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两百五十二章 最后的愿望

第两百五十二章 最后的愿望

    金鸡奖举行了这么多届,不是没有发生过意外,得奖嘉宾出现意外不能前来领奖的情况当然也出现过。

    可从来都没有这么严重过。

    是的,纪然的份量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导演可以比得了的,尤其是在这一次金鸡奖的主办方眼里,更何况这次出现的意外也比以往更加严重。

    山海的品质无须质疑,而现在正好又有战龙推波助澜,至少有三项大奖在等着纪然。

    他如果只是单纯到不了场,大不了就是他人代领而已。

    可现在,他是出了车祸。

    这奖是颁还是不颁?

    如果颁了,会不会有人说纪然故意在这个时候炒作一波?主办法是为了安慰他给了他一个奖?

    可如果不颁,那怎么向他的艺术成就交代?

    主办法,主持人还有一应后台工作人员都焦头烂额了,要怪,就只能怪纪然实在是太优秀,他的山海只要再烂一些,战龙的成绩只要稍坏一些,都不会陷入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观众席上的群星们也沸腾了,有的是为纪然挽惜,当然也不乏有落井下石的,而那些记者们也开始在心里打起了腹稿。

    就如同主办方所担心的一样,这一次纪然所得的奖不管颁不颁下来,他的绝对有本事把纪然车祸与金鸡奖联系在一起,借着这位天才少年导演好好的赚一波眼球,打响知名度。

    除了这些人之外,在场只有一个人为纪然。

    自然就是金舟。

    做为评委之一,他一直在后台。

    在得知纪然出了车祸之后,他便第一时间打通了纪然的电话。

    是一名参加抢救的护士接听的,电话一直没有挂断,他一直通过电话注意着纪然的情况,而除了医务人员之外,也只有他才明白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紧急。

    撞向纪然的车正好是撞到了纪然所坐的一侧,巨大的冲击力把车门撞得变了形,更是差点把纪然压扁。

    而且为了保护傅冬暖,纪然尽力的挡下了冲击力。

    这就导致现在纪然正躺在急救台上,随时都可能过世,傅冬暖只有三处骨折外加轻微的脑震荡。

    “怎么样了,现在怎么样了?”金舟根本就等不及,这才几分钟而已,他就朝着那接听电话的护士大吼了十多遍了。

    “什么,他要跟我说话?”而这一次,金舟居然听到电话那头的护士说纪然醒了,要跟他通话。

    愣了一下,金舟赶紧喝到,“还让他胡闹什么?先赶紧给他做手术啊。”

    可紧接着传出来的,就已经是纪然的声音了。

    “要想救我,就让主办方现在就宣布我得的奖,快。”纪然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话说完,而电话也被他挂断了。

    金舟愣住了。

    这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要死亡之前得到自己受到了国内电影圈最终认可的消息,好瞑目?

    饶是金舟看惯了大世面,现在也不由得想到了这个荒唐的可能性。

    不过好在,做为一名蜚声国际的名导,金舟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哪怕这真的是纪然的想法,他也一定要帮他实现,自从合作的山海之后,他已经把纪然当成了自己的学生。

    现在这种时候,纪然想干的事情再荒唐,他也一定会照着做。

    金舟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主办方,并且以自己的名义告诉主办法,调整颁奖顺序,将纪然得的奖一定性全都颁发。

    好在金舟的份量足够重,也好在纪然在电影圈的成就也足够大。

    在金舟近乎愤怒的吼了几句之后,主办法居然同意了。

    工作人员以最快的速度行动了起来,主持人也准备再一次上台了。

    “省掉请颁奖嘉宾上台的环节,直接宣布结果。”金舟就怕躺在医院里的纪然下一秒就会死去,于是连忙向准备上台的主持人喊道。

    主持人愣了一下,看向了主办方的高层,见到他们都点了点头之后,连忙走上了台。

    “各位来宾!”一上台,主持人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纪然纪大导演现在正在进行抢救,我们无能为力,但我们也不想只是眼睁睁地看着。”美女主持人说了一句漂亮的话之后,便话锋一转,直入主题,“刚刚经过后台工作人员的商议以及征得评委们的同意。”

    “我们决定为将属于纪然导演的奖项提前颁发给他,只希望我们共同的祝福能传达给远在医院的纪然导演,让我们一起祝他挺过难关。”

    不得不说,能做金鸡奖的主持人水平还是不低的。

    这番话说出来让整个会场都安静了下来,而不管真心的还是假意的,现在都露出了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甚至连周德军和周宏,席天逸三人都配合着向台上的主持人点了点头。

    “哼哼,领了奖之后才能瞑目吗?”周德军压低了声音,淡然地说道。

    “主办方居然为了他改变颁奖流程?”周宏咬牙低声骂了一句,可很快他忍不住一笑,“难道真的已经命在旦夕了?”

    “就算死了也要知道自己得了什么奖?”席天逸不屑地笑了一下,“太特么好笑了吧!”

    媒体席上,也议论纷纷。

    “明天头版头条的标题就我已经想好了,就写——震惊,金鸡奖居然为了天才少年做这样的事……呵呵,肯定吸引眼球。”一名胖记者得意的拍着自己的肚皮。

    “啧啧,纪然的能量居然这么大?”另外一名记者则向自己同伴说道,“赶紧给公司打电话,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第一手消息,不管是纪然被救活了还是死了,一定要第一时间拿到,现在看来,能得到纪然的独家消息我们就赚大了。”

    “死啊,一定要死啊,你死了我们就有天大的新闻了。”一名戴着眼镜的记者双手合什,小声的祈祷着。

    又何止是他们,其实有不少导演脑子里都冒出了恶毒的想法。

    没办法,纪然就像是一座一夜之间拔起的大山,压在了整个演艺圈的上方。

    山崩了,被他压着的导演,演员才有活路,而一座巍然不动的山,再怎么妙笔生花的记者肯定也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在无数人各怀鬼胎的心思之中,主持人也接过了后台工作人员递给他的几张信封。

    里面装着的,当然就是纪然所获的各大奖项内容。

    只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些内容了。

    算是老天的可怜也好,亦或是演艺圈众人对这位天才的缅怀也罢,他们都无所谓了。

    如流星一般出现,便如夏花一般消逝,或许就是纪然最好的结局吧。

    周德军,周宏与席天逸在参加金鸡奖之前,已经做好看纪然在颁奖台上耀武扬武,得意洋洋了。

    可是现在,在听到主持人已经宣布纪然所得的一项又一项大奖,他们没有生气,也没有愤然。

    他们在笑,心里高兴,纪然所得的奖份量越重,他们就越是高兴!

    “伤患心率加快,血压升高了!”一间满是医生和护士的手术室中,一名紧盯着仪器的护士着急地向正紧张地进行着手术的医生喊道。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止血了吗?”忙碌的医生连抬头发愣的时间都没有,只是紧张地大叫着。

    “伤势太严重了,刚刚胃部又出现了一个孔洞!”另外一名医生让护士抹了下额头上的汗,语气无奈又着急。

    “缝啊,赶紧缝啊!”第三名医生则大吼到。

    “骨折十多数,胆囊破裂,肺,肝还有胃全都被钢板穿透了,脑子也受到了重击,这就算救活了,恐怕也只能一辈子躺床上了吧!”看着忙碌不已的医生,护士们小声地议论着。

    纪然已经成了血人,可是五官还是隐约看得出有几分帅气,这让说话的小护士暗叹可惜。

    “你知道什么啊,那个人是谁你不认识吗?”一旁的小护士瞪了她一眼,“那可是纪然,就是开发了山海游戏,又拍了山海和战龙的那个纪然。”

    “真是他?”之前说话的小护士一下子瞪大了双眼,“难怪门口那么多记者,我还怕自己认错了呢。我说怎么外科,内科的主任全出动了,连院长都亲自来动手术了,真夸张!”

    是啊,无论是谁都肯定会觉得夸张,就连本市的一把手生病受伤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没办法,纪然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

    一个这么有名的天才导演,如果真的死在了他们医院,他们医院的名气不知道要受到多大的损失。

    而如果救活了,那绝对是一飞冲天。

    最最重要的是,在最开始商讨治疗方案的时候,院长居然接到了一把手打来的电话,告诉他无论如何都要把纪然救活。

    不就是一个导演吗?怎么连一把手都打电话过来?

    不管如何,上到院长,下到正在动手术的医生们都不敢懈怠!

    可是,可是这怎么救得活啊?

    纪然被搬到医院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的意志力到底有多强,居然硬撑着打了一个电话之后,身体机能已经降到了极限。

    什么咖啡,强心针,该用的已经都用了,输血都已经不知道输了多少毫升了,但纪然现在依然处在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状态。

    更何况,在做体征测量的时候,这些医生更是发现这家伙身上居然还有顽疾!

    身受重伤,又被开膛破肚,以前得的病也发作了。

    这使得在手术的过程之中,纪然的生命体征异常的混乱,从而导致手术的难度大得惊人。

    “不行,肺部又出现了一些小孔洞!”这时,一名大夫赦然抬头,“已经止不住了。”

    “动手,止不止得住都给我继续!”一名虽然戴着医帽,可依然可以看到发白的鬓角的医生大吼着,而从手术开始到现在,他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过。

    “滴!”

    然而他的声音这才刚刚落去,一声无比高亢的蜂鸣声传出。

    这是来自于心率仪器的声音,做为医务工作人员,他们太清楚这声音代表什么了。

    所有的医生都停了下来,护士们也瞪大了双眼,全都看向了那鬓角发白的医生。

    “愣着干什么,做心脏起搏啊!”可那医生仍旧没有停下。

    他不敢停下,因为他知道哪怕是真的救不活纪然,也绝对要让别人知道他们是真的已经尽了全力。

    “院长,做不了!”可另外一名医生却无奈的摇起了头,“他心脏下管的动脉才刚刚接好,如果做心脏起脉的话,血液的冲击力又会把那根动脉给冲破的,再重新接的话,更加没可能接好了。”

    “院长,算了吧!”一名医生朝他安慰了起来,“这种伤势,别说是我们医院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救不活的。现在的医疗水平没那么高。”

    “院长,宣布死讯吧。我通知保安过来把门口的那些记者给弄走!”

    鬓角发白的医生也终于停了下来。

    是的,没救了。

    他行医数十年,哪怕是不看仪器也知道现在已经彻底没救了。

    看了看那张年轻的脸,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