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十九章 傻瓜制作ruǎn jiàn

第十九章 傻瓜制作ruǎn jiàn

    “别的不说,单说手游市场。”

    “前两年手游泡沫最厉害的时候,成都号称‘千游之城’,大家都觉得手游成本低,抄袭一个绝地求生只要几人团队工作三个月就够了,上线后刷刷流水忽悠投资,一个个都要创业做游戏,几个月的时间冒出近千家手游公司,现在呢,成都的媒体帮忙算了下,活下来的不到一百家。”

    “如果把这个情况放到全国,综合下全国的小团队游戏创业,存活率差不多是1%,你感受感受。”

    “这些游戏公司为什么倒闭?因为行业差点就被玩坏了,小团队的扎推创业,渠道的分成,刷榜和自充值,浮躁的制作态度,玩家口味的越来越刁钻,游戏从创意产业逐步变成密集型劳动,都是原因。”

    “看着绝地求生火了,抄!看着阴阳师火了,抄!看着梦幻西游火了,抄!看着终结者火了,抄!我记得去年有一个手游创投交流会,演示项目环节,上去几个游戏,都是类绝地求生。创业者们皮笑肉不笑的辩解:我这是微创新!大佬们笑而不语。”

    “然而玩家不是傻子,好不好玩,有没有用心,他们心里明白。”

    “而且看看这些创业者,大部分都是其他行业想捞一把热钱的,有做餐饮的,有做雨伞的,有做服装的,我还遇到过4s店老板要投资游戏的。这些不懂游戏的老板,却偏偏觉得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不听就不给钱。老板们常说:xx目前最火爆!流水xx万!就照这个抄!”

    “关键是现在很多游戏从业者的素质,抄都不会,产品一上线,直接扑街到死,老板们疑惑了,我这么努力,天天加班,为何没有成果?玩家真难伺候。”

    “你告诉我,这样的游戏市场,还怎么容得下梦想?”

    姚壮先一番激动的言辞中,透露的满是对游戏行业恶性循环的痛心和失望。

    听得纪然内心也激荡不已,因为他同样对当下的游戏市场感到失望。

    要知道,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游戏在中国一直是个小众的圈子。

    十几年前,那些被游戏机弄得烦不胜烦的家长们,把铺天盖地的意见信寄去了有关部门,结果上头一纸禁令,让索尼、微软、任天堂的产业在国内变成了灰色地带。

    战网瘾和战网魔等电视节目的播出,也将魔兽世界这款游戏推上了风口浪尖,因为这些节目而被大家熟知的杨永信、陶宏开,哪怕到了现在还经常活跃在群众的视野里。

    网瘾是个生造词,却被国家承认了,这是我国第一次在国际科学杂志上占据大版面。

    而经过那次打击之后,国内则几乎没有还在坚持的游戏工作室。

    一直到前几年国家对此解禁,游戏市场的环境才终于有了转机,可是游戏厂商们却毫不珍惜,各种抄抄抄大肆破坏市场,导致许多像姚壮先一样的人梦碎。

    所以姚壮先的心情,纪然非常理解。

    在纪然脑中念头电转时,姚壮先则稍微软了软腰背,靠在沙发上,望向纪然,道:“所以,在谈生意的时候,就不要跟我谈什么梦想了,六百万,低于这个价格,我们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话落,姚壮先闭上眼睛。

    “姚仙你也说了,玩家不是傻子,游戏好不好玩,制作者用没用心,他们心里都明白。”

    “市场都是人做出来的,市场差,不代表做不出好的游戏。”

    “钱的事咱们可以再谈,但在此之前,我有些东西,想让姚仙帮忙看看。”

    纪然说话时,从身旁任田手中接过一台超薄笔记本,放在桌上后转动一圈,面朝姚壮先。

    “这是我即将开展的下一个项目。”

    在纪然说话时,姚壮先睁开眼睛,低头望向眼前电脑中的画面。

    那是一个ppt演示文档。

    文档主页上用加粗的红色文字写着‘山海project’。

    本着买卖不成仁义的想法,同时也有着想了解纪然到底有几斤几两的念头,姚壮先伸出右手食指,在触摸屏上滑动起来。

    “moba手游?”

    姚壮先在滑动到第二页,看到山海的简介时,心中便对纪然有了一丝轻视。

    他果然只是一个xing yun儿,而不是一个弄潮儿。

    如果他真是一个弄潮儿,téng xun和网易等游戏大厂的前车之鉴,他绝不可能看不见。

    带着这样的想法,姚壮先继续往下浏览,更多关于山海的资料,映入眼帘。

    “取材自山海经,选用其中异兽作为角色原型拟人化,譬如耳熟能详的九尾狐,狰,精卫,青鸟,饕餮,白泽,应龙,毕方,水麒麟……”

    “从多单位控制简化到单角色控制,从复杂装备分成购买、泉水一站式购物,简化为即时购买。”

    “采用双lun pán操作方式,将精准的操作要求模糊化,无论是技能释放的位置方向,亦或是补兵与攻击英雄的优先性,均默认交由系统只能判定,减少新手玩家的操作。”

    “通过缩小游戏地图,减少基地建筑,增强ai能力,加快游戏角色成长,使玩家对抗矛盾,尽早地激化,加快游戏节奏。”

    “尽可能简化操作,达到易上手,快节奏,撸起袖子随便坑的目,利用玩家一切可利用的碎片化时间。”

    “嵌入多人语音系统,玩家通过手机自带的麦克风,即可实现语音交流,另外,游戏内设置常用默认发言,配上语音提示,帮助玩家实现游戏内快速交流。”

    “与社交ruǎn jiàn达成深度合作,利用社交平台将其推广成为一款全民性的社交游戏。”

    刚开始的时候,姚壮先还时不时在心中点评纪然的策划,严格来说是挑刺,可随着他不断深入去思考后,却愈发觉得纪然的策划有点意思,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完美。

    在ppt中,纪然讲山海的优势劣势概括得一清二楚,详细的推广手段,具体的玩法和设定,也都让姚壮先感到耳目一新,忍不住频频抬头望向纪然。

    出于对游戏行业的敏锐直觉,他觉得山海这项目的确大有可为。

    而看完一整个文档后的姚壮先,也收回了先前武断的想法,纪然绝对不是什么xing yun儿,他能够做出像素鸟那样现象级的游戏,也绝非偶然。

    纪然对游戏市场以及玩家心理的理解,甚至比许多资深策划更强,只要他能成功招揽到一个团队,将山海做出来,说不定真有可能会再造一个现象级游戏。

    而彼时,山海的吸金能力,将十倍百倍于像素鸟。

    想到这里,姚壮先那颗早已熄灭的心,隐约间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

    不过他很快又给自己泼了盆冷水,因为策划是策划,现实是现实,一款游戏会不会火,和它成品的精良程度,以及宣传的力度息息相关。

    在纪然的策划里,与社交ruǎn jiàn达成深度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山海的定位是社交游戏。

    可无论是微博,téng xun,亦或者是yy等社交ruǎn jiàn,都有着自己的游戏制作公司,旗下资源也是优先ti gong给子公司,其他游戏制作商和独立制作人想跟它们合作,可能性非常低,除非产品真的具有明显的火爆资质。

    除此之外,山海经在国人心目中的名气也稍微小了些,如果能改成神话人物,或者历史朝代中的名人,火爆的可能性会更大些。

    再有则是纪然对这款游戏的要求过高,许多尖端的制作技术,就连狂徒工作室也有所欠缺。

    各方面综合下来,使得姚壮先的心又由热转凉。

    不过正当姚壮先准备合上电脑,向纪然说几句深思熟虑的话时,却发现在文档的最后一页,赫然有着一个跳转链接,点击进去后,一个类似于ps的ruǎn jiàn主页面出现在他的眼前。

    ruǎn jiàn界面中,一个目前正处于黑色的空白界面占了绝大部分位置,而在其左右及下方,则可以看见几行中文操作的解释文字。

    “一键建模,一键配乐,特殊模型制作,特殊bgm,一键剧本演绎,一键渲染,pv制作,零时差演算,极限音频压缩……”

    许多内容姚壮先能看懂,也有许多内容他看不懂。

    不过就他能看懂的那部分,已经让啼笑皆非,觉得眼前的ruǎn jiàn是个恶作剧。

    因为这很显然是一个游戏制作ruǎn jiàn,可哪家的游戏制作ruǎn jiàn有这么高级,竟然可以一键建模配乐渲染,还pv制作呢,做这款ruǎn jiàn的人,知道什么是pv么……

    姚壮先有些想笑。

    不过即便心中极度的不信任,但有山海项目的策划案珠玉在前,他还是准备相信一下纪然,于是他点击触摸屏,导入了一张未来机器人的原画,再选择一键建模。

    尔后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uǎn jiàn中的演示界面里,一根根或弯曲或笔直的线条,飞快构成一台3d的机器人模型。

    在最后机器人模型彻底呈现在其面前时,姚壮先猛然抬起头盯住纪然,脸上写满了震惊。

    “这……这……”

    “嘘。”

    纪然看到姚壮先的表情,微微一笑,伸出食指竖在嘴边,道:“自己感受。”

    姚壮先闻言后,立刻低下头,激动的尝试起这款游戏制作ruǎn jiàn的其他功能来,他越试越是心惊,越试越觉得匪夷所思,那颗死灰复燃的心,也在尝试的期间,再度燃起熊熊大火。

    他不知道这款ruǎn jiàn的来历,但他明白这款ruǎn jiàn对游戏制作意味着什么,这绝对是款革命性的产品。

    纵然它目前尚不能完成许多复杂的制作,但如果其开发者继续研发下去,未来将不可想象。

    不说未来,但说现在,有这款傻瓜式的游戏制作ruǎn jiàn,再加上纪然的策划,狂徒工作室的其他成员,将山海完美的呈现出来,绝对不在话下。

    只可惜……山海是纪然的项目,而不是他的项目。

    姚壮先激动的同时,也忍不住感慨。

    而在他心中思绪万分时,纪然则是笑道,“现在我们可以继续谈了吗?”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