语文老师吴辉叫去了办公室。

    吴辉五十来岁,长相富态。

    纪然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吴辉刚刚接了杯水坐在椅子上,看到纪然后,朝他挥了挥手,“来。”

    “老师找我什么事儿?”

    纪然道。

    “刚才我听班上的同学说,你想做游戏?做游戏可以,但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可你看你课业已经落下这么多了,就算你喜欢做游戏,也可以等高考完了,去大学学这个专业,而不是现在做嘛。”

    “我找你来也不是否定你的想法,你看咱们学校毕竟是孕育梦想的地方,对吧,但是梦想也需要能力的支撑,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学习。”

    “明白吗?”

    “好好好是是是老师您说的对。”

    纪然一幅虚心的样子,静静听着吴老师的絮叨,他知道吴老师是好意,但内心的想法却是,虚心听取坚决不改。

    足足十分钟后,纪然才从吴老师那里脱身,回到教室收拾完书包后,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完成像素鸟的制作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