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五章 这是个意外

第五章 这是个意外

    公交车慢悠悠的穿行在夕阳西下,依旧喧闹的城市中。

    半小时后,纪然回到位于城北的家中。

    回到家里,纪然立刻放下书包,打开电脑,扫描形象图和背景图,导入到相关软件中,准备着手制作自己的第一款游戏。

    许多人可能认为制作游戏很难,但那只是魔兽世界、传奇、英雄联盟那样的大型游戏,因为那类游戏需要庞大的数据,制作费用,宣发费用,以及几十上百的工作人员。

    但如果仅仅只是制作一款小游戏,则非常简单,在懂得一定游戏制作知识的情况下,其实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做出一款游戏来。

    像像素鸟原本的制作者阮哈东,仅用了两三天便完成了像素鸟。

    纪然从小到大都很喜欢游戏,曾钻研过游戏制作,虽然不多,但也算是具备一定量的知识。

    更重要的是还从知乎上看到过像素鸟的核心代码,如此一来,制作像素鸟的时间还会大大缩短。

    说起制作手机游戏,最主要的是游戏开发工具。

    纪然所用的是cocos2d-x-editor是一款可以运行在window/mac系统上,基于cocos2d-x跨平台游戏引擎,集合代码编辑,场景设计,动画制作,字体设计,还有粒子,物理系统,地图为一体的跨平台手机开发工具。

    在将形象图和背景图导入后,纪然便开始敲击起键盘,根据不同的场景写起代码来。

    首先是让像素鸟向前飞,这其实是底部的路和水管在向左移动,相对的玩家就感觉像素鸟是在向右飞了,基于此,纪然需要完成一个路循环的移动代码。

    其次是高低不同,错落有致的水管关卡。

    再接着便是玩家一开始进入游戏,让底路不断移动,初始化水管,显示准备游戏场景。

    点击屏幕,像素鸟向上飞,然后以更快的速度下落,同时闪动翅膀的帧动画。

    检测碰撞,如果像素鸟碰到地面和水管,发生碰撞,碰撞后,像素鸟先下落,游戏结束场景显示。

    一整个游戏制作思路非常清晰,核心代码也记在脑中,所以纪然手一摸到键盘便停不下来了,机械键盘清脆的敲击声在屋子里响彻不绝。

    一直到妈妈在房间外喊吃饭,纪然才停了下来,但吃完饭后又回去飞快的敲打起键盘来。

    渐渐地,夜深了。

    清冽的月光从窗外洒落在纪然的脸上,此时他那张俊秀的脸庞上写满认真,虽然已经连续写了几小时的代码,但却看不见一丝的疲惫。

    在他不停的敲击下,代码越来越多,像素鸟这款游戏,也趋近于完成。

    月升月落。

    夜,飞快过去。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入的时候,纪然恰好完成了游戏的保存,结束了一整个晚上的努力。

    在他点击完保存那一瞬间,脑海中有系统声响起。

    “恭喜你达成‘菜鸟的坚持(游戏)’成就,获得‘游戏技能点x1’。”

    “默认立刻加点。”

    如昨天早自习一样,系统默认加点后,纪然的脑海里便多出了许多游戏制作的相关知识,但和画画可以立竿见影的展示不同,游戏制作他暂时用不上,且此时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像素鸟这款游戏上,索性先不去管那些知识,而是将制作好的游戏保存在桌面,再将它无线传输到自己的手机中。

    当游戏传输到手机上后,纪然用手指将其开启。

    游戏启动后,入目所见是一个停格的场景,一只像素鸟定格在空中,在屏幕的正中间横着一个‘y’的图标。

    纪然点击‘y’后,像素鸟便开始往下落,纪然立刻点击屏幕操控它。

    在像素鸟飞动的同时,前方出现了绿色的圆筒,与前世的像素鸟差别不大,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纪然的画风要精致一些,制作要稍微显得精良一些。

    纪然稍微玩了几局后,便在糟心的心情中结束了游戏,不得不说,这款游戏绝对是强迫症患者的噩梦。

    而直到他试完游戏,一整夜的疲惫才猛地涌现上来,他眼中微见血丝,可他抬头一看,发现天已经蒙蒙亮时,便收起手机,简单的洗漱之后,吃过早餐坐上公交往学校的方向而去。

    游戏刚刚制作成功,他需要几个人来试玩,找找bug,他们班上的同学正好合适。

    因为到校较早的缘故,班上同学不多,较熟的更是一个都没有,纪然也不着急,一边看书一边静静地等待。

    十几分钟后,班上的同学,渐渐地多了起来。

    孙景也一如既往的卡在早自习前到了班上,纪然看到他走过来,向他挥了挥手,道:“我游戏做好了,大爷来玩一玩啊?”

    本来正悠闲走路的孙景闻言,猛地站在原地,认真的看着纪然,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昨晚是不是跟传说中的智能ai睡了一觉,她给你生了个孩子?”

    “少废话,快试试。”

    纪然自然不能跟孙景解释那么多,只是催促起来,同时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孙景接过纪然的手机,此时手机屏幕上,正定格着像素鸟的准备画面,他看了看后,抬起头问道:“看起来是单机小游戏?”

    纪然点点头道:“没错,很简单的,就是跳动躲管道,碰到就输了。”

    孙景听完,‘傲然一笑’’道:“那不就是小鸡顶蘑菇简化版?谁没玩过啊?你看我拿个一万分给你看看。”

    孙景的狂言,让深知像素鸟难度的纪然呵呵一笑,道:“加油,我看你前途无量肯定是个出色的绿拐。”

    说话时,孙景已经开启了游戏,随后按动屏幕,只按了一下,像素鸟便‘duang’的一声撞击在绿色管道上。

    看着手机屏幕上刺眼的‘game-over’,孙景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望着纪然,面无表情道:“这是个意外。”

    随即不等纪然说话,便又开启了一盘游戏,按动屏幕。

    十秒后,孙景卡在第四根绿色管道输了,这次他头也不抬了:“你该换手机了老铁。”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一直到第七次,孙景才跳到第二十个绿色管道,得分二十,距离他刚才口出狂言的一万相聚十万八千里。

    孙景脸都绿了,从兜里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一脸笑嘻嘻的纪然,道:“赔你新手机。”

    话落便猛地站起来,拿起手机就要往窗外扔。

    纪然忙拦住孙景,手机坏不坏不要紧,关键是里面的游戏,如果摔坏了,那他只能晚上再去拷贝一次,明天才能测试,又要浪费一天时间。

    好不容易将歇斯底里的孙景拦下后,纪然坐回板凳上,道:“感觉怎么样?”

    孙景脸色难看,道:“fuck像素鸟!”

    纪然道:“好好说,文明一点,好好感受我的爱。”

    孙景沉默了一下,旋即才道:“你的爱谁要啊!虽然说是门槛很低的简单单机,但根本不给手残活路,连少爷我都想砸手机,你做游戏的目的是开发玩家的抖m之魂?”

    纪然道:“不,这是一种挑战自我。相信我,我只是想做一个简单的游戏。”

    孙景一脸恼火的表情道:“你还是给我去反省一下为什么会被电脑ai看上吧混蛋!”

    就在在孙景给纪然反馈的时候,他身后一个戴眼镜的高个男生也出声了,他是坐在孙景左手边那一排的学生,叫贾一凡,重度迷恋游戏患者。

    “新游戏?给我试试?”

    贾一凡推了推眼镜。

    孙景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纪然,见他点头后,便把手机递给贾一凡。

    “来,你试试。”

    死道友不死贫道,既然贫道已经死了,那道友你也去死一死吧。

    于是贾一凡开启了和孙景一样的重复之路。

    失败,重复,失败,重复。

    过了几分钟后,贾一凡猛地把手机塞给了孙景,并道:“再不给你,这手机保不住了!做这个的人是个反社会人格吧?”

    “你们围着干什么呢?马上早自习了。”

    “诶,有新游戏?让我也来试试。”

    在贾一凡之后,又有同学注意到了纪然手机里的游戏,饶有兴趣的道。

    而纪然自无不可,反正是要测试游戏,孙景便让他们一一尝试,等到早自习快开始才停下来,收回手机时,向着面前几个脸色难看的同学发问。

    “感觉怎么样?好玩吗?”

    “纪然,这是你做的游戏?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不痛快?”

    “说出来我们大家都会帮你的……”

    “没必要报复社会,真的,世界很美好。”

    “难度太高了。”

    “感觉会勾起人的暴力倾向。”

    “对,玩久了容易情绪失控。”

    纪然无视了同学们哀怨的吐槽,拍了拍手道:“来,我说认真的,玩了这么久,有发现什么bug吗?”

    “暂时过的关太少了,没法对比。”

    “样本不够,我觉得可以给其他班试试?”

    “对,只够更多的人玩到了才能知道有没有bug。”贾一凡义正严辞地说道,眼镜闪过一层冷光。

    “我觉得可玩度比较低,一旦技术上去了,很容易疲劳。”

    纪然听到最后一条反馈,倒是不以为然,因为他知道,像素鸟这款游戏,靠的就是一个难。

    至于可玩度低寿命短,他本身就是想挣一份快钱攒初始资金罢了,所以无所谓,只要没有什么明显的bug就行。

    而正当几人在讨论的时,在几人讨论的时候,一道倩影忽然走了过来。

    纪然抬头一看,居然是傅冬暖。

    “这鸟不是你画那只吗?这是你做的游戏?让我也玩玩?”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