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二十一章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第二十一章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知名人士的奖励是专属bgm。

    达成数以千万计游戏下载量的奖励,则是傻瓜制作ruǎn jiàn,它也是撼动姚壮先心防的利器之一。

    再有便是独家专访,让他可以从系统那里精确的查询到三次情报,即使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的隐秘。

    借此奖励,纪然知道了姚壮先对梦想的执着,知道了他父亲的病情以及所需的治疗费,一系列的准备加奖励,让他最终成功将姚壮先招揽,且收获其忠心。

    而在纪然志得意满回到酒店住处的同时,有关于他前来帝都收购狂徒工作室的消息,也在网络上不胫而走。

    其消息来源也不猜测,肯定出自狂徒工作室的成员。

    对此纪然不觉意外,因为任何的公司都不是铁板一块,他的到来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想留下,自也有人想离去。

    消息发布之初,人们都以为是谣言,可随着详细的物料,乃至于zhào piàn的曝光,传言很快便在微博上引起轩然大波,须知现在像素鸟依旧风靡全国,其制作者纪然的风头也未完全消退,在这种情况下,纪然被推上风口浪尖也便不奇怪。

    而相关热点,在‘北方日报’官博整理的一篇名为‘纪然,是否仅仅只是一颗流星?’的文章发布后,达到最高峰。

    文章中写道:“一个月多月以前,像素鸟横空出世,以风卷残云之势,在全世界范围内创下五千万下载量的佳绩,成为一款现象级手游,其年仅十六岁的制作者纪然,也因此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千万,乃至于亿万富翁之一。

    一夕之间,他成为了各大游戏厂商的宠儿,无数优厚的offer拿到手软,甚至受到国外游戏业大佬的青睐,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他没有接受任何一家游戏公司的邀请,而是在纷纷扰扰的环境里,选择继续完成学业。

    鉴于此,小编以为纪然会聪明的急流勇退,可他最新的动向却让小编大吃一惊。

    日前,他以三百万人民币的价格,全资收购曾缔造过仙剑神话的狂徒工作室,更将‘仙剑之父’姚壮先招揽至麾下,其剑指游戏业的野心可谓是昭然若揭。

    但众所周知,现阶段中国无论是端游亦或是手游市场,都是一片大厂林立的局面,独立制作商很难突出重围,现已被纪然收购的狂徒工作室,便是前车之鉴。

    因此小编对纪然的决定感到有些疑惑,他究竟是胸有成竹,还是被之前轻易的成功所迷惑,导致急功近利。

    不过无论纪然此次决策的结果如何,他都还很年轻,他输得起,毕竟人只有自己摔过后,才知道脚力不行,你拦着他这条路,他也会在另一条路上栽跟头。

    更何况,现在说纪然失败还为时过早。

    不过,他目前所做的选择,的确已经将他置于一个非常严峻的形势下,从我个人来说,我非常非常不愿意将来在大败局系列中看到纪然的案例,毕竟,作为一个才华横溢的天才,他给我带来了很大的触动。

    最后我真诚的希望,纪然不仅仅只是一颗流星。”

    这篇微博甫一发布,便在半小时内斩获三万多人次的转发,评论数更是突破十万,从各个角度方面回复的网民尽皆有之。

    “纪然的十六岁已经有自己的公司了,而我十六岁的时候,还在打dota,我衷心的希望纪然你能稍稍顾虑一下其他人类的感受……”

    “我在看关于他的微博,而他已经在完成我曾经的梦想……”

    “有了八千万的中学生是厉害哈,穿上一身西装,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拿着八千万就想做游戏,作为一个游戏玩家来说,我觉得不行。”

    “楼上你说不行就不行,太主观,太片面,我简单说一下,你算个jb。”

    “我看纪然就是被成功冲昏头脑了吧,他真的知道什么是游戏制作吗?他不会以为一款真正的端游或手游,也像制作像素鸟那么简单吧?”

    “前期制作,场地租赁,电脑设备,媒介,推广,php等运营人员,关卡策划,数值策划,文案策划,一大批的程序员,原画设计,ui设计,模型设计,角色设计,动作设计,特效设计……一个月至少百万级别的支出,呵,我只想说一句,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在众多的议论中,有的人觉得,纪然在靠运气做火一款游戏后,显然有些飘飘然,认不清自己了,所以才会花巨资收购狂徒。

    也有的人觉得,纪然手里应该是真有料,否则也不可能从姚壮先手中收购狂徒。

    毕竟姚壮先在业界虽然不能说是炙手可热,但资深二字绝对没跑,想招揽他的公司多不胜数,可成功者偏偏是纪然。

    要说姚壮先是瞎了眼,亦或是见钱眼开,广大仙剑粉丝第一个不信。

    网民们除却热议纪然收购狂徒工作室之外,也有不少人在议论姚壮先。

    毕竟作为仙剑之父,狂徒工作室的创始人,姚壮先可是业内的资深人士,只要他想,在任何一家游戏大厂任职都不是问题,但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选择了纪然,一个只是凭借像素鸟才攫取到第一桶金的xing yun儿。

    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特别是那些之前招揽过姚壮先的公司,都为此感到有些愤愤不平,私底下发表的一些议论,也让姚壮先在业内受到不小的质疑。

    而关于网络上网友和媒体的热议,纪然自也知道,但他只关注了一会儿,便将注意力全都放在另外一个地方,那便是新工作室的命名。

    对于此,在经过此前的一些考量和当下的决断,纪然心中有了主意。

    翌日清晨,约莫八点钟的时候,纪然从床上醒来,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后,纪然便与任田一起动身前往狂徒工作室。

    等纪然抵达工作室的时候,时间恰好是九点钟,他站在工作区环视一圈,看到所有座位都坐了人,没有迟到的,显然都不想给他这个新老板留下坏印象。

    而在他环视时,姚壮先从办公室里走来他身边,工作室的三十四名员工见此情形,全都放下手头工作,转头望向两人。

    感受到他们的目光,纪然轻轻吸了口气,尔后朗声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么接下来咱们开一个会。”

    话落,纪然朝一旁的任田点了点头,任田立刻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大叠a4纸来。

    a4纸的最上端有加粗的黑色宋体字写着‘山海项目研发保密协议书’。

    三十四名员工一一从任田手中领走保密协议书后,纷纷低下头仔细察看,不多时便都签好交给任田。

    直到最后一名员工签完保密协议,纪然才吩咐任田又拿出一叠叠厚厚的游戏立项说明书来。

    游戏立项说明书里,有着比昨天他给姚壮宪所看那份介绍更为详细的资料,包括游戏综述,游戏概述,美术风格,目标用户,游戏特点,游戏设计说明,游戏类型定位,游戏玩法定位,美术风格定位等等等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市场调查,包括同类产品的市场表现,目标群体分析,美术资源,人员储备,资金预算,研发周期,同ip产品表现,核心战斗创意,核心付费点。

    一切的一切都详尽无比,让三十四名工作室成员频频抬头望向纪然,眼中尽是惊讶之色。

    “这这些都是您做的?”

    在落针可闻的沉默中,有一道略显迟疑的声音忽然响起。

    当那声音发出时,几乎所有工作人员的都抬起头看向纪然,想从他那里得到dá àn。

    而被三十多人注视,纪然毫不怯场,轻轻点了点头道:“是。”

    先前的一个月时间里,他也不只是干等着资金到位的死学习,而是在上课的同时,去做市场调查,做立项准备。

    因为游戏业内有句话叫立项定生死,主策划对前期脉络把握得准不准,核心给不给力,直接影响到后期全盘的发展走向。

    如果把做游戏看作修房子,那么立项就意味着前期的一系列准备工作,选建筑位置,出施工图,找工程队,搭房屋架构,这些工作做好了,才能保证修出来的房子地段优越,质量过硬,商业价值高。

    得到纪然的回复后,现场一片惊叹之声。

    “老板,我现在要冒着你觉得我是在拍你马屁的风险说句话,你这策划书,真特么完美。”

    “只要能按照项目书的内容做出产品来,不火我就把我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我本来还觉得,老板你不回应网上的那些议论是不自信呢,现在看来,您是不屑啊”

    从面前一个个露出钦佩眼神的工作室成员的表现来看,纪然知道,现在正是自己立下威信和稳定军心的时候。

    于是他笑了笑,在惊叹声渐弱的同时道:“这两天网上对我收购狂徒工作室的行为,有非常激烈的议论,其中一些说我是眼高手低,好高骛远,还有人说我只是一时兴起,随便玩玩,对此我有不同的意见。

    我喜欢游戏,热爱游戏,我认真的想要做强,做大中国的原创游戏,好让我们中国人走到国外去的时候,也能拿国产游戏跟人聊两句。

    我希望将来有一天,ri běn人美国人和欧洲人为了玩我的游戏,不得不去学习啃中文书。

    我希望将来有一天,他们不得不在我的游戏里打抗日战争。

    我希望将来有一天,国外的游戏厂商为了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么,忍着想吐的感觉去报中文补习班。

    我希望将来有一天,能把我制作的游戏海报,挂到纽约时代广场去!

    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希望大家可以和我一起,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