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艺术的起源

第一百七十二章 艺术的起源

    王兵:“也是……诶,你听,水停了,估计那哥们洗完了!完了,全他妈完了!”

    李谦行:“世界末日,各顾各的吧!”

    随后他俩就把手机丢在一旁,用被子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在被子中颤抖着,等待着。

    纪然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将刚刚的疲惫感一扫而空,天气还挺热的,他就穿了个大短裤出来,上身也没穿衣服,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打开了厕所的门。

    王兵和李谦行都听到了纪然开门的声音,在那一刻他们知道,一切都完了,他们就像是犯人在等待刀斧手落下屠刀的那一刻,就像是孩童在新年的时候捂着耳朵等待鞭炮点燃的那一刻,就像所有基督教信徒等待着被上帝审判一样,等待着。

    然而,十秒钟过去了,半分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他们预想中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与之相对的是寂静,可怕的寂静。

    王兵不由得拿出了手机,悄悄地给李谦行发消息道:“咋没动静了?哑炮?要不你出去看看?”

    李谦行回复道:“滚犊子,你咋不去看看?我还想活命呢!”

    王兵实在是忍耐不住了,他对李谦行道:“要不咱们一起看,这样等着太煎熬了!”

    李谦行:“好,说好了一起看,不看不是人!”

    王兵:“我啥时候骗过你,三,二,一。”

    王兵和李谦行非常默契的同时坐了起来,蒙住头的被子一下子被掀了起来,他们看到了令他们永远也忘不了的一幕。

    那个在他们心中如果魔鬼一样的存在,居然在面对纪然的时候没有爆发,而是瞪大了双眼,嘴巴张的像一个‘o’型,楞在了原地,而纪然显然也不知道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是谁,看到他这独特的造型,也愣在了原地。

    王兵转头望向李谦行道:“什么情况?这俩人被美杜莎石化了?”

    李谦行也愣住了:“我也不知道。”

    就在这时,那个‘魔鬼’说话了,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是……你是纪然吗?”

    纪然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发寒,但还是点点头:“是……是啊,你是?”

    “啊!……”魔鬼突然欢呼了起来,他原地跳了四五下,然后又飞奔过去抱住了纪然跳了起来,纪然压根儿没时间反应。

    这一幕简直是让王兵和李谦行的眼珠子都掉出来了,他们想到过地震,想到过海啸,想到过火山喷发,想到过八级台风,却从来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场景。

    “纪然!我爱你!我是你的粉丝!我是你的死忠粉!我天天看你的电视剧!天天看你的小说,现在居然见到你的真人了,你的肌肉!你出浴的样子!”

    “等等!你不会以后就是我的室友了吧?”

    看到纪然一脸惶恐的点了点头,这男生继续道:“啊!我太幸福了!不行了!我……不行了……”

    这个男生还没说完,就双眼一翻,在纪然的怀里晕了过去。

    等纪然和王兵三人匆忙的将他送到医务室,被告知也许只是天气太热的缘故,休息休息也就没事了。

    等三人回到宿舍之后,王兵和李谦行都围着纪然问询了起来,语气颇为激动:“哇,兄弟,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能把魔鬼都搞成那样?”

    “等等,纪然……纪然!”李谦行突然道:“你不会是那个拍过山海电视剧的纪然吧?”

    “山海电视剧?……”王兵听李谦行这么一说,也念叨着纪然的名字:“你是不是写过一本小说,名字叫放逐,在终点文学网连载?”

    纪然还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被这两位同宿舍的兄弟自己全部推理出来了,他也只能是无辜的点了点头。

    “这么说咱们要跟纪然做四年的室友了?”李谦行有些难以置信的道。

    “啊?真的吗?真的是你吗纪然?”王兵也兴奋起来。

    纪然再次无辜的点了点头。

    “啊!”王兵和李谦行二人也尖叫了起来,就差双双晕了过去。

    折腾了半天之后,好不容易洗完澡的他再次累的满身是汗,无奈的他只能再次拿起东西走进厕所。

    一边冲凉的纪然一边,或许自己听许攸南的出去住才是正确选择?

    洗完澡后,在与室友的聊天中,纪然了解到他的室友和他是一个学院的,但并不非他们导演系的人,是传媒院里面学动画和数字媒体的,他们之前也没接触过什么明星,所以可能才如此激动。

    周一上午的第一节课,也是纪然在京城电影学院上的第一节课,这节课是一个老教授王亚平的艺术学。

    纪然很早的就到了教室,这个点来学校的人没几个,但是其中就有纪然考试时候碰到过的那个冷冰冰的女生,安琪。

    安琪明显是看到了纪然,而且应该也认出来了,但是却没有跟纪然打招呼,而是自己找位置坐下了,坐在了离纪然不远不近的地方。

    安琪不理纪然,纪然自然也不会主动拿自己的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两人就当从未见过一般。

    过了一会儿,快接近上课的时间,同学们也陆陆续续来的差不多了。

    有很多人好奇的看着纪然,也有人似乎十分激动,捂着嘴一直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当然也有些许不屑的眼神,纪然并不在意,他只是来学习的。

    等到上课铃响起的时候,有一个身影急急忙忙的冲进教室,这个人看着快坐满的教室,十分眼尖的就看到了纪然旁边的空座,自然也看到了纪然。

    只见这人眉眼之间都透露着一种欣喜的感觉,表情十分夸张,还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大神!”

    而随着他的声音还有他矫健的步伐,全班同学都向着纪然这边看了过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真是跳脱的二逼青年吴天昊。

    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纪然旁边,激动地道:“大神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你呢!”

    纪然无奈招手示意吴天昊把耳朵贴过来有话跟他说,吴天昊二不兮兮的将耳朵凑过来,纪然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能不能小声点,上课了。”

    “哦哦,好的好的。”吴天昊虽然说话的声音收敛了不少,但他的动作夸张地让纪然感觉自己的叮嘱完全就是多此一举,只能认命的看着他兴高采烈地坐在自己身边。

    现在纪然这个位置几乎成为了所有同学的目光焦点,但好在纪然也不是一般人,完全无视这些人的目光,倒也没有如坐针毡。

    上课前的小插曲过后,教室前门走进来一位穿着衬衣西装,花白的头发梳成背头的老头,怀中抱着一本很厚的书。

    “来,上课前我们先点一下名,安琪。”

    “到。”

    “哇,这个老师超恐怖的,而且你要小心了,他之前就在课堂上宣布过……”

    吴天昊说了一半不说了,纪然忍不住追问道:“宣布什么?”

    “这位同学,请你起立一下。”王亚平已经走到了纪然的旁边,板着脸道。

    纪然这才知道为什么吴天昊说了一半不说了,在心中不由的暗骂自己好久没上学,真的是蠢了。

    “你是我们班的同学吗?我的课是不允许外校学生来旁听的。”老头严肃的说道,两只眼睛像是老鹰一样盯着纪然。

    “不好意思,老师,我是这个班的。”

    “那我怎么第一次见你,你叫什么名字?”老头眯起眼睛,似乎透露着一丝危险的意味。

    “我叫纪然。”

    “我想想……哦,就是那个一直旷课的纪然吧。”

    纪然有些哭笑不得,但是面带微笑的解释道:“老师,我不是旷课,我请假了的。”

    “哼,你知不知道上我的课的规定,不管什么原因,不管你有没有假条,只要缺课三分之一以上,这门课就没有成绩了,必须重修。”

    “但老师,我是真的有走不开的事情。”

    “哼,我知道,不就拍个电影吗,才多大就整天不务正业,能不能分清楚主次,半个学期你都没来,上课讲什么你都不知道,不重修等啥呢?”

    在王亚平训纪然的时候,教室里有一些人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俨然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如果非要究其是为什么,或许是人人都会有的嫉妒心理吧,亦或者已经熟悉了同学之后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的排外情绪,当然也有很多认出纪然对他有好感的同学面露担忧。

    “老师,我好努力把前面的课程补上的。”

    “补?谁给你补,你还当这是高中呢?收拾书包走人,反正我现在讲的你也听不大懂。”

    纪然有些郁闷,这个老师怎么有点不讲理的感觉啊,只能争取道:“我能听懂,真的,老师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你知道艺术的起源吗?你知道……”

    “斯芬克斯之谜。”纪然无奈只能回答道,而他所说的话也成功的打断了王亚平接下来要说的话。

    艺术的起源,在学术界就被叫做‘斯芬克斯之谜’,见这个有些独断专行的老师终于停下来听自己说话,纪然赶忙继续说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