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两百零八章 偶遇

第两百零八章 偶遇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李谦行暗骂了一句停下了脚步,纪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然看到了一脸尴尬之色的席天逸。

    此刻他正在陪伴着一个中年秃顶的男老师,不过此人竟然并不认识纪然,鼻孔朝天一脸的高傲。

    纪然对着席天逸微微的笑了笑,毫不犹豫的拉李谦行坐到了一旁的桌子。

    “天逸,怎么了?”秃顶男老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疑惑的问道。

    只见席天逸十分尴尬的停在了原地,“没事,赵主任看到了一个老熟人,来先到这边坐下。”说着席天逸就把那个老师给拉到了一个距离和纪然他们比较远的地方入座。

    席家在娱乐圈也有一些人脉,纪然的《那些年》已经送到了一些评委的手中,席天逸也自然知道《那些年》的电影质量如何?

    在青年一代的导演之中,纪然的水平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那些年》的质量又十分过关,加上《山海》此刻在国内的声势,虽然才刚刚在国内下映,不过在国外又掀起了一场的巨浪。

    是个参与北京电影文化的评委都不会视若无睹,优秀青年导演的奖项一定会做到纪然的手中。

    当席天逸知道这个早已经有所预料的结果之后,也不免有些失落,更加不知道怎么面对纪然。

    本来还想替席洛和纪然对着干,自然此刻他现在已经后悔的肠子都青,早知道那天就不精虫上脑,当着那几个美女的面前贬低纪然。

    席天逸的新电影前前后后投了3000多万,他也害怕出了问题,无法通过北京电影文化渠道上映。

    背靠大树好乘凉,只要被北京电影文化节所安排到电影院去上映,排片方面,自然是不用担心。

    他席天逸可不比席洛是根正苗红的席家子弟,他也虽然姓席不过他的父母在席家只是普通人,地位和席洛的父亲相差很远。

    席天逸要不是自己有一些导演方面的天赋和才华的话,而且席家的下一代最有名望的席洛现在被封杀,他也是几乎只能靠自己。

    席天逸的心中有时候也挺感谢,那个不知名的人举报席洛吸毒,使得事情被爆发出来。

    本来他对纪然只有佩服,不过他知道自己在表面上还得做出一副跟纪然势不两立的动作,起码席洛的父亲还在一旁看着。

    “席天逸现在还敢这么嚣张出现在校园之中。”崇拜破灭后,李谦行更多的是失望。

    此刻正不满的嘟囔着,要知道席天逸是大四的学生,已经临近毕业,几乎是不会出现在校园之中,而距离毕业论文答辩也有一段时间。

    “不用管他,我们说我们的,而且他现在看到我们都当缩头乌龟,连个招呼都不敢打。”纪然也微微的笑道,绝对十分有趣。

    李谦行突然表情一呆,他们不是找一个远处坐下了吗?怎么又跑过来了?

    席天逸和赵主任刚好经过此处,他们也恰好听到了这一句话,席天逸不过却不敢再发作。

    那秃顶男老师疑惑的上前打量了两人一番,他的名字是赵元,北影声乐系的主任。

    看到李谦行和纪然好一阵不自在,才缓缓的说道,“这位就是纪然同学吧,果然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不愧为天才的称呼。”

    赵元依稀可以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还是挺英俊,不过此刻却一年的阴霾之色,一看就是一个坏人,丝毫不带掩饰。

    席天逸面色犹豫再三还是在一旁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可是赵元丝毫不在意。

    “何海冰跟我说过你,对你十分的看好,甚至把你誉为鼓励下一代电影的领头人。”

    面前的人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纪然也不好装作没有听见,只好站起来身体道了声,“老师你好,您是?”

    纪然谦和的态度并没有赢得赵元的好感,丝毫不予理会。

    “以你现在的大一身份,就应该好好的学习,还去参加北京电影文化节,你这不是添乱。”

    赵元是对席天逸十分看好的一个人,他也为席天逸感到惋惜,要是纪然不参加的话,席天逸还有一些希望获得优秀青年导演奖。

    现在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那些评委再怎么乱睁着眼睛,都会把这个奖颁到了纪元的头上。

    评委虽然评判是以公正公平的标准,但也要注意上社会的反响,纪然的水平本来就是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撮。

    要是您这么一个小型的优秀青年导演都得不到的话,外界的媒体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大肆的渲染贬低了评委。

    也自然不会毫不犹豫的手下留情,说幕后黑幕重重。

    “教训的是,当时我也是头脑一阵发热,不知道老师是谁。”纪然先是认的错,转而疑惑道。

    “我是声乐系的赵元主任。”赵元对纪然不认识自己很是不满,还不停的问他。

    “现在很多人拍电影都并不急着放映,纪然我觉得你应该先把《那些年》给放一放,我也有幸看过你的《那些年》很多方面还是有些瑕疵的,看来你是太急于求成,没有把你的水平完全的表达出来。”

    纪然的脸色有些怪异,他也听到了赵主任的一段话意思是什么?转过头对着李谦行问道,“北京电影文化节参展的电影可以退赛吗?”

    “应该是可以吧。”李谦行语气不确定,既然好不容易走到那一步,即使是陪太子读书,也不会有人轻易的选择放弃。

    李谦行也从未关注过是否有这方面的规定。

    赵主任和席天逸顿时一喜,还以为纪然知道后果。

    “要想让《那些年》退赛,直接去申请就可以,可不要让《那些年》短短一个月拍出来的电影毁了你得之不易的名声。”赵元对纪然都不满,很大一部分程度源于嫉妒。

    一个年轻人,甚至比他儿子还小,竟然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而他已经临近五十岁,还是北影的一个小小的主任甚至于出去社会之后,都不会有人理睬他。

    “你的话我会考虑的,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听说北京电影文化节即将开始开展,开展之后就会宣布优秀青年导演是谁?我也不想在此刻再节外生枝。”纪然委婉的拒绝洗,席天逸的脸上露出了黯淡之色。

    赵元被气的手都在颤抖,就差吐沫横飞录制者纪然开始破口大骂。

    “你真的是不识好歹,实话也不怕告诉你,这次担任评委的有好几个是我的朋友,如果纪然你不想毁坏你自己的名声的话,我劝你还是仔细听一听我的提议。”

    赵元脸色也很快变得阴沉,明目张胆开始威逼,而纪然最讨厌的就是这一种人,要是有机会他会毫不介意一棍子打死他。

    “你是想暗箱操作吗?”纪然知道以赵元并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做那样的事情,多半是以吓唬居多,不过纪然依旧觉得内心很是不爽。

    纪然他希望生活在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这样每个人才会有机会,而不是被少数人破坏这么一个环境。

    “这是友情的提醒,而且你的电影一个月就拍出,也确实是粗制滥造赶出来。”赵元言之确凿,纪然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过《那些年》,不过他倒是一本正经的在说。

    “在香江电影黄金的时代,据我所知一个月拍出的电影并不在少数,而现在有很多作为经典的影片,都放在我们的电影课上面讲解,或许其中有一些还有赵元老师你参与的注释注解。”

    纪然也不知道赵元有没有参与,能在北影做到主任这么一个位置,学术水平肯定不会太低,而香江电影的黄金年代是一个永远绕不过去的话题。

    “如果一个月拍不出好的电影,那么我认为绝对是导演水平的问题,作为老师你教书育人,自然知道不能一杆子打死所有的人。”

    纪然声音清朗,掷地有声,此刻他已经完全不顾赵元和席天逸的脸色变化。

    “赵主任,我们还是走吧。”席天逸艰难无比的开口说了一句,他真的不敢再与纪然起冲突,他明白纪然不是他能够轻易对付的,即使加上一个赵元也不行。

    纪然的目光也随之被转,落到了席天逸的身上。

    “席学长其实你知道的,我本来根本就不想参加什么北京电影文化节,要不是你刻意的语言相激,我也不会自降身价。”

    纪然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没有一句的虚言,而席天逸点了点也丝毫没有反驳,要是纪然当初是故意所为,那么他就太可怕。

    “那你就不应该让这位老师来教训我,想要我退出就退出,把我纪然当做是什么人了。”

    纪然的目光变得凌厉无比,语气也开始咄咄逼人,他很少发火不过一旦生气那就是真的生气。

    “你还懂不懂的尊师重道。”

    赵元的心里也在盘算着怎么去给纪然一个教训,可惜纪然不是他的学生,不然还不任由他来拿捏。

    “抱歉,你从未教授过我,对我来说你只是有一个老师的头衔,毕竟现在这个社会是个阿猫阿狗都叫做老师。”

    纪然毫不介意的继续说道,不过三楼的小食堂也有一些人发现此处的动静,开始指指点点,几人都不是无名之辈。

    “对,找茬老师,哦不对,是赵老师。”李谦行也在一旁的附和着。

    纪然看来暗暗的一笑,偷偷的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席天逸知道再这样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沉着冷静的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让赵主任来找你麻烦。”

    他偷偷的拉扯一番赵元,赵元的脸色早已经铁青无比,只见他附耳在赵元的耳旁吐露出几个字,就把赵元给拉走。

    纪然也觉得很是扫兴,只是吃一个饭还被人指着脑袋教训一顿。

    午饭只是一个小插曲,不知是谁在背后使力,还是围观的人素质确实是高,在校园论坛上面并没有这一件事的传出。

    刚刚离开没多久的纪然便接到了时乾的电话,告诉他金舟要见他,现在就在山海娱乐,而且还很正式。

    对于一个令人尊敬的长辈的召唤,纪然也不敢不听从,告了一声假,便直接敢去。

    恍然间纪然觉得自己有必要抽空学一下驾照,之后的出行也方便一些。

    金舟早已经在会客室等待着,穿着一身老式的中山装,老神自在的闭目养神。

    他的面色红润,看上去神采奕奕。

    纪然打开门边看到空旷的会客室里面只有金舟一人,而金舟也同时睁开了眼,面带着慈祥欣慰的笑容。

    纪然便走便微微的低着头说道:“金老您吩咐一声我亲自去见你,怎么好意思让你来我的公司。”

    在尔虞我诈的娱乐圈,金舟是纪然最为尊敬的人之一。

    金舟大笑三声,爽朗的笑声传遍整个会议室的上空,纪然也走到他的身旁坐下,疑惑的黑白分明的眸子闪耀着不理解的目光。

    “我这一次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恭贺你一番,《山海·寂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金舟知道纪然的能力,自然知道纪然水平不会太差,而山海的ip的价值也很高,却从没想到会一步登天到如今的地步。

    在金舟的预想之中,纪然或许会在30岁左右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而现在的纪然刚刚过了18岁。

    纪然细细的听着,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不免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露出了一丝少年的纯真。

    金舟则更加欣慰,他还害怕纪然被巨大的胜利给冲昏了头脑,好在一切依旧。谦虚使人进步,而傲慢无遗会扼杀一个天才。

    纪然这才反应过来,金舟是说是有两件事,恭贺的话他也听得多了,那要看在谁的口中说出,分量绝对是不一样的。

    “那第二件事呢。”

    “没想到你还是那么急。”金舟呵呵的调笑了纪然两声,面色变的有些凝重,浮现出一丝尴尬,“我也是北京电影文化节的关于青年导演参展电影项目的一个评委之一,我这一次来时当一个说客。”

    纪然知道以金舟的资历担任评委是绝对够够资格的,难道真如赵元所说的那般,他的心头突然浮现出一丝隐忧。

    他点了点头示意金舟继续说下去,纪然本来对于参加北京电影文化节就不是十分上心,也是静极思动。

    金舟绝对不是一个无缘无故的损害纪然利益的人,既然来此一定是有着充足的理由。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