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两百一十九章 颁奖

第两百一十九章 颁奖

    席天逸已经得知此次颁奖的人是纪然。

    新生代最强的导演,没有之一。

    同年龄人之中纪然完全压住了所有人的光辉,他们要是星星,纪然就是太阳。

    媒体也兴奋的想要看到这具有戏剧性的一幕,还有不少人暗中期待席天逸是获得优秀青年导演奖者。

    两人之前就有过冲突,而且纪然从参加北京电影文化节到退出,再到成为导演,这其中可是一直都有着席天逸的影子。

    一个是青年一代当之无愧的王者,一个是平凡青年导演之中的优秀一员。

    娱乐圈的是是非非谁也说不清楚,不过席天逸知道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前去参加。

    比起往届的小型颁奖仪式,此刻的略显狭小的礼堂倒是入座很满。

    此次的颁奖仪式旨在鼓励新一代的导演勇于创新,勇于探索,勇于付出努力的精神,毕竟青年才是未来。

    纪然老神自在的坐在颁奖台附近的长桌,于一排年纪都可以当他爷爷的人坐在一起,丝毫没有压力。

    他已经知道最后的结果,不过他没有提出太多的意见,方正最后入选的纪然包括席天逸在他看来水平都差不多。

    要是真的搬上大荧幕,一切还未可知,不过倒是烂片居多。

    青黄不接,金舟也和他提及过,青年一辈受到的历练比较少,而电影本身就是一门人生的艺术。

    纪然两世为人,遭受过平行时空和现在时空的洗礼,又从小经历无数病魔的折磨,比一切人看的透彻,更何况他还有着人生成就系统的帮助,于那群人不可同日而语。

    台上是一男一女两个正正经经的主持人,都是官方所提供,讲话也倒是风趣,主持的功力也十分的深厚。

    没有表演的节目,只有大片的歌功颂德和对未来的展望。

    一群青年导演将腰身挺直,脖子伸的老长,就像是长颈鹿一般,他们好似觉对这样做就能够缓解压力或者能够提前知道结果一般。

    奖项一共分为最佳剧情片奖,最佳视觉效果奖,最佳音乐奖,以及最让人万众瞩目的优秀青年导演奖。

    做一个含金量本来就不高的小型颁奖仪式。唯一被外界承认一些地位的就是优秀青年导演奖。另外的其余三个奖项也只是算是安慰奖。

    等着纪然都快昏昏欲睡了,才到最后的颁奖环节,而纪然也能够参与其中,这也是第一次纪然给别人颁奖。

    顺其自然就有了精神,一旁的金舟也笑看着这一幕,在纪然的强烈要求下,只要是席天逸获得的奖项全都由他颁奖。

    无论是什么奖项,而这群导演都不想得罪一个前途无量的人,都同意了这一个建议。

    席天逸这次暗中给他来了一击狠的,纪然早就想着报复一番,他可从来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

    当然跟周德军那边商讨过一番,纪然也不会在网络上面可以对席天逸直穷追猛打,他只是想告诉席天逸有些事情是要靠着实力的,而不是靠着歪门邪道。

    在这一次的事件之中,席天逸靠这蔡良生的势力,专走捷径攻击自己,用污蔑来提高名气,这在纪然看来是十分下作的行为,还不如努力的去提高自己的导演水平。

    毕竟导演是要靠作品说话。

    加入交流团之后,纪然也有资格去观看席天逸提交上来的《夜色》,相较于他以往的作品来说简直一般无二,丝毫没有半点长进之处。

    要知道他之前执导的电影可并没有参加任何奖项,而作为他此刻这么在意的一部电影,竟然就是这样的一部水平,心思估计都放在《夜色》之中的美女身上。

    就这样还敢跟自己的《那些年》对比。

    评委团的其他成员也都看过纪然的《那些年》自然都明白纪然《那些年》对这些青年的电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额存在。

    光是在叙事的方面就远远的超过。除非在上映的时候,观众某个神经不对了,又或者是这些电影触动了观众的某种心情,才会产生逆袭的现象。

    “最佳视觉效果奖,得主是.....”

    另一个女主持人立刻接过了话茬,“席天逸导演。”

    两人都面带着微笑,“欢迎席导演上台领奖,也欢迎纪然导演前来颁奖。”

    立刻就有女司仪从后堂走了出来,捧着一个镀金的奖杯,席天逸一听整个人身子都软了下来。

    得到奖项的他并不是不开心,只不过这一个奖项都是被戏称为安慰,对于雄心壮志的他来说自然不满足。

    本来以为纪然退出之后,他有很大的希望得到优秀青年导演奖,没想到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内心变得越发黑暗的他甚至在想是不是纪然在暗中捣鬼,毕竟纪然也是评委团的成员之一。

    即使席天逸再老大不情愿,既然已经选择来了,就要接受这一切,要不然他在国内绝对是寸步难行。

    正了正衣服,脸上强挤出一丝的笑容走舞台。

    席天逸身旁坐的几个年轻的导演也顿时松了一口气,席天逸获得了这个奖项,也就是说他们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另外两个人的眼神中都闪出了一丝的火花,他们知,最后的对手肯定就是对方,之前的两个奖项已经结束了,这已经是第三个奖项。

    “你小子可不要给我闹出事来。”胡景天十分不放心,暗自叮嘱了一句,才不拦着纪然让他走到台上。

    而纪然一直面带着笑容,好似想到某些开心的事情。

    本来就是强挤出笑容的席天逸此刻的面色更加难看,他得到纪然可能会作为颁奖嘉宾的存在,没想到正好是自己,这怎么可能是巧合?

    从女司仪的手中接过奖杯,纪然走到席天逸的跟前说道,“席学长又见面了,没想到这次是我亲自给你颁奖,你的电影很不错,最佳视觉效果奖。”

    纪然也调查过在此次的所有作品之中几乎都是小成本,能弄出一些特效的话,都算是高投入了。

    而《夜色》的投入也将近有1000万,已经不能算得上是一部小成本的电影了,也被席天逸加上了一些特效在上面在画面上也算是做足了功夫,得到这个奖也是实至名归。

    “谢谢!”席天逸强挤着笑容,从纪然的手中接过奖杯,这一幕正被底下的记者给抓拍到。

    纪然的资历尚浅,他们以为纪然会跟席天逸在里面发生一些冲突,没想到纪然竟然能够作为颁奖嘉宾的存在,亲自给席天逸颁奖。

    这样的画面可是十分的难得,顿时让他们大跌眼睛。

    镁光灯闪耀的光芒比以往的任何一刻都来得强烈,瞬间照耀了整个小舞台。

    “这小子天生就应该混迹娱乐圈。”金舟和胡景天两人在底下笑骂着说道。

    席天逸的身高比纪然高个十公分,此刻微微的弯腰,接过奖杯的那一刻,也永远的被定格住,脸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也成了一张存在记者相机中的照片。

    在男主持的要求下,纪然还是说了一段话,“很高兴能够给我的学长席天逸颁奖,虽然我跟他有些误会,不过都已经是过去式,《夜色》确实拍的很是不错,里面的特效能够配得上最佳视觉效果奖”

    纪然话锋一转,饶有兴趣的问道:“这上面花的钱不少吧。”

    席天逸在来之前被周德军千叮咛万嘱咐,谨言慎行,自然不敢乱说话。

    “还可以。”席天逸唯唯诺诺的应答了一句。

    “一部小成本电影特效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然是很不错了。”纪然看似随意的说道,就给了席天逸很大的压力。

    参选的必须是小成本电影,也避免是有人以大欺小,请一些大牌明星或者是高级特效团队,这样就无法体现出一个导演真正的水平。

    小成本这个小在当今这个时代,也只是值的是1000万以下的投资电影,纪然的《那些年》预算是1000万,实际的也才花了500万就拍出来。

    由此可见特效和非特效的烧钱程度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而纪然的《那些年》各方面的效果,胶片之类也全都是用的最顶级的,关键的是《夜色》的投入竟然是1000万。

    纪然也猜测席天逸肯定是自己掏了腰包,补贴了一部分特效上面的钱,却不敢上报。否则他的预算一旦超出,就不再是一步小成本电影,对于参加比赛也会引起诟病。

    媒体知道纪然的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甚至有些媒体会一字一句的琢磨纪然的话,这些全都会被不停的分析。

    席天逸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也想明白了,这个纪然真的是太可怕了,就连此刻颁奖给自己恭贺自己的同时竟然还挖了一个陷阱给自己跳。

    席天逸知道要是自己一个得瑟的说出来了特效所花的钱,就连那他这个视觉效果奖项都会变得名不符。

    参加北京电影文化局的优秀青年导演的评选,就算是真的是白来一趟。

    “席导演,你也可以说一下获奖感言了。”身材高挑的女主持人微笑着说道。

    席天逸的获奖感言早已经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可惜的是他只想到了自己获得优秀青年导演,而不是这一个垃圾一般的奖项。

    如果没有办法反抗,那只能背背的忍受。周德军的话犹如在席天逸的耳边。

    有时候蹭一蹭纪然的热度也是挺好的。席天逸自我安慰着说道,他瞬间就有了阿q精神。

    “纪导是我的学弟,不过在大一期间上半学期休学就指导处《山海·寂灭》这一部现象级的电影,我虽然是学长,但依旧屈居于他的才华之下。”

    “可惜的是我已经毕业,否则倒是可以和纪然学弟多讨教一番。”

    男主持人立刻接话,“看来我们的席天逸学长也是一个谦虚之人啊。”

    花花轿子人人看,在这个场合他们也不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

    纪然嘴上永远挂着那股淡淡的坏坏的笑容,像看着席天逸,而席天逸也能感觉到莫名的害怕,好似纪然就在盯着自己犯错。

    而他一旦犯错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最后一个奖项。

    优秀青年导演奖本来媒体应该去关注的奖项,优秀青年导演的归属还是在青年导演演得很有分量。

    获得这个奖项之后在各大院线之中的一些排片量都会有所增加,只要水平不会太差,绝对是一部票房不弱的电影。

    毕竟电影院天天给你拍片,就算是一部再烂的电影,票房也不会太差,更何况是这种投资不超过1000万的小成本电影。

    “本届的优秀青年导演,两位都是难分上下的,所以最后的得主是张光,贺源。”

    优秀青年导演长的极少数的情况下会有这两位,上面也有些规定,在很多的奖项都有这方面的规定,不过大多数的时候只有一个人。

    北京电影文化节举办至今已经是第是十八届了,这也是第二次又两位得主成为双黄蛋的存在。

    纪然作为评委对于这个决定即是关注着,也是决策者之一。

    两个优秀的青年导演穿戴整齐的,本来两人眼神中都是敌视的目光知道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对方,虽然两人平时是私交好友。

    此刻眼神都变的柔和,伸出手紧紧的握到了一起,拥抱了一番,走上了台前。

    纪然也真的为他们高兴,虽然他们跟席天逸的导演水平相差并不是很大,不过他还是希望踏踏实实的拍电影的人获得这个奖项。

    站的高度不同,思考的问题的角度自然有所不同。

    这次的颁奖自然就没有纪然的份,而是德高望重的胡景天导演亲自上去颁奖,作为这一次北京电影文化节的总导演,他肯定是有这个资格。

    在一阵鼓励之后,这一个小小的颁奖仪式终于落下了帷幕,媒体们也开始散场。

    抓住这次机会一些青年导演也上来和评委团等人交谈着。不过对于纪然他们还是很陌生,而纪然的年纪也让他们拉不下这个脸。

    席天逸匆匆的想要离去,却被纪然给拦住。

    “席学长,大家都在这边交流经验,你为何提到的离去?难道觉得你的导演水平很高吗?”

    周德军用吴天昊所犯的错误来威胁自己,在纪然的心中还有着一些怨气存在。他跟朱德军没有什么交集。不过席天逸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不冷嘲热讽一番,纪然觉得对不起他自己。

    “纪然我自认我技不如人,不过你也别逼人太甚。”

    席天逸强自镇定,他是真的怕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