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成就系统 > 第两百九十六章 大手笔

第两百九十六章 大手笔

    他们也清楚了,想要违抗纪然已经不可能了。

    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有着让他们难以想像的强大气场,他哪是个什么导演,哪是个什么才刚刚接管公司的年轻人啊,分明就是一个久经商战的老油条。

    知道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所有的股东都同时叹了一口气,异口同声地开口道:“没有问题了。”

    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了,纪然的计划书已经说得十分明白了。

    纪然的计划书中,是要把砍掉的那一批业务的资金转移到其他的业务上,而新业务其中包括了文化出版,游戏开发,平台交流,影艺出品等等一系列文化业务,事实上,虽然这些业务是蔡氏集团的老员工们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可纪然早就已经在计划书上,把步骤全都已经说清楚了。他们只需要照着做而已。

    当然,纪然其实也在计划书的每一项新增业务之上,把预期的利润都写了出来。

    这些人之所以之前还要和纪然闹,那纯粹是他们胡闹而已。

    很快,这些股东全都出去了,纪然的表现也让他们多少明白自己的这个新老板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了,而他们掌管这么大的一家公司,一个个毛病虽然不少,但肯定不是庸才。

    出了会议室之后,便回到各自的部门发布任务了。

    至于此时,纪然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脸上那冰冷的表情也终于消失不见了。

    傅冬暖瞪了纪然了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陈逸之人品不错,我之前就听到他在公司的口碑不错,你把他逼走了,有点过份了啊。”

    纪然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孙景摸了摸鼻子,笑了笑,“都说谈恋爱的女人会变笨,还真是这样,要是以前你肯定能猜到纪然的意思。”

    傅冬暖轻轻地皱了皱头,朝着纪然打量了过去,可却还是想不明白。

    纪然笑了笑,“行了,你跟我走一趟吧,省得你要生我的气。”

    纪然站了起来,向孙景说道:“公司改名的事,就交给你了。”

    孙景摆了摆手,示意纪然放心。而后纪然便牵着傅冬暖的手,出了会议室门。

    在大楼的某一个楼层的一个办公大厅之中,所有的员工都站了起来。看着由四块巨大的透明钢化玻璃所围起来的办公室中收拾着自己东西的陈逸之,一个个的脸色都十分的不好看。

    蔡氏集团很大,可也很小,这才不过短短的几分钟而已,陈逸之被纪然逼走的消息已经不径而走了。

    “纪然怎么这样,陈总那么好的一个人,居然把他逼走了。”

    “真是没想到,亏我还是纪然的粉丝呢,他这么做太没道理了吧。”

    “呵呵,我就说这些混娱乐圈的,一个个都会演戏,戏里戏外都是这样,我看纪然本来就是一个心狠之人。”

    “唉,本来公司里的老总们就难伺候,现在把唯一一个不让我们难做的人逼走了,纪然肯定更难伺候。我真的也有一种想要辞职的冲动。”

    这间办公厅里,不管年轻的员工还是年长的员工,不管是男的女的,几乎全都在数落着纪然。

    而很快,他们的脸色全都变得十分古怪了,有的人皱眉含怒,有的人低头避让,还有的人一脸不屑。

    因为这时,纪然和傅冬暖一起出现了,没有人再说话了,可是谁都是脸色难看着盯着纪然,整个房间里的气氛都十分压抑,纪然自然感受得清清楚楚,呵呵地笑了笑,也不理会这些员工,径直走向了陈逸之的办公室。

    “真是想不到,本人看上去没有那么心狠啊,怎么做事这么绝?”

    “知人知面不知心,画人画皮难画骨啊。”

    “奇怪了,他还来这里干什么?”

    “还能来干什么?陈总是主动辞职的,没到退休年份,纪然既然能够干出逼走陈总的事,我猜他肯定是来和陈总谈他辞职之后的福利的。”

    “我去,不会吧,纪然不会把陈总的退休工资全都给扣光吧?”

    所有的人,皆是一脸吃惊地看向了已经走到了陈逸之面前的纪然,他们也全都认定了纪然肯定是个大混蛋。

    何止是他们,就连陈逸之也这么认为,看到了纪然走进了办公室之后,他站得笔直,轻皱眉头显得不卑不亢,“你如果是来跟我谈退休工资的事,免了吧,这些年我也有些积蓄了,你不想给,我也不想要。”

    陈逸之的声音十分清朗,沉着有力。看得出来,他是发自内心的并不在意纪然会怎么对他。

    可就在这时,当着陈逸之还有办公室外所有人的面,站得笔直的纪然慢慢地弯下了腰去,朝着陈逸之深深的鞠了个躬。

    “我擦,纪然这是干什么?陈总还没死呢!”

    “乌鸦嘴,你能不能别说这么难听话。又不是只有在葬礼上能鞠躬?”

    “可他这是干什么呢?”

    一直盯着纪然的人都傻眼了,陈逸之也傻眼了,怔怔地看着纪然,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一旁的傅冬暖,则是吃惊了一会儿这后,露出了恍然大悟之状,朝着陈逸之甜甜地一笑:“纪然这是表示他对你表示敬佩。”

    陈逸之如丈二的和尚般看向了傅冬暖:“敬佩?我有什么好敬佩的。”

    “这是一个金钱至上的世界,像陈老这种,身居高位,却还能为底层人着想,并且付出的人难道不值得敬佩吗?”纪然朝着陈逸之笑了。

    礼节性十足的笑容,但陈逸之却能够看得出来,纪然十分真诚。

    这让陈逸之的脑子这会儿怎么也转不过弯来。明明在不久之前,纪然还那么冷血,怎么这一会儿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而且以他久经商场的眼光来看,之前的纪然和现在的纪然都不像是在作假。

    但他猛地又想到,纪然似乎还是一名十分出色的演员。

    吃不准,真的吃不准纪然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陈逸之还是轻皱着眉头向纪然问到,“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纪然朝着陈逸之的座位伸出了手,“陈总,咱们还是坐下来谈吧。”

    完全是一副主人的姿态,纪然率先坐在了会客椅上。

    陈逸之则在稍微愣了一下之后,坐在了主位上。随后看着纪然,一动不动。

    “其实,关于如何处理那些会下岗的人,我已经想好了到底要怎么安置他们。”

    “嗯?”终于,陈逸之的眉头一皱,脸色稍变。也开始正视纪然,“你想要怎么处理。”

    “很简单!”纪然耸了耸肩,“我砍掉的那些业务,汽车维修,汽车保养美容,还有汽配零件,都是需要线下门店才能做。”

    “而我,打算把这些全都送给他们。”

    “什么?”这一下,陈逸之的眼睛瞪到了极限,不可思议的看着纪然。

    直接把线下门店送人?这不得不让陈逸之吃惊的,要知道,如果现在把那几方面的业务砍掉的话,最好的处理方式是把这些业务卖出去,最不济也是把这些当成固有资产卖掉。

    可不管哪一种,对于纪然来讲那可是相当于有一大笔钱进账啊。

    但现在,他直接把这些送人?那可是他相当于一口气把几个亿给送走了。

    “不仅如此,他们现在手里的所有资源,像是客户啊,进货渠道,销售渠道什么的,我都一并相送。”

    看到陈逸夫已经完全露出了吓坏了的模样,纪然笑了笑,“之前故意和陈老对着干,就是因为如此。”

    “这事说起来容易,可真要处理起来却十分难,即使是我亲自出面处理也不一定能办好,我需要一个完全有能力处理这件事的人。”纪然朝着陈逸之勉强一笑。

    “同时我又得保证,处理这事的人,没有一些不好的毛病,毕竟这方面涉及到的资产实在是有点多,难免会有人心动,而我对所有的股东们又都不熟,不可能用正常的手段选出处理这件事的人。”

    “无奈之下,只能用那以粗鲁的方法,还请陈老不要见谅!”

    看着纪然,陈逸之的眼皮不断的跳动。

    现在,他不受控制地从心底里冒出了对纪然的敬佩之意,不仅如此,他还觉得纪然有一点可怕,是的,连他这样一个老油条都被纪然骗了过去,完全没有弄明白纪然心里真实的想法,能不可怕吗?

    在他看来,纪然完全是一个合格的商人,诚府深,喜悦不形于色。

    不过好在,让陈逸之感到松了一口气的是,纪然把那极深的城府用在了正途,能够舍得好几个亿去安置可能会失业的那一些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干得出来的。

    回过神来,陈逸之自嘲的笑了笑,“董事,你怎么知道我能够处理好这事呢。”

    “陈老,你都为了那些老师傅们要给我闹辞职了,我还能不明白你是什么人吗?”

    说罢,纪然又伸手指了指办公室外,“您再瞧瞧那些人,因为您要辞职,一个个都快把我看成了杀父仇人了。”

    顺着纪然的手,陈逸夫看向了外头。看到所有的人都咬牙切齿地看着纪然,陈逸夫不由得一笑。

    而后转过头,果断地朝着纪然重重地点了点头,“行,董事长你既然啥得花这么多钱,这事儿我也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

    然而说完,陈逸之的脸上又露出稍稍不太好看的表情,“只不过!”

    “你只管说!”看到陈逸之脸色为难,纪然立马向他说道。

    陈逸之叹了口气,“因为你砍掉业务而失业的那些人反而得到了天大的好处,翻身做了主人了,我害怕公司里其他的底层员工听到之后会有说词啊。”

    “嗯!”纪然的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

    陈逸之说得没错,人心就是这么复杂,在某些人的眼里,一些人相当于是被开除了,可一转眼却反而得到了好处,这某些人当然会想不通。

    事实上,放到纪然的头上,他可能也会说些什么,毕竟同在一个公司,怎么别人的运气就那么好呢?

    “这样,我拿出一亿的股份出来,分给底层的员工们!”随后,纪然大手一挥向陈逸之说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