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两百八十五章 最郁闷的人

第两百八十五章 最郁闷的人

    这一段时间,他的名声可谓是水涨船高,不仅成为了第一个‘打败’过纪然的人,更是以始作俑者的身份把纪然搞得身败名裂。

    他只觉得爽,异常的爽。

    可还没有爽几天呢,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网上对他一片骂声,连蔡氏集团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好在,好在他们是实业集团,不是娱乐公司,蔡良生更不是演艺圈的人,对于这些虚名也不怎么在乎,对他造成的影响也小得可怜,要不然非得把他给逼疯不可,不过心里虽然不在乎自己被骂的事,可一想到纪然那家伙又起死回生了,他心里就堵得慌,只觉得自己会疯掉。

    总算,在抓住了孙鹏飞一通发泄之后,又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在蔡良生看来,纪然抓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会反过来告他一次,利用视频上的内容,以合理的罪名告自己,从而索要赔偿,不过现在嘛,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那他就没有什么好怕了。

    “纪然,你最好聪明点,得了便宜就别给我卖乖。”接着,蔡良生冷哼着,“要不然,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哼哼……”

    说完,他的目光恰好又落到了孙鹏飞的身上。

    “拖出去,把他的腿和手给我打断了再扔出去。”说完,蔡良生朝着孙鹏飞啐了一声,吐了口唾沫,“还想搞我?老子让你下辈子几十年都生不如死。”

    已经被打得没了知觉的孙鹏飞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狠狠地震了震,眼里竟是惶恐之色,他努力的张开嘴,可却连一个音节都吐不出来。

    除了蔡良生,最郁闷的人的估计谁都想不到。

    不是那些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被喷了个体无完肤的媒体们,也不是那些黑过纪然的黑粉和水军。

    更加不是像席天逸,周德军之流。

    事实上这些人,在知道纪然出了这么大的事之后,的确是开心得不得了,可这才几日的时间,纪然身上发生的事情彻底的反转了过来,更加让他们感到惊恐的是,是纪然亲手还了自己的清白,而且还是用一种他们闻所未闻的,最有效,最不可防备的方式。

    这让他们已经明白了过来。

    纪然,和他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上,纪然这事翻转了,他们的心里没有不痛快,反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释然。

    是的,一个人如果牛逼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么之前和他为敌的那些人,心中的恨意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转而变成一种另类的崇拜和自豪。

    纪然就是这样一个人。

    在席天逸和纪然往日的对手眼里,都觉得自己曾经和这样一个如今高不可攀的人为敌过,心里都莫名其妙的对自己有一种自豪感。

    他们并没有不开心,也没有郁闷。

    真正郁闷的是——国内游戏霸主腾讯。

    就在纪然完成了直播并且坐车回到了山海娱乐公司开会的时候,同样有一家公司开了一声紧急会议。

    开会的,便是腾讯的游戏部门。

    整个部门,不管是旗下的哪个游戏的负责人,只要是手里有点权力的,全都聚集到了办公室之中。

    而会议其实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整个会议室里,坐满了人,也站了许许多多的人,可却安静得不像话。

    有人紧皱眉头,有轻轻叹气,也有人一脸惶恐。

    腾讯游戏部门,大会议厅里,气氛异常的压抑。

    一些职位低的,胆子小的领导者,已经不知道抬手抹掉了几次因为太过紧张额头上冒出的汗了,在正位,是一名平头,穿着西服,眼神凌厉的中年人。

    会议厅里至少有四五十人,可是他谁也没看,只是看着放在自己桌前的一叠文件。

    不过他的眉头却皱得很深,越到后面,脸色也越难看。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

    才看到那中年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把文件合上,缓缓地把头抬了起来。

    顿时,所有的人脸色一正,立马紧张无比地看向了那中年人。

    “说说吧,现在要怎么解决这事?”缓缓地,那中年人开口了,语气不急,但是谁都听得出来他无比生气。

    要是不生气那才怪了。

    山海手游戏和端游的运营权本来在他们手里,虽然分红不多,可每月至少一千万的营利流量,绝对是整个游戏部门最赚钱的项目。

    而且甩第二和第三不知道多少条街。

    当然,做为一个企业,怎么可能看到这么眼红的项目却只能和别人分红的份?

    早在纪然把山海游戏拷贝给他们,并且把密钥交给他们的时候,腾讯的技术人员和其他的员工们也在第一时间用特殊的方法把核心代码给弄了出来,接下来,便是在经理,也正是眼前这位中年人的授意之下,开始对山海进行全面的复制与改造。

    山海,之所以会这么吸引人,除了纪然精心设计的人物与宏大的故事背景,当然就是其游戏性了,他们的做法也十发简单,换皮不换骨。

    所有的人物都换一张皮,所有的技能把图标,特效和演出方式改了,其核心的机制与数据完全不发生变化,然后再套用到自己的游戏上。

    背景和人物故事也渐渐完善。

    这是一个大项目,所以没有人着急,也没有催。

    两年了,一个脱胎于山海的,名为王者荣誉的moba游戏诞生了,因为是照搬核心数据,相当于只是给原游戏人物出了套带特效的皮肤而已,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重大的bug,只要投入便可以直接运营,上市赚钱。

    可即使是这样,整个参与这个项目的人却都知道急不得。

    因为纪然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正处在如日中天,山海游戏在ip内的其他产品之下,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君不见这两年,有多少模仿山海的游戏出现,可最长的一个也只是运营了将近一个月而已。

    这类产品只要敢出现,就肯定会面临着被喷到死的结局。

    腾讯本身的名气就不好,所以大家都明白如果这个时候敢把这个产品推出来,那就是找死。

    他们一直在等时机,等纪然的名气不再上涨。

    而在山海上他们也已经开始做手脚,他们想要以各种各样的方法,让游戏玩家们觉得,这个游戏没有以前那么好玩了,最让人称道的平衡性也不在了。

    游戏嘛,背景设置得再好,人物再好看,可一旦不好玩了,玩家们也不买账了,只有等到这个时候,才是自己推出王者荣誉的最好时机。

    他们有自信,真等到山海势衰的时候再推出王者荣誉,必定会迎来新的一波风嘲。

    至于那些可能会骂他们抄袭的人,他们才懒得去管,这么多年了,骂他们抄袭的人还少吗?可影响他们赚钱了吗?

    而这个机会,在他们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了,纪然,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成了众矢之的,而且随着他名声的败坏,山海的玩家也急剧减少。

    即使是这样了,可他们还是没有着急。

    一直耐心的等到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负担的时候,才把王者荣誉曝光。

    就像他们当初想像的一样,当这游戏第一次曝光的时候,便吸引了无数的玩家。

    而且很不可思议的是,骂他们抄袭的人少得可怜。而且只要往往有这样的人出现,就必定会被更加庞大的潮水淹没。

    参与这个项目的人,谁不是高兴得发了狂了?

    他们心里都清楚,只要这游戏上市了,那必定会取代山海的地位,名气与吸金程度都将全面取代山海。

    而当初因为分给纪然的钱,到时候可就会有一部分流入到他们的口袋里。

    就凭着这一部游戏,发家致富,那是绝对没有可能。

    甚至连这位平头中年人,这一段时间都处在狂喜之中,他甚至已经和情人约好了,年底去一趟赌城,好好的放松放松一次。

    可哪知道,连一天的时间都没。

    这样的喜悦甚至连一天都没有持续,一道像是神罚一样的天雷落到了他们的头上,瞬间把他们从天堂打到了地狱。

    纪然直播了,直播的内容那么劲爆,不仅仅还了纪然的清白,也让他们的美梦在那一瞬间跟着破灭。

    甚至一些心理素质不好的员工,已经被气得请了病假回去休息了。

    自然,在纪然开了直播后的一个小时之内,虽然还没有开始正式运营,但已经设立了官网的王都荣誉论坛内,吵翻了天,就和以他们他发布的所有游戏一样,论坛里刷屏一般的发布着王者荣誉抄袭,腾讯不要脸的话题。

    但这一次,结果却和以前截然不同。

    以往这些玩家们虽然骂归骂,可还是有一批死粉坚守着阵地。

    毕竟以前他们发布的游戏,都是国外大火,国内很难玩到的游戏。又或者是上手很难,需要花钱才能玩的游戏。

    在经过他们的仿照之后,不能玩到的能玩了,上手难的变容易了,要花钱才能玩的也变免费了,在这种情况这下,玩的当然不少。

    可这次不同,山海本就是在国内能玩到,而且操作简单不需要花钱的品质极好的游戏啊。

    于是,在几个小时之后,论坛的发贴量极剧减少。直到现在为止,整个王者荣誉的官方坛论已经成了死水一片。

    而百度的王都荣誉贴吧,更是已经被山海那多得可怕的粉丝完全占据了。

    没人玩了,已经彻底没人玩了。

    他们花了足足两年时间,无数精力与财力的项目还没有出娘胎就已经彻底宣告夭折了,而当初提出这一项目,并且大力推广的人下场是什么?所有的人心里都一清二楚。

    “当初说纪然已经彻底完蛋了的人是谁?”中年人在开口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在冷哼了一声之后,便开口说道:“我记得是宣传部的人吧?”

    “宣传部的领导是谁?”

    话语落去,人群之中,一胖一瘦两个戴着眼镜的人缓缓地走了出来。

    “经理,当时的情况您也看到了,媒体网民一片唱衰,连和纪然合作过的人都没有一个人挺他。”

    “这就是你们不查清楚的原因?”其中一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中年人便断然开口将他的话给打断。

    “经理,不是我们不查,是查不到啊?”另外一人连忙叫苦。

    他们心里是真的苦,这事儿还真只能怪纪然,出了事之后纪然一点表示都没有,所有的举动都好像默认了自己的确做过那些让人不耻的事,而那中年人却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查不到?查不到就是无能。”

    他抬头看了下手表,“给你们二十分钟,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滚蛋,要不然我会让保安把你们轰出去。”

    两人同时一顿,张开了嘴,可那中年人却皱着眉朝着他们狠狠地瞪了过去。

    两人吓了一跳,默不作声的低头走出了会议事。

    “当初主持签合同的人是谁?运营部的吧?”这时,那中年男人又开口问道。

    连人都还没有站出来,他便冷冷地哼到:“对方那么爽快的答应赔偿十亿,你们居然连半点怀疑都没有,运营部的领导,也滚吧,同样是二十分钟。”

    几个人愣了一下,咬了咬牙转身离去。

    紧接着,这中年人又连续说了几个部门的人,无一例外,基本上都是有纪然或者山海有过间接和直接接触的人。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个中年人只是在找借口发泄心中的不满而已,很多人根本就不用负直接责任,但还是被他开了,只不过没有人敢说话,这个时候,谁敢触他的霉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