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两百八十四章 沉冤得雪

第两百八十四章 沉冤得雪

    周雨欣扑到纪然的怀里,放声痛哭。

    在最开始纪然还有些尴尬。

    他和周雨欣的关系,本来就十分近,一些无良媒体也拿他们两个的关系做过文章,但实际上两人心里都清楚,两人最多最多就只能算是知音,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或者说有一种类似于亲人的情感。

    但毕竟外人不知道,两个人如果真的表现得太过亲密的话,肯定又会引起不少人的误会,所以最开始,纪然只能任由周雨欣搂着自己的脖子,他的手却不知道该怎么放,同时也朝着自己的员工尴尬的笑着,只不过那些员工们看到这一幕之后,却并没有多想。

    在看到周雨欣抱住了纪然之后,不管是男的,女的,还是年纪比较大的还是刚出来参加工作的,心里都冒出了一些十分荒唐的想法。

    他们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们对自己的老板有着绝对的自信,他们相信自己的老板不会做出什么任何不好的事。

    更有甚者,甚至冒出自己的老板这么出色,哪怕是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也理所当然,偏偏他们没有一个人对自己心里的这种想法表示怀疑,

    而这,就是纪然的魅力和领导能力都提升一点之后的作用。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纪然这两方面再提升一点的话,只怕他说的话在这些人的心里就会成为圣旨,哪怕是纪然当着他们的面杀人了,他们也会拍手叫好,不会认为纪然做错了,只会认为被纪然干掉的人该死。

    而纪然在看出了自己的员工们并没有多想之后,也放下了心来,同时也抬手轻轻地抱住了周雨欣。

    当然,他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只是想要安慰她而已。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周雨欣和纪然都被贬得一文不值,也被媒体和从业者们认为是该滚出娱乐界的害虫,可即使如此,周雨欣却一直表现得十分坚强,甚至还强颜欢笑,主动逗笑别人。

    但是谁都知道她的心里肯定顶着莫大的压力,她一直是在苦苦的支撑着。

    现在,关于她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她的清白,她的名声不日就会恢复。

    她也终于不打算在忍了。

    哭,有时候就是最好的发泄发式。

    纪然也十分清楚,这个时候他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给周雨欣最好的倚靠而已。

    于是乎,整个公司都回荡着周雨欣毫无顾忌的哭声,但是谁都没有表示出不痛快。

    相反的,周雨欣哭得越大声,他们的心里才觉得越解气,才觉得这段日子的苦没有白受,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周雨欣才终于停了下来。

    从纪然的怀里挣脱,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双眼通红的看着纪然,“纪然,谢谢你。”

    纪然张开嘴,但周雨欣现在却一点也不避嫌抬手轻轻的碰触了纪然的嘴,显得十分亲密。

    没有让纪然说话,周雨欣才接着说道:“其实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怕自己会怎么样,我的钱已经赚够了,后半辈子只要我不乱花钱,我都能过得很舒服。”

    “我只是害怕因为我,把你也毁了,把山海娱乐公司也毁了,你知道吗?我想过了,如果这事真的不能顺利解决,我就自杀,而且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要会用我的命来换你的清白。”

    纪然被周雨欣的话吓了一大跳。

    这可不是什么马后炮,周雨欣现在的表情十分坚定,她肯定是在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只不过就在纪然吓了一大跳的时候,周雨欣反而一笑,“所以我要谢谢你,谢谢你保住了我的命,谢谢你没有在关键时候抛弃我。”

    “纪然!”说到最后,周雨欣的声音突然间压到了极点,只有纪然能够听得到她的声音,“此情此恩,无以为报,从此之后,我必不离不弃!”

    根本就没有等到纪然反应过来,周雨欣深吸了一口气,朝着纪然嫣然一笑,“我先回去休息,睡个觉。”

    调皮了眨了下眼睛,周雨欣快速的离开了公司。

    纪然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但最后只是摇了摇头,无奈的一笑。

    周雨欣是在对他表白吗?他可以肯定——是的,可惜的是,他的心里现在只有傅冬暖一个。

    都说初恋是最刻骨铭心的,的确如此。

    刚刚周雨欣的举动让纪然心动了,可一想到傅冬暖,他的情绪立刻就平复了下来。

    没有再去想这事,他本来就让对周雨欣说,让她回去好好休息,这事之后肯定会有许多片约找上她。

    现在她主动离开,也是好事。

    而后,他又看向了时乾,“接下来就该做另外一件事。”

    呢喃了一声,他才开口向时乾问到:“一百亿,转账到另外一张银行卡上,需要多久?”

    “一百亿?”时乾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纪然,纪然会准备这么多钱,不用讲,肯定是用来收购公司的。

    只不过现在方真公司已经没有办法收购了,难不成纪然已经挑选好了另外一家公司?

    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到晚又安排了些什么,时乾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到,“我找下关系,应该会和正常的转账程序差不多。”

    “行!”纪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明着时乾递了过去,“我这几天抽了个时间,把我的流动资产全都弄到这卡里了,刚好一百亿。”

    “我等下用手机发个账号给你,你去帮我转一下。”纪然淡淡的呢喃着。

    时乾则石化了,瞪着双眼看着纪然手中拿着那张银行卡。

    这可是一百个亿啊,要是自己拿到这笔钱直接跑路了,别说是后半辈子了,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愁吃喝,可以潇洒度日了。

    “愣着干嘛?”纪然看到时乾这样子,摇头一笑,伸手把卡塞到了他的手里。

    “老板?”时乾咽了口唾沫,不由自主地开口。

    但既然却抬手把他的话给制止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一百亿,还是以后更加绚丽的前景与世界,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一百亿以及日后的光景?

    时乾根本就没有多思考就确定了自己的选择。

    一百亿,的确能上他想干嘛就干嘛,但比起这个,他更加看重的是未来。

    自己这个老板,几乎无所不能,一次又一次的创造了奇迹。

    他以后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他不能确定,没有任何人能确定,他甚至觉得连纪然自己都无法确定,比起以后能够亲眼见到纪然走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并且有幸也成为其中一份子,一百亿,算什么?

    “放心,明天这个时候,这一百亿一定转到您给的账户上。”随即,时乾朝着纪然点了下头,拿着银行卡出了门。

    看着时乾的身影,纪然笑了笑。

    他当然不是闲得无聊来考验时乾。

    从现在开始,他再也没有闲工夫去管钱了,他需要有一个专门的,信得过的人来处理财务。

    比起再去请一个人,自然从身边的人来挑选一个更加合适。

    孙景?傅冬暖?许攸南和姚壮先,当然不合适,他们的定位十分清楚。

    相比起他们,时乾更加算得上是纪然的贴身秘书。

    刚让时乾离开,纪然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事实上,是一下子来了许多电话,其实这一段时间,时乾的电话差不多一直响个不停。

    尤其是金老,吴京等和纪然有过合作的演员和导演们,全都断断续续的给纪然通着话,这些人都清楚纪然的为人到底如何,当然知道他是绝对不可能干出这种事的。

    不少人也直接言明,只要纪然开口,他们会尽一切全力帮他。

    尤其是金老,直接告诉纪然,只要他想,他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为纪然发声,并且请全球最好的律师团队。

    吴景更是火爆,直接扬言要是纪然不爽,他可以考虑亲自为纪然把孙鹏飞给揪出揍上一顿。

    对于这些人的好意纪然嘴上虽然拒绝了,但心时却牢牢的记住了。

    虽然所有的事情加在一起,外界觉得纪然应该是被压得喘不过气了,不过纪然自己却十分清楚,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所以不管是谁打电话进来都只是让他们安心。

    连孙景和傅冬暖提出想要帮忙,纪然都让他们不用管。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场大浪潮之下,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纪然说话,发声的原因了,事实上,之前纪然成为众矢之的,在某种程度也是纪然有意为之,之前他被压得越狠,越多的人对他产生了误会,那么当真想澄清之时,所产生的反弹力就会更加强大,就如现在,媒体不敢出声,这让网上现在替纪然说话的人根本就碰不到半点阻力。

    即使是拿钱办事的黑粉和水军,现在也哪怕是一个字都不敢说,而这一连串电话,当然全都是对纪然表示恭贺之意。

    纪然在应付着他们的时候,同时也告诉他们不用心急,等两天还有一场好戏。

    纪然在几乎是绝境的情况之下来了个惊天大反转,让听到说有好戏看的人,一个个都期待得不得了,甚至金老直接表示,如果接下来的那场好戏真的够好看的话,他要考虑拍成电影。

    用金老的话来说,只有取材于真实生活的事件拍成的电影,往往才能够更加的抓人心。

    纪然可谓是春风得意,有些人和团体那可就难受了。

    自然,最难受的肯定要属蔡良生了,此刻在蔡良生的别墅之中,大厅里面充满了白色的瓷式碎片,蔡良生坐在沙碎片围起来的沙发,呼呼的喘着粗气。

    而在他的跟前,则跪着一个人。

    当然不是别人,正是孙鹏飞。

    孙鹏飞的脸,青一块,紫一块,右半边已经完全肿了,眼睛肿得只剩下了一条缝。

    不用说,这肯定是被打的。

    “你很牛逼嘛。”才刚刚恢复了一些力气,他便再一次把目光落到了孙鹏飞的身上,可是越看越气,站起来又一脚蹬到了孙鹏飞的头上。

    “拍了我的视频,录了我的声音,还说要搞死我?”孙鹏飞被踹倒之后,蔡良生一脚一脚的踩在他的身上,“你搞啊?你特么现在就去举报啊!看是你死还是我死。”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蔡良生第一次这么踩他了,蔡良生已经这么干了好几轮了,而孙鹏飞,最开始还会求饶,还会认错,但现在他完全瘫了,双眼无神,他的心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死掉。

    又足足的持续了十来分钟,蔡良生又和前几次一样,退后一步坐到了沙发上。

    这时一名手下模样的人递给蔡良生一杯茶,喝了一口之后,蔡良生端起茶杯咬牙狠狠地往孙鹏飞身上一扔。

    “咚!”的一声,茶杯砸到了孙鹏飞身上之后掉落到了地上,而后摔裂成了两半。

    也不再看孙鹏飞了,蔡良生转而看向了刚刚递给自己茶的那人,咬牙喝到,“事情办得怎么样呢?”

    “这网上的人的嘴嘛是肯定堵不住了。”那人赶紧回道,看到蔡良生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又接着说道:“不过其他的事情搞定了,律师说了,没有实质性证据,不用担心需要负法律则任。”

    “该打通的关节也已经打通了,要是那个叫纪然的真的敢用这件事情来告你,到时候吃亏的绝对是他。”

    “可以这么说,整个团队已经做了个计划,只要纪然告你,后续他又会面临一系列更大的麻烦。”

    “好,不错!”从网上爆出所谓的直播开始,蔡良生就郁闷到了极点。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