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五十四章 抵达伦敦

第五十四章 抵达伦敦

    涉及到官员腐败行为,而且又是发生在教书育人之地,因此消息很快便在网上掀起大波澜。

    一中的校长雷厉风行,在找来侯涛了解完事情经过后,当即便联系纪委来处置侯涛,同时让管理渝都一中官微的小编,发布了相关声明。

    “近日,我校学生爆料教导处主任侯某多次收收贿赂,威逼胁迫在校学生,对此我校已成立由纪检等部门组成的专门工作小组,并启动了查核程序,如果查证属实,学校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由于渝都一中处理迅速,同时不遮掩、不删帖的正面应对,取得了不少网友的好感。

    同时许多人也都知道,此事由纪然同学举报,闹大的话可能会涉及到许多问题,因此在此事的评论下,都比较的克制,同时也在刻意往好的方向引导。

    “希望各位不要根据各种舆论指责谩骂,要有自己的判断,相信学校能给出妥善处理,若情况属实会严查到底,若造谣也应承担责任。”

    “学校官微已经发声了,为了学校的名誉,请理智评论扩散。”

    纪然粉丝众多,渝都一中的著名校友也不少,很快便将此事的影响降至最低,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天乐游戏公司,却承担了网友们全部的怒火,官微下全都是怒骂声,继而导致旗下耀科游戏也受到牵连,最新作品山海传说遭到抵制,此前的宣传可以是尽付东流,山海文化的市场再无其他的竞争产品。

    在之后的几天时间。

    经过学校和纪委方面的彻查,最终在官微上宣布:“一、免去侯涛渝都一中教导主任职务,暂停其一切教研工作,二、将视调查情况,对侯涛依法依规作出处理。”

    在一中官微发布消息的同时,天乐游戏公司内部的许多主管,都在因此次行贿事件接受调查,再无力去顾及游戏市场上的事情。

    而纪然则是在这段时间内,安安心心的完成了期末考试,尔后在其母的陪同下,乘坐飞往英国伦敦的航班,纪然虽然年纪轻轻便颇有成就,但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年轻人,如果只是单独飞往国内城市,纪父纪母都能放心,可跨越一个大洲到欧洲去,他们没法儿放心,正好纪然也有心让纪母跟她一起去国外玩一玩,因此便同乘前往。

    纪然此行虽然只有他和母亲两人,但却受到万千国人的关注,要知道他可是去给国人争光长脸的,不过经过相关行业人员仔细的分析之后,国人普遍认为纪然拿奖的概率不高。

    金摇杆奖作为世界上第二古老的游戏奖项,也被称之为大众游戏奖,该奖项最早仅由英国大众选出,而现在人人都可以在网上投票。

    其最佳手持/手机游戏奖项,于2007年设立,当时的名字是‘年度最佳移动平台游戏’,而首例获奖游戏为square-enix的移植版‘最终幻想’。

    此后,popcap的‘宝石迷阵2’、konami的‘合金装备触屏版’、rovio的‘愤怒的小鸟里约版’和‘愤怒的小鸟太空版’、2k的‘x:未知敌人’、blizzard的‘炉石传说’也相继获得各年度最佳移动游戏。

    从得奖的作品可以发现,金摇杆奖的最佳手持/手机游戏设立的十年来,前三年可以说基本都是移植游戏,中间三年则是‘愤怒的小鸟’和‘植物大战僵尸’这样的原创ip,而最近三年的‘x:未知敌人’、‘炉石传说’、‘辐射:避难所’则都是有多年pc和主机游戏ip基础的新游戏。

    一方面,这与金摇杆奖的投票群体组成有关,其中毕竟以pc和主机玩家占多数,魔兽玩家会把票投给‘炉石传说’,辐射玩家会投给‘辐射:避难所’,因为这些游戏更让他们感到亲切和熟悉,而这也证明了获奖游戏的名气和品质。

    但另一方面,也再次印证了某个现象,那就是随着大厂们带着经典ip不断杀来,移动平台上的原创ip想要突围,可绝不会像当年无主之地上的‘愤怒的小鸟’们那样容易。

    像素鸟作为第一款从中国走出,在世界范围内大爆的游戏,其下载量目前排列在年度手游第四,比它强的游戏尚有三款,同时他们的游戏性、剧情、以及画质都要比像素鸟强太多。

    因为理智的国人都明白,像素鸟被提名金摇杆奖,终究也只能是提名而已,包括纪然自己研究后,也觉得像素鸟想要获奖的机率不大。

    须知今年下载量比像素鸟高的三款游戏,分别是‘荒野’、‘游侠’、‘文明’,这三款游戏中除了荒野是原创ip之外外,游侠和文明都是从主机游戏移植而来,有大量的粉丝基础,也是得奖热门。

    像素鸟有太多的对手。

    不只是国人对像素鸟的前景持不乐观的态度,在国外的脸书、推特等平台上,像素鸟也遭到网友的‘炮轰’,而这些人恰巧便是金摇杆奖的投票主力。

    “我强烈地认为这游戏就是来整人的,难度相当变态,玩了好久最多也只到八十,期间还摔坏了四台手机,难以想象它居然会被提名金摇杆。”

    “究竟是我玩游戏,还是游戏玩我?如果是玩家被游戏玩,那这款游戏,为什么能被提名金摇杆,而不是我被提名?”

    “万恶的小游戏,万恶的纪然,万恶的金摇杆主办方。”

    “游戏如果不是为了让人通关那还有什么乐趣和意义!它就是不让我过十!fuck像素鸟!fuck纪然!”

    “其实没什么内涵在,单纯通过让人不爽的方式增加难度利用一下竞争心理罢,不是很懂这类游戏,更不懂金摇杆主办方的想法。”

    外国网友的评价,跟国内的网友如出一辙,因此国内的网友和纪然都只能期望,他们和那些给像素鸟差评,但依旧坚定不移玩着像素鸟的人一样,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渝都有直达伦敦的航班,飞行时间达到十四小时。

    十四小时后,纪然和纪母两人准时抵达伦敦,取完行李走出机场后,便看到接机大厅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举着纪然名字的牌子等在那里。

    这人叫韩冰,以前在狂徒工作室工作过一段时间,跟姚壮先算是熟识,近些年在伦敦的游戏公司工作,在网上听说收购了狂徒的纪然要来伦敦参加金摇杆奖,立刻便毛遂自荐要来接机和安排他近几日在伦敦的住行。

    纪然自是乐得如此。

    在接机大厅看到韩冰后,纪然立刻与纪母两人走过去。

    韩冰显然也是认得纪然模样的,因此在他远远看到纪然后,立刻怔住了,很显然,他的脑海中也响起了命运。

    而在短暂的微怔后,韩冰立刻继续迈步走向纪然,同时间心中感慨,纪然不愧是少年俊杰,人中龙凤,居然见面便能让他脑海中产生如此震撼的第一印象。

    “你好,韩叔。”

    纪然走到韩冰面前后,微笑着喊道。

    “你好。”

    纪母也向他问好。

    其实,因为纪然年纪的关系,在跟人的交往上,略显尴尬,以韩冰的年纪,纪然自然该喊他叔叔,但以他的身份,这么喊又有点不太合适,不过这次因为纪母也在的关系,纪然只能喊他韩叔。

    要不然纪然喊韩冰喊个,那他妈妈又该喊什么。

    韩冰显然也明白,所以笑着应下后,道:“坐了十四个小时的飞机,都累坏了吧,走,我先带你们去酒店。”

    说着话,韩冰很顺手的接过纪母手中的行李箱,纪母推辞了一下,见韩冰态度很坚决,便也没再说些什么。

    在韩冰的带领下,两人很快便从停车场上了韩冰的车,向着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希尔顿酒店驶去,在行驶的过程中,韩冰向两人介绍着街道两旁的景点,相处得倒也愉快。

    因为略微堵车的关系,三人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酒店,分别入住酒店后,韩冰便暂时离去,先让两人休息,等晚上再带两人去吃饭。

    而在晚上吃饭的时候,韩冰跟纪然聊了一下金摇杆奖的事,对于国内外网友都对像素鸟突围困难的说法,韩冰有不同的看法。

    “随着近年来随着国内的科技发展,社交网络和移动智能机,正在快速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现在的国内,即便是相对落后的地区和城市,乃至于乡镇村里,都出现了人手一台智能机的情况,在这方面中国可以说是移动智能手机最为普及的国家之一,而金摇杆奖的另一个名字是什么?大众游戏奖,换言之,这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奖项。

    最终作品能否得奖,全要靠人民手中的选票,在像素鸟之前,因为没有中国游戏被提名过金摇杆的关系,人们不知道现在的中国人究竟有多么庞大的能量,但是我相信,以你的人气发出号召的话,必然可以为自己拉来很多选票。

    你要知道中国人占了世界总人口的多少。”

    韩冰的一番见解,让纪然的心头有些火热。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