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两百八十八章 穷途末路

第两百八十八章 穷途末路

    “纪然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别墅之中,蔡良生愤怒的大吼着。

    这事可不是像追梦演艺圈那件事那么小,真被曝光了,这可就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蔡良生急得冷汗直冒,他的身边其实还有一些人。这些人是他的律师团队,在电影上线并且推广之后,这些人就已经开始忙碌了,在得知了有这么一部电影之后,蔡良生就立马组织起了一个律师团队。

    没别的目的,就是要弄纪然。

    如果说追梦演艺圈的真相曝光了,只是让蔡良生感到恼怒的话,那么这部《我最有钱我最狂》则是让他感到害怕了。

    别人只是猜,但他却无比清楚,电影中的富二代安排人撞作家的桥段,和当时他做的一模一样,从找本市的老机司,到安排替罪羔羊,最后再买通酒吧里的服务员和一些顾客,电影和现实几乎没有任何区别,除了纪然已经知道了!蔡良生可以肯定纪然已经知道了真相。

    他怎么能不怕?

    追梦演艺圈的问题虽然看起来严重,但在几番的运作之下,还构不成犯罪,但这个事情如果暴出来了,他可就完了!

    很多人觉得,有钱人犯了事,拿钱就能摆平。

    可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现在他要面对的可是纪然啊,或许对于整个蔡氏集团而言,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蔡良生可人而言,纪然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安排人对他下手还想没事?

    作梦!

    他害怕了,害怕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说已经害得失了智。他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就是要先下手为强,赶紧找个借口,然后把纪然往死里弄,哪怕这个借口看上去十分可笑,甚至会引来舆论的压力,他都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而现在,他则只能从新上线的这部电影里找了。

    可足足有一个团队啊,全都是最专业的律师,钻空子,诡辩的能力个个都十分强悍,但已经过了十多个小时了,团队里居然还没有人抓到纪然的马脚。

    “操,到底能不能行,说句话啊!”实在是等不及了,蔡良生抹了抹额头的汗,大声一喝。

    “实在是不行!”团队的领导者转过身,有些颤抖的呢喃着,“这部影片里,除了姓之外根本就找不到影射的地方,根本就不能告他诽谤。”

    “那就找其他的地方啊,随便弄个罪名,只要能把他弄到法院去!”蔡良生大吼。

    可那律师只是朝着蔡良生无奈的摇着头。

    哪有这么容易啊,这部电影除了拍得十分出色之外,导演和编剧还无比用心,这些人都已经知道了,影片里的蔡姓富二代就是蔡良生,可即使已经明知道如此,但他们却依然还是找不到半点真正能和蔡良生联系起来的地方。

    除非,除非蔡良生站出来对大众说,影片里干的事,就是他干的。

    知道现在无论对蔡良生说什么,他肯定都听不进去,那律师也懒得和蔡良生说,转过身去装模作样的又忙了起来。

    蔡良生坐回沙发,还只是刚坐下电话便响了起来。

    “喂,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看了一眼号码,刚接通蔡良生就朝着电话里大吼着。

    “蔡少,不行啊,我们见不到赵松!”电话那头传出了十分无奈的声音。

    “见不到?见不到是什么意思?”蔡良生愣了一下,旋即疯狂大吼。

    他的事情是怎么曝光的?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赵松。

    就算他的脑子没有纪然那么好使,可是他也能明白,他对纪然做出的事,无辜的,且能知道整个事情经过的,只有一个赵松。

    有胆子把事情曝光出来的,也只有他而已。

    在让自己的律师团队研究电影的时候,他也已经让人去找赵松了,可现在自己派出的人却说自己见不到赵松?

    “你不是他的代理律师吗?为什么见不到?那些条子不让你见?”蔡良生抓狂了,疯了似的大吼着。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被蔡良生的吼声吓到了,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支支吾吾地开口,“不是条子不让见,是赵松已经没在警局了?”

    “什么?”蔡良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好像,好像说是被纪然给转移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则接着传出。

    直到这时,蔡良生像是被雷给劈中了,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被纪然给转移了?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关在警局的人他说转移就转移,他纪然是神啊?”

    “蔡少,真没骗你,是一个和我私下你关系比较好的一个条子说的,就在昨天,纪然带着几个人带了警局,十分钟不到局长就赶到了,才淡了几分钟而已,局长就连带赵松在内,亲自把纪然一行人给送走了。”

    蔡良生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睛里掉出来了。

    这什么操作?纪然已经牛逼到这种地步了吗?

    他没有再向电话那头的人说话了,默默的挂断电话,身子半躺在了沙发上,双眼茫然。

    暂且不去管纪然到底是怎么做到把赵松给转移走的,但既然赵松已经被转移了,就代表纪然已经开始行动了。

    越想越是心惊,越想越是害怕。

    可人就是这样,一旦某种情绪到达了极点之后,则极为容易做出无比极端的事情。

    只见到蔡良生的牙猛地一咬,露出了一副极为愤怒凶狠的模样。

    重重地喘了口气,他再度拿起了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蔡良生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你们应该已经到了吧,现在可以行动了,这次你们做什么我都不管,明白吗?”

    一口气把话说完,蔡良生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嘴角上挑着,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然而很快,他脸上的表情就完全凝固住了,只听到电话那头的人,一如上一通电话的人一样,支支吾吾的呢喃着,“蔡少,动不了手,真动不了手。”

    蔡良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直接朝着电话里大吼道:“为什么?你们不是说自己什么都不怕,只要给钱就能办事吗?”

    “真不行!”电话里传出了苦笑的声音,“来了个大明星,外面一直有记者,不可能动手。”

    “谁,特么的哪个大明星啊?”蔡良生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了,怎么会突然冒出个大明星?

    “好像就是那个拍战龙的吴景,真的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操!”蔡良生小声地骂了一句,而后气喘呼呼地接着说道,“那你们不会等到他走了吗?他总不可能一直呆在那里吧?”

    “蔡少!”

    电话那头才发出声音,蔡良生就忍不住了,开口猛喝,“又怎么呢?让你们等都不会吗?”

    “蔡少,你可能不知道,从昨天开始就不断的有明星来看这个叫赵冰洁的,昨天晚上,周雨欣还陪了一夜,这些记者从昨天开始就没有离开过。”电话里的声音更显得无奈,“我估计今天晚上又会跑来一个什么明星。”

    “而且!”电话那头的人似乎知道蔡良生已经气得不成话了,连气都没有喘一下,用极快的语速说道:“而且不知道从哪里了四个人,好像是保镖,壮得不像话,光站那里就让人害怕,您的事,只怕真的干不成了。”

    “m!”连想都没有想,蔡良生就朝着电话里大吼着,什么人能站在那里就让人害怕?只怕是自己安排的那些人找的借口吧!不想理会他们,蔡良生最后还是挂断了电话。

    这一次,他又半躺到了沙发上,然而不同于上一次,上一通电话打完,他还只是感觉到迷芒,不可思议。

    可这一通电话打完,他的眼里只剩下了绝望。

    他是真的想不到任何方法了,最开始意识到赵松可能出卖了他之后,他自然也想到了纪然可能会想办法阻止他派人去见赵松,而他,也没有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到赵松的身上,还有另一半的赌注,他压在了赵松家人的身上。

    蔡良生不笨,当然不可能指望自己能够把赵松给搞定。

    于是他留了后手,当得知很有可能是赵松出卖了他之后,他就已经派人去医院里守着赵松的女儿和妻子了,想当初,自己就是给了赵松一个莫须有的承诺,那个傻瓜就老老实实的听自己的话。

    现在要是真的用他的妻子和女儿来威胁他,蔡良生可以肯定赵松百分之百听自己的。

    到时候不仅不用怕自己的干的事情被曝光,甚至可以反过来咬一口纪然。

    老实说,在他着手准备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自己都忍不住想笑,自鸣得意,在心里大骂纪然就是个傻子。

    原本以为纪然在把追梦演艺圈的事情给曝光了,纪然肯定会乘胜追击,去告他,而他已经花了大价钱打通了该打通的关节,就等着纪然告他,然后自己反过来让他好看。

    可谁曾想,纪然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心思。

    正当蔡良生觉得纪然不可能这么大度,疑惑纪然为什么没有行动之时,《我最有钱我最狂》在某站上线了,在刚得知这部影片的时候,蔡良生其实除了心惊害怕之外,其实还有一些不屑。

    他一边让律师团队找着这部影片和自己能够联系得上的地方,一边也在心里嘲笑着纪然。

    笑他就是个大傻子,明明知道了自己干的事,居然不直接报案,而是选择了这样一部电影来向他炫耀。

    在蔡良生看来,这些炫耀简直是可笑到了极点,自己的团队不仅可以依靠着这部电影来对付纪然一波,更是能够提前准备好防止自己干的事被捅出来。

    他甚至已经想过,当纪然收到律师信,并且得知赵松已经被他用赵松的家人威胁而说服后,纪然跪在地上向他求饶的画面。

    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了,原来纪然这部新上线的戏,不仅仅是对他的炫耀,而是对他的宣判,原来纪然早就比他早了不知道多少步就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躺在沙发上的蔡良生浑身冒着虚汗,一个声音则不断的在他的脑子里出现——“你完蛋了,你完蛋了!”

    “不!”就这样蔡良生躺了半个来不时,他猛地一下坐得笔直,咬着牙恶狠狠地喝到,“不,我不能就这么完蛋了,我的人生才刚开始!我的好日子还长着!”

    快速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也没有看在别墅里忙碌的律师团队们,蔡良生大踏步的往房外走去。

    就在蔡良生出了别墅的同一时间,正在山海娱乐公司听着工作汇报的纪然电话想了起来。

    看了一眼电话号码,纪然笑了笑,接听之后,不急不忙的说道:“已经动了吗?”

    似乎是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纪然笑得更加开心了,下意识的点了下头之后,他便接着开口问道:“能推测出动向吗?”

    “他出门后是拦了辆的士,而且走的是朝阳路的南向。”

    电话那头的声音停了下来,纪然的脑子稍微转了转便已经推测了出来,“朝阳路就是他家别墅区门口的那条路对吧?南向?”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