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男同学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男同学

    纪然差点都怀疑自己进错宿舍了,他连忙出去看了看,号码没错,这宿舍就应该是自己的宿舍才对,宿舍的地上也是相当乱,有碎纸屑,有垃圾袋,有吃剩下的外卖盒子,甚至还有瓜子皮。

    好在纪然发现自己的座位还能坐,虽然靠背上面也挂着一件衣服,纪然艰难的把椅子抽了出来在上面坐下来。

    没多久,宿舍的门就被突然推开,进来两个光着膀子的男生。

    “今儿这球打的可太臭了,没手感。”

    “谁说不是呢,我这鞋穿的也不合适,跑起来一颠一颠的,根本不舒服,妈呀!”

    其中一个男生正说这话,突然尖叫一声。

    “你鬼嚎什么啊?昨晚上看的恐怖片今儿中午还没消化啊?”

    那个尖叫的男生指了指纪然,另一个男生这才回头:“妈呀!哥们你谁啊?怎么来我们宿舍了?”

    纪然之前一直坐在角落里面,他们进来也没出声,所以导致这俩人第一时间并没有看到纪然。

    “你们好,我也是这个宿舍的,我叫纪然,就住这个床铺。”纪然伸出了一只手。

    “哦!你就是这个床铺的呀,我们还说呢,这个地方为啥一直没人,学校也不给安排新的人进来,你好,我叫王兵。”

    “你好你好,我叫李谦行。”

    王兵和李谦行两人分别跟纪然握了握手。

    “哥们,刚刚我们进来你咋也不出声啊,躲藏的挺隐蔽啊,一时之间我都没看着你,等看到你之后还把我吓一跳!”王兵道。

    纪然道:“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想我究竟是不是这个宿舍的,这个床位是一直空着没错吧?”

    “没错没错,你看,你一直不来,我们也就习惯了把这儿当成一个放东西的地方,既然正主来了,咱们就把东西拿走吧?”王兵道。

    “赶紧的吧,你看你那衣服还在人家椅子后面呢。”李谦行道。

    “去你的,你行李还在人家床铺上呢,赶紧上去拿下来。”王兵给了李谦行一记勾拳,后者灵活的闪在一边,显然不是第一次接这招了。

    王兵见到自己的一击被李谦行躲过了,也不追他,而是去将放在纪然那里的东西收拾走。

    二人正在忙活着,纪然也不想闲着,他走到厕所去将扫把拿了出来,扫着地上的瓜子皮。

    李谦行一边收拾一边道:“不好意思啊兄弟,昨天晚上一起看恐怖片来着,嗑了点儿瓜子,皮都没来得及收拾,让你见笑了,你放着一会儿我弄吧。”

    纪然摆了摆手道:“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

    王兵突然抬起头道:“对了,兄弟,你这是干啥去了?一直请假来着吗?”

    纪然道:“哦,一直有事情,所以没来学校。”他也不想轻易把自己的那些事情说出去。

    现在跟舍友还不熟,显然他们都没认出自己来,如果上来就说自己拍电影如何如何,怕给人留下一种不好的印象,再说纪然一直以来都是习惯性低调,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说自己的成就,如果他们不问,那么纪然也就一直不说,如果碰巧说起来,那纪然也可以告诉他们,反正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不过纪然不愿意主动说出来。

    “哦……”

    王兵表面上虽然不说什么,但是内心深处倒是对纪然的事情很感兴趣,这家伙干啥去了能这么久不来上课,而且学校还批准?不过他之所以不问,就是因为他知道千万不要轻易招惹京影的学生,没准哪个就后台很硬。

    等这两个家伙收拾完了之后,纪然来到自己的床铺,发现桌子上还是有一堆书,杂乱的摆放着,更可笑的是床上还有一个脸盆。

    “两位兄弟,这些东西是你们的吗?”纪然问道。

    王兵看了一眼然后赶紧摇头道:“不是我们的,是他的。”说完,用手一指最后一个床铺。

    李谦行也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道:“对,不是我们的。”

    纪然道:“那这位兄弟人呢?”

    王兵的回应和李谦行差不多,两人都是将头缩了回去道:“不知道不知道。”

    “诶?”这两人的反应让纪然有些奇怪,心说他们这是怎么了?突然之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刚刚还挺热情的,现在一个坐在桌子前看起书来,另一个则直接爬上了床用杯子将自己的头埋了起来。

    纪然不是他们两个的东西,纪然也只好自己将这个脸盆和这堆书拿走,谁知他刚刚把东西拿了起来,睡在他对面的王兵突然把脸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对纪然道:“兄弟,我劝你先放下,等会儿那个人回来让他自己拿吧!”

    纪然奇怪道:“可是我要铺床啊,怎么了?”

    王兵的脸上露出难看的神色,一旁的李谦行也给王兵使了个颜色,王兵只好道:“好吧。”然后就继续把头蒙在了被子里面。

    纪然十分莫名其妙,他将书整理好放在了最后那个床铺下面的书桌上,想了想之后又将脸盆放在了地上,终于能够把自己的床好好铺铺了。

    纪然带的东西虽然不多,也无非就是床铺,被子、换洗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品,带的最多的还是书,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看书是必不可少的提升自己的方式。

    可尽管没多少东西,但毕竟是来生活的,当他把床铺全部整理好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

    有些疲惫的纪然拿着自己的东西就想去洗澡,不过当他站起来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两位兄弟,你们去厕所吗?不去的话我要洗澡了。”

    二人都表示不去,林风这才扭头进了厕所,既然是生活在宿舍之中,就要在意他人的感受,尊重他人是很重要的。

    等厕所里面水声响了起来,王兵才将头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对李谦行道:“喂!这可咋办啊?你刚刚为啥拦着我不让我说?”

    李谦行一脸无辜的道:“兄弟,你总不能不让人家铺床吧,再说了,你看这位新来的兄弟像是好惹的吗?咱俩那么多次去申请换宿舍,学校都说没位置了,可人家那床位空了大半个学期了,照样来上课,学校也不管,这两个主儿,哪个是咱俩惹得起的?”

    王兵想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他点点头道:“唉,那人估计要回来了,他一回来要是纪然还没洗完澡,估计就更爆炸了,你还不赶紧上床躲躲?”

    李谦行想到那个画面,简直是太可怕了,吓得他赶紧脱了鞋就往床上窜:“你说的太对了,诶?我咋发现我这个位置不太好呢?他俩要是冲突起来,波及不到你,但是容易误伤我啊!”

    王兵道:“这就是你运气不好了兄弟,你放心,回头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会想念你的。”

    “去你大爷的,待会儿要是出事了,你可别见死不救!”

    “唉,好不容易昨天晚上他不在,咱俩放纵了一把,周末怎么就过去的这么快啊!”王兵在床上叹道。

    就在这时,房间门突然被推开了,王兵和李谦行两人都吓得一激灵,连忙在床上躺好。

    只见一个梳着小平头,带着金丝眼镜,上身穿一个粉红色的半袖的男生走了进来,他一进屋之后,立刻眉头一皱道:“什么味儿啊?是不是你们俩又打完篮球不洗脚?臭死了!”

    这‘男生’捏着自己的鼻子,连忙从自己背着的兔子包包中掏出了一瓶香水,对着空气一顿狂喷。

    “对不起我们错了!今天忘了!”王兵连忙道。

    “还不赶紧去洗?!愣着干什么呐?”这男生把双手一叉腰,大声嚷嚷道。

    “那个……厕所里有人,等他出来我们俩立刻就去洗!”李谦之也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

    “什么?有人?你俩都在床上呢,厕所里还能有人?有鬼啊?别懒了,给老娘赶紧点!”这位‘男生’一路捏着自己的鼻子,用手不停的扇着风,像是躲避瘟疫一样快速的走到自己的床位。

    当他看到地上的脸盆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紧接着脸就像是烧红了的烙铁一样,对着王兵和李谦行吼道:“这是谁干哒!谁干哒!谁把老娘的脸盆放在地上了?多脏啊!沾上土谁负责?!你们俩负的起责吗?”

    王兵无奈的再次把头从被子里探了出来道:“真不是我俩,宿舍里新来了一个兄弟,他也是并不知情,你一定要原谅他。”

    这话一出,站在地上的那个‘男生’将他的小嘴抿的死死的,嘴唇都变成了白色,他几乎是从咬紧了的牙齿之中挤出了几个字:“新来的?看来我要给他上一课!让他知道知道规矩了!”

    说完,他就气呼呼的将双手叉在咯吱窝下面,气鼓鼓的坐了下去。

    王兵和李谦行在自己的床位上互相给对方使了个眼色,示意手机联络。

    王兵:“咋办呀?我看今天这场大战是避免不了的了,你说谁会赢啊?”

    李谦行:“谁会赢?在你心中居然对这个问题了解的还不够透彻吗?王兵啊王兵,你醒醒吧,世界上还有人是他的对手吗?”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